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需要申請生活補助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待公開 / 糖量多寡VSP
  • 請輸入密碼:

文長/慎/不保證能心平氣和

  田柾國對憎恨的理解仍舊不夠。

  擁抱是執行上最容易的肢體接觸。他道歉自己不能這樣做。朴智旻是有男朋友的人做出背德姑且稱偷吃。朴智旻是慣性偷吃不擦嘴,慣性私自偷情的情場老手。哪裡會不懂「你抱我」意義,一盆冷水澆在頭上的感覺總知道的清楚了吧。田柾國知道,也比誰都明白。在朴智旻身上學到的不多,也不少。休想在朴智旻身上能尋得更多貪心,是碰不得的香甜糖果屋,是吃不得的蜜糖甜湯盅。冬天有點冷的縮在被窩裡。雨天有點潮濕的躲在騎樓下。

 

  懂了白開水滴入微不足道的墨汁在其中暈散擴增範圍,在那之後不是透明也不是黑色,是不純潔的灰階。自己也不是那麼乾淨無暇的一個人。

  還再等冬雨過去啊。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人緣最寬闊最受歡迎的朴智旻。細腕上的錶又換了支,腳上的休閒鞋也換了雙。金泰亨好笑問,錶不喜歡?啊啦──看不出來你喜歡戴串珠手環啊,平時不是銀飾比較多?看起來舊了點,便宜了點。細長眸子打轉繞視串珠手環,細長手指撫著排在名貴手錶下的串珠手環。那深似鴻溝的礙障方式也不是常見的彼此拆帳方式。得了吧,朴智旻收回手拆開錶帶,明明到達不耐煩表情卻依然是金泰亨最欣賞的別有韻味。

 

  「你跟Ruka起衝突我很難收拾啊。」金泰亨兩腿交疊抬放在玻璃桌。口氣與情緒相反的平靜敘說。

 

  Gillian慶生派對站在吧台遠遠見證門口小插曲,派對進行中圖個摸清彼此底細進而獲得索求。見朴智旻現身倒先發一頓不小脾氣出手沒在客氣緊扯Ruka染的發亮的金髮往地上砸,在所有人反應過來前踏著紅檜木色皮鞋踩上Ruka太陽穴細細使力踩的緊越發讓人痛的椎心刺骨。趨近殺人的紅眼。是兇殺現場。所有人都是兇手。沒有一個人是無辜者。朴智旻清楚,自己不是那個最無辜的人,自己是那個局外人,跟田柾國都是局外人。其他手忙腳亂分開兩個人,好歹Ruka家中大老還是搞錢滾錢起家的,怎麼樣都算是個富家公子哥,哪禁的起朴智旻此番羞辱,手扶著抽痛的太陽穴及發暈的大腦揚言給朴智旻好看。

 

  就是那種場景吧。Ruka在家中產業當高階主管能以一口流利外語進行對話,進行季會議身影投射在白色布幕,他的西裝端正,領帶是新款,手錶是天價標回。手掌拿著銳利文件夾塑角向類似「田柾國那種人」的臉上砸去,他說,你們這些低下階層的人只能看著我們這些金字塔頂端的人哈腰舔鞋。這是你我的差距。用力砸,使力砸,砸個不成人樣。額頭流血了。正著想,倒著想,站在旁邊戰戰兢兢說,對不起,我下次會做好。可是對不起不夠,遠遠不夠。我可不是晚上吃超商微波食品的平凡百姓,我是晚上在高級酒店渡過愉快晚餐時間的上流人士。然後參加派對繼續當金字塔頂端之首群眾,底下你們這些低層勞工是觀眾。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同學會顧名思義是較勁大賽。誰的待遇好,誰的職位更上摩天樓,誰的飛行里程數比白鴿更高,誰的人脈寬闊的比大海深淵更沉。田柾國換上印有代表吉祥物的短袖上衣露出結實手臂,配上公司發給的水藍色鴨舌帽出門。「憎恨」不是不存在每個人生的生命裡,只是於他而言「憎恨」不存在於朴智旻身上。咖啡的甜度是無跡白砂,是他走過沒有留下印子的砂礫堆。

 

  田柾國所高聲出引以為傲的愛情。與朴智旻出入過的旅館,進入過的房間,熟悉彼此身體的次數,都遠比一起在公園吃冰淇淋渡過的約會還更多,恰巧錯誤了,田柾國甚至不曾擁有過替朴智旻擦拭嘴角冰淇淋的機會,這不是愛情啊,是生理慰藉。單單只是物質愛情的身體慰藉。物質愛情。泛紅眼尾的霧氣眼阜那瓦解潰堤的泣不成聲。他們這個圈子的,不正正都是這樣的嗎。有些悲哀的。

