目前分類:起笑的故事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6 遺落的橡果跟鞋

  某些習性來自天生。善意欺騙、惡意詐欺加上後天學習能力增添看頭接著細分不必要做的、必要做的。或像是──再理直氣壯不過的慣性劈腿。

 

  短住一陣沒多久田柾國對朴智旻說提出他該回家了的想法,聽起來再正當不過的告別,看起來再正常不過的臉孔說著正當不過的再見。朴智旻送田柾國到公車站從背包中拿兩個麵包給田柾國,「沒什麼好東西可以給你,你家離這好像蠻遠的?路上可以吃,然後你哥……你還是少惹他微妙。」

 

  如果說一開始朴智旻對田柾國突如其來的借住還存有戒心那到現在大概也被磨的一點不剩,只是可愛、可憐沒人愛的學弟而已。不曉得為什麼他主觀認為田柾國=笨蛋=低智商=小綿羊任人欺。

 

  「謝謝學長。」田柾國老樣子的乖乖牌。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15 兩隻小豬,多一隻大野狼

  BSNN+進駐了批專業經理人是前所未有的開例。分家早夷為平地,放眼過去剩餘鋪平殘土先前繁華奢糜幻境閃眼即過成這城市喧囂塵土之一,老當家意思是讓田柾國自行處理,分家是興或不興全由田柾國高興,在這敏感時機卻事出突然傳來消息──田柾國母親歿了。即使牽扯太多數不進情感本家仍念由撫養田柾國長大之恩心意似送上蘋果禮盒及禮金以示哀悼。

 

  說希望參加田柾國高中畢業典禮的話成了末班車。

 

  畢竟事出突然,田母後事在田柾國與田父商議後決定交由生命禮儀館簡單而隆重辦理,到場上香致念的人並不多,田母生前來往的朋友少之又少,將田柾國送回BSNN+後更是甚少來往。最後蓋棺時田柾國才明瞭喊了多年的媽媽並非親生母親,一張薄薄一撕就碎的紙張道盡所有。知道了真相情緒沒有波動似地將書面資料丟進火堆裡隨著空氣殘灰消失殆盡。誰是誰的小孩、誰是誰的媽媽不重要,生死有命這句話在田母第一次嘗試自殺時田柾國就有了早晚有天會送她上路的念頭。

 

  至始至終田柾國都笑著送每位賓客做好孝子該有的態度,手腕環著田父交給他的麻繩手環,父親說是最牽掛他的母親生前留給他的遺物。結束冗長死氣沉悶將近三小時的告別式,他脫下一身黑服連同麻繩手環丟進生命禮儀館提供的回收籃任由收走。轉頭聯繫上繆鈺了解基金會處理狀況,要一併吞掉BSNN+名下所有通往娛樂自我的捷徑沒有想像中容易,更沒有閒暇理會死亡這種毫無幫助的虛無。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4 羊媽媽上街買石頭

  要怎麼跟嬌生慣養一捏就碎的玻璃少年共處一房?田柾國收好行李出現朴智旻投以有沒有搞錯破他三觀的目光看學弟背一個背包叫打包。朴智旻講了不止一次願望不能拿來敗家,沒錢敗,他們兩個要同生死共患難,不能亂敗家,田柾國一樣乖乖巧巧說好。

 

  轉開門把一片狼藉的地板讓朴智旻尷尬到想死,自己住不拘小細節東西找的到就好,他轉身給田柾國一個交給哥的眼神留田柾國站門口,彎腰把衣服全掛上衣桿他沒忘了要趕快強調:「我平常比較忙,啊,沒料到會跟你一起住,你現在看可能有比較亂,可是哥撿一撿馬上好。」

 

  「都怪我麻煩學長了,幫忙收拾是應該。」田柾國動作不拖泥帶水,凌亂一地衣褲全數摺齊擺放在床。用目瞪口呆應該不足以形容,上次學弟幫忙打掃已經很意外,沒想到連摺衣服都會?該改觀了,不能說學弟是溫室大花朵。

 

  「很好,你合格了,這裡你就安心住吧!」朴智旻對田柾國兩手比兩個讚。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3 牆壁上懸掛姊姊的舞會禮服

