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不是天使金泰亨歐巴 / 現實向背景,請勿擅自踏雷。

  多少耳聞位於大樓裡的不必要傳聞認真算算不痛不癢不影響生活機能,傳聞樓下久不出門的鄰居似乎失蹤另一說已在屋內自殺,基於沒任何大動作倒草草了事。宿舍位於鬧區附近的高樓左鄰右舍以中小家庭、單身漢為主,住在同棟大樓久了頂多就知道隔壁住著娛樂圈裡的男子偶像團體,平常點頭之交便也過去。好比今天下起毛毛雨,問田柾國說難道一樣去運動?風雨無阻,大梅雨照去。田柾國會這樣說。

 

  朴智旻最喜歡說的啊,女生都知道金泰亨的,金泰亨在防彈少年團之中是如此受女生的歡迎。

  他嘴硬說才不是這麼一回事,知道他的人都是Army,不是別人,他跟Army是一家人。只是平常對漂亮的人事物會多留意幾分而已,好比出國進行粉絲見面會隨身行李裡他必帶手機、充電用品,其他那些個成為負擔的東西能少一樣是一樣。受雜誌專訪時他的私人小包是全團中東西最少,可以笑話朴智旻出國跟搬家似,有需要幫忙叫卡車來載嗎?朴智旻頂嘴回泰亨xi您貴人多忘事,哪天把自己弄丟在國外一點都不奇怪,他再回嘴有什麼好弄丟招個計程車、隨便一台公車都能載他到他想去的地方,有的是實力跟能力。

 

  接近傍晚時金泰亨結束單獨行程與經紀人率回宿舍,見經紀人忙著站外抽菸講手機對他打了手勢要他先上樓。叮──電梯倏地停四樓開啟。原先在電梯內自拍準備上傳的他狐疑看了樓層顯示探出頭,傳聞從四樓來。踏出電梯門摸黑找到開關點亮四樓電燈,整片格型窗戶向下看能見經紀人依舊電話滔滔不絕,以他的瞭解這情況沒講一時半刻不會結束。前陣子經紀人對於四樓傳聞只簡單吩咐沒事別靠近。

 

  真有鬼?租人?失蹤?死亡?人比鬼恐怖難道不是常識嗎?他就只是,純粹好玩。先是刻意兩戶間遊走像探探風手輕推沒上鎖的門嘎咿一聲半敞開,見狀金泰亨兩手高舉瀰漫頑皮。

 

  「門不是我開的啊。」

 

  他沒走進屋內夜遊僅伸長脖子,肌膚上被襲來的冷冽空氣團襲擊。他往裡看一片空蕩,客廳留有玻璃茶几其餘家具幾乎清空,房東有潔癖以至不難看出房子已有徹底整理過跡象,實在看不出來有鬧鬼傳聞。噙著笑意視野轉了圈打趣房東可真是現實主義者,走了個人就趕緊遞補新人。

 

  關上門還人隱私。

  腳步移動鞋底唰地聲拉回注意力,移開檜木色皮鞋地上夾了封電費催繳即將斷電通知,微微彎身拾起端倪上頭收件人與他同是金氏。這樣說來也實在太可憐了,一樣是金氏一族怎麼淪落到這種地步。

 

  「保重。」

 

  沒注意到電梯不曉得哪時再度下樓承載乘客上樓,四樓叮聲電梯門開啟。想到經紀人哥的良心提醒──人啊,總有一天會被好奇心害死。

 

×

 

  金泰亨說過不下十次的自己未來會在公園牽著孩子玩耍。

  這不是一齣他自導自演的獨角戲,實踐理想與當初走上偶像一路同樣艱困,他是願意吃苦耐勞的人就如同當初如果沒有加入當起練習生,那麼現在的自己還再替奶奶拔草。

 

  像他其實對助理一點都不滿意,但不能過於明確的對她我說我討厭妳,離我遠一點。他是個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有感情,有不喜歡的人,不喜歡的東西,不喜歡的事物。之所以不喜歡助理只是因為她太大隻。他不是外貌協會成員,常在簽售會幫助他們進行流程的姐姐他就很喜歡,人幽默有趣經常給成員們買好吃的東西。南俊哥與玧其哥跟新助理還算處的來,大概是因為新助理總被安排跟他倆人的行程一同行動。

 

  他不想。

  助理到職也有段不短時間了,不過對新來的助理他提不起喜歡。那麼沉默寡言,從來不扮演小丑逗他笑,他不是四次元外星人但他也喜歡看外星人表演,無論做什麼要她去超商買辣椒、麵包、杯水她都沒有第二句話的實行。這麼無聊的人跟他命盤不合。

 

  他就是只是直覺的不喜歡。一點都不想跟新助理一起工作。

  新助理是住宿舍四樓的屋主姪女,運氣不好叔叔不久前入贅別人家早搬離此地。幾次在現場拍攝休息時間依稀能聽到經紀人哥聊