 

  這從來都不是愛情,也不是愛情裡主張的正義。是田柾國單方面認為的感情付出,跟傻瓜一樣的暈船。

 

  朴智旻與田柾國聯絡上,南俊老師那問到電話號碼。朴智旻在電話略提BESICK那晚要是田柾國早點老實說都不會有後續那些無謂事,難道田柾國不該好好反省自己的不坦白與不誠實。田柾國慣性在電話裡給朴智旻道歉,不知道怎麼做朴智旻會消氣。玧其哥說,在朴智旻面前低聲下氣的活沒尊嚴。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曾交往過」像不久前發生的事。

 

  田柾國被金老師警告再恣意請假準備被扣考接著辦理自主休學,三年級課程不像一年級來的步調緊湊,黏附皮下的凝聚炭色暈開青黃,一塊一塊,眼下,顴骨上,腹部間。他的眼裡佈滿血絲。前一晚父母焦急問他為什麼渾身是傷,他回答跌倒了。不擅說謊,只是上課前看了班上人都去了體育館,他緩緩離開教室往體育館方向去,昏暗樓梯是倒數他接近目的地的古老時鐘倒數沒有決定權的他,霎那間頓時失去重心摔下,摔的七葷八素耳裡傳進惡作劇般悅耳笑聲。

 

  正在取悅人的他。輕輕的,輕輕的掐住他;慢慢的,慢慢的殺死他。

  夜晚他在空無一人的大街時不時回頭尋找可以許願的潔白流星,再次旋身時黎明升起以至找不到流星。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媽啊,難道真的是怪胎。朴智旻僅存的看法。跟著田柾國繞市區以日式關東煮店為出發點,繞一圈回到同樣原點。田柾國挑高體型挺拔走路自然要比朴智旻事事慢慢摸個性相反,嘴巴對他說「你走吧」事實上還是為了他放慢腳步了啊。口是心非,很可愛。他嫌了腿痠說想吃關東煮呢。田柾國對上朴智旻趨近哀求的撒嬌眼神妥協進了關東煮店。

 

  朴智旻的表現是「我們是大學普通同學」一樣正常,把不久前上過床的事情都拋在腦後,故意丟出幾個距離模糊的曖昧問題給田柾國身上添加情愫,就跟他想的一樣能得到肯定答案。像是「你真的都沒想過我」、「我最喜歡的襯衫還放在你那啊」,問題是逗貓棒,田柾國是縮躲角落任何宰割的小黑貓。十個問題中能得到近七種答案說明田柾國這人敏感的很,對分手耿耿於懷,底線在那。

 

  完全脫身毫無感覺的只有朴智旻一個人。也知道了田柾國這個人玩不起,跟在班上的樣子一樣,懦弱的連被玩弄都搞不懂。跟金泰亨只是「彼此慰藉」的搪塞蹩腳性謊言只有田柾國會深信不疑。

 

  朴智旻欣賞自個細腕上的黑腕帶名錶。雖然稱不上是什麼世界錶,但以二十幾歲年紀來說仍略嫌過度貴重,或說是太奢侈呢。朴智旻挪挪手腕到關東煮旁比對,奢糜比上窮酸。還是昨天金泰亨包下高樓層餐廳景觀位置,與他見了面、吃過前菜後掏出別緻絨布盒獻上的相愛定情物。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田柾國對憎恨的理解不夠深。

  拍翅白鴿非是盤旋只是周旋建築物,正在寰宇空中離不開的混濁不留戀,良知在呼喚細想每件事每個原由,每個原因每個原來。當時只懂催促產生憎恨的情愫,退一步不夠多再退兩步嫌太少,等待退後十步還是分辨不出是非對錯。似是而非,他站在原地讓朴智旻問了他,能不能就由我先放手。覺得不夠,光是放手不夠,不夠,再更徹底一點。

 

  大學同學會遲到接近一小時,朴智旻匆匆小跑步進到包廂,嘟嘟嘴那融糖嗓音表達多個對不起遲到了,路上塞車。笑眼聞名的小可愛。他們一下就無法對朴智旻發脾氣。同學訕笑打趣朴智旻,在大家面前宣傳朴智旻牽新車啊,小旻幾歲就有新車了,再來準備有房當人生勝利組。

 

  「喂喂,居然是一次付清牽來的新車?我靠,你到底從事什麼職業有辦法在短時間內牽新車?」以前擔任體育股長的壯碩男子輕輕肘擊朴智旻。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