  C群人格障礙中的OCPD確實會隨年紀增長越演越烈。這病因原先就是男性比女性得到的機率高點。僵化而極端的控制慾。

 

  分家被下令整棟拆掉重建。一直以來分家規矩比本家更劃線分明,白天鐘點傭人打掃及整理環境定期整理冰箱內吃食,許是受田柾國要求在視力範圍內難見灰塵,夜晚由BSNN+虛浮亮麗所砌成的建築表面陪伴田柾國沉溺空冷水底伸手不見救生員。拆毀原因沒人知曉,只知道建築設計師在最短時間內完成新型草圖,短期內將分家這棟建築物重蓋容貌。

 

  沒有分明化的情況下老當家於權力有些微鬆手是給田柾國做足空有虛表含意,不難看出田柾國的欣然接受,想隨便拆掉分家並非芝麻小事需要經過所有所有大老同意,可卻不見老當家插手一句話在默認田柾國拆掉分家起意圖警示明顯,BSNN+仍屬老當家一手掌握暗示田柾國想覬覦這塊大餅得問過他老人家同意不同意。疏於耕耘權力網的二媽一得知氣得咬緊下唇滲血都早錯失良機。

 

  「主子跟金先生的關係搞成這副模樣,還有眾人所議論的謠言,老當家自然是不高興,何況還不知道有沒有牽扯到金先生的清白,我們小少爺可不是吃素啊。」繆鈺摘下眼鏡微笑看著鄭號錫,「再壓條蘿蔔,老當家除了煩惱下任當家外還矛盾著該不該除掉田柾國這條不親又不聽話的狗。」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 散落一地的紅舞鞋

  沒有原因,沒有下令,沒有干涉。田柾國隨鄭號錫出現BSNN+瞞天謠言早傳的滿天飛,保不定拉住個不相干的清潔工隨便問話都知道最近內部賭盤早開設賭誰會先以特別助理身分把手伸進BSNN+,也許此言差矣,該說的是──下任當家誰坐鎮?

 

  西裝整齊的鄭號錫身邊跟了打扮隨意的田柾國,畫面雖有不協調感但至少還能呈上給有長眼的人看。忌憚沒有連根剷除的金碩珍,鄭號錫低聲問田柾國是無聲無息結束或以假局弄走金碩珍?田柾國的回答讓他大開眼界。

 

  「不礙事。」

 

  不礙事?這對假兄弟讓他開了很多次眼界,次次比精彩。田柾國幾乎是把金碩珍玩死卻留了口氣給金碩珍,給了人光明希望又親手把人推進黑階絕望。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1 糖果屋裝巫婆的弟弟

  碩珍哥還好嗎?這句話問不下十次。院方持續用藥治療及承著風險進行開顱手術清除血塊熬過關鍵期轉加護病房將至四十天總算盼到生命跡象恢復穩定的大好消息,對金碩珍的母親來說是天大好消息。卻難保再能回BSNN+,誰都不能保證。田柾國沒回學校,在寬敞空冷的單人病房有趣把玩父親所送的老舊劍玉,紅球連著線條飛騰到頂端轉變方向落在側端凹槽,玩著出興趣藏不了白齒自樂,偶偶一次落空他仍覺得好玩。先前他主動聯繫上朴智旻幫忙清理出抽屜,說是無法參與二年級,要學長別忘了他的願望,再來便刪了朴智旻的聯絡方式。

 

  護士必恭必敬送進小杯裝的彩色藥丸十幾粒,道謝過田柾國不疑有他吞了再說。田柾國曾在有意或無意的情況下得知金碩珍的精神創傷症候群需要時間帶走,但判斷書表明他的精神狀況可能會似比金碩珍嚴重傾向,必使用藥物劑量減輕精神疾病可能性。身體逐漸恢復從前體力站衛生間大鏡前田柾國白皙鎖骨更顯凹陷,想迎接幾張瘋狂崩潰面容,想來舒心了日子能更歡愉,公的,母的,死的,活的。

 

  平時不太有人來探訪這間大而冷清的病房,除一次老當家及父親外幾乎鮮少人會來。天氣很好暖洋洋,鄭號錫推開大片門扉走進自然坐在田柾國病床邊看田柾國玩的不亦樂乎,關於金碩珍醒了的這件事,誰是最樂見的?他倒想知道。

 

  「大少爺似乎想見您。」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0 南瓜馬車停格瞬間

  上學前朴智旻刻意繞到公寓附近碰運氣能不能逮到田柾國,來回踱步不見人影,田柾國班上的班長曾神秘兮兮說多數人都猜田柾國留的地址搞不好是假地址,想打腫臉充胖子暗指田柾國當假富二代。朴智旻卻不太相信這種誇大說詞。

 

  注意朴智旻已久的高大保鑣互相打信號準備去制服可疑人物,恰巧台黑色休旅車剎車在公寓前保鑣退步低頭迎接,對方頑長身影下了車整整身上西裝外套,高大保鑣認出來人趕緊對鄭號錫報告。

 

  整理好臉上能稱親切的表情鄭號錫喵過朴智旻主動靠近示好,朴智旻狀況外地呃聲起身兩手覆上對方右手身形自然而然鞠身以表禮貌,不難看出眼前人不是普通凡人等級。

 

  「敝姓鄭。」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9 王子一次又一次的新衣

  接獲消息第一時間BSNN+立刻成立緊急應變小組壓下各大媒體發稿,若沒即時處理也許早報將會另外再發行有"BSNN+準繼承人墜落公路生死不明!意外?另有不可告人隱情?"的斗大標題佔領各大報紙版面。

 

  BSNN+的品牌形象不能出任何差池,這點所有人心知肚明,何況事關準繼承人。

 

  天色燦亮,本家與分家早是人仰馬翻慘況,聯絡現場及派人到醫院動作沒停過,掌握最新情報才知道墜落公路的不止金碩珍,查明確定另名同行者為田柾國。被緊急送醫的兩人意識昏迷生死未知,從現場一片凌亂僅能暫時推測許是不熟路況?臨有視力模糊狀況?才發生導致意外。

 

  人在國外的二媽接獲消息馬上搭乘私人專機趕回,本家坐鎮老當家更是難得身後領著幾人親上火線趕往醫院,一進醫院驚動院長及其高層畢恭畢敬迎接入院內解說狀況。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8 如長風

  是嗎。是這樣啊。夜深田柾國回到分家洗去一身勞憊,出了熱氣蒸發浴室才悠悠想起被遺忘的手機,從抽屜翻出手機滑開眼界中激起波瀾──他的手機被人動過。與朴智旻的對話,聯絡人中的朴智旻霎那消失無影無蹤,不為所動地仔細檢查每個程式田柾國認為最佳選擇是關機。

 

  ──金碩珍死不了代表什麼?不願意徹底死亡的媽媽是什麼?BSNN+本身價值是什麼?

 

  ──田柾國,又代表什麼東西去了?

 

  沒有。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7 白雪公主與軟糖

  朴智旻以為田柾國不懂超市為何物。看田柾國拿幾包六入裝泡麵眼睛掃過口味標誌沒猶豫跟丟垃圾一樣順手丟進推車,丟到朴智旻不得不開口提醒的地步。

 

  「你的願望該不會是當木乃伊?」

 

  「我還有兩個願望可以用,學長不要想套我話。」

 

  推車前的田柾國從朴智旻的方向看去只能看到他側臉面對自己正在看架上排列的泡麵,看著看著朴智旻有莫名奇妙感覺,怎麼說呢,田柾國說的話明明都不是個學弟該說的話,偏偏語帶尊敬的態度讓人沒理由不高興。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6 神燈願望只有一個

  再完整見到田柾國這人已經是結業典禮場合了。到後來朴智旻才逐漸覺得奇怪,雖然田柾國沒有蒸發,回訊息,回電話,擦肩而過,反之全屬正常,正常到讓朴智旻覺得不正常的是自己。

 

  算是很熟吧?稱的上熟人吧?怎麼這麼奇怪啊。田柾國是有禮貌過頭的學弟。

 

  結業典禮BSNN+派二媽出席,一出場風靡全場,這就是大戶人家的臉面。不需要整身貴重名牌加持裝飾單坐家長席能自體發光,她冷著張漂亮瓜子臉,保養有加的手指不耐地敲點大腿,一雙利眸盯著台上校長汗水直流。

 

  沒有所謂休息時間不過如果有點名的話能發現田柾國並不在班級列隊中,他輕鬆翻過圍牆在學校子母車後門碰到爸爸。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5 後母被紡織機紡綞刺破肌膚陷入沉睡

  跟學弟是算熟還不熟?朴智旻點亮昏暗套房天花盞燈有幾秒遲疑,不過他向來神經大條沒太多懷疑,大家玩一塊沒什麼,反正連假時班上同學也成群來他這吃喝玩樂到天亮。

 

  看的出來田柾國教養好,彎下腰整整乾淨到發亮的球鞋放在門邊,田柾頭半低身朴智旻看不清楚他此刻表情,倒是把他的高挺鼻樑跟抿緊的粉嫩唇畔看的比誰都清楚,皮膚白皙地完全符合來自紈褲子弟族群。

 

  啊,這種人,吃的起苦嗎。

 

  田柾國待的時間不久比朴智旻想的更短些,順手掃了朴智旻家的地板,朴智旻龍心大悅,學弟確實很有證實精神。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4 巨人爬碗豆樹,你

  田柾國不是沒有再見到母親。次數不多,他曾遠站在母親視線範圍外看著,回BSNN+前他的原生家庭不至於到需要大眾關懷,不過是謀職於司機的父親嗜賭了點,母親則是想事業家庭兩得意的普通女人。

 

  母親是個好媽媽。

 

  田柾國有個半血緣的弟弟,源自小學畢業時爸爸忽然帶回來的新弟弟。當晚隔壁房間的田柾國聽到媽媽哭了整夜,雙人床上獨自流淚卻不見枕邊人。媽媽從不對他說期望他考第一名,只是要他好好活著開心,好好對待一個人,好好吃飯,好好讀書。

 

  中學二年級時爸爸自作主張把弟弟送到阿姨家附近的私立貴族中學唸書,開始不跟他們住至此見面次數不多,自己則唸地區性的普通中學,他跟弟弟並不親近沒太多話可說,田柾國甚至懷疑過自己跟這人真的是兄弟?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3 王子的奶奶生了重病,大野狼的新衣

  這樣暖和的天氣也有陰雨連綿的時候。冷清空曠走廊飄散消毒水及醫療特有味道,從電梯門口到病房前不用三十秒時間,田柾國仍感無話可說的沉重,以及喘不過氣。

 

  高一的藝術人文課老師要他們各自選一種著色用具在白牆上塗鴉,田柾國記得自己選幾色蠟筆在白牆畫太陽、白雲、藍天,幾隻栩栩如生展翅的翱翔小鳥,不出意外拿了高分。

 

  因為老師想要,所以他給了。因為大家喜歡他笑,所以他給了。因為有人期盼他喊聲哥,喊聲學長,所以他喊了。

 

  不喜歡的事可多了。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2 黑暗森林迷路中的小矮人

  金碩珍不愧是有無比度量的天驕之子,本來老當家說什麼都要揪出推金碩珍的人,但在金碩珍千萬個不願追究後落幕,既然不追究本家便是下令把所有游泳池水全抽乾,並圍起加派人員不給人接近。

 

  這飽嚐冷落不過如此罷了。

 

  輕而易舉地二媽把過錯推田柾國身上,說他不該半途落跑害得金碩珍發生意外。田柾國站在本家裡在BSNN+所有大老前接受二媽冷嘲熱諷戲劇般數落。

 

  「對不起,二媽,我保證沒有下次。」田柾國一貫找不出缺點的微笑與道歉。他笑著低低頭想如果是幾年前的自己,是不是能馬上哭給二媽看沒問題?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1 公主啊,請把長髮放下來

  ──私。田柾國就讀中學的某天下課,事情發生的很快,他回到家發現客廳坐了幾名西裝筆挺的生面孔,媽媽蒼白著臉對他說很快就會結束了。

 

  接著他被帶回電視上常出現的BSNN+集團本家。

 

  幾乎是第一次,田柾國第一次看到何謂有錢人,何謂打量人的刺眼目光。在這世代要找到不知道BSNN+的人比入住火星更困難,BSNN+專營運各大建設及其下子副業包函娛樂、生活、餐飲、電器多到數不清。

 

  裝潢華麗的客廳有男有女,田柾國身上的中學制服跟書包沒來的及換下就傻站在中央供大家賞玩品頭論足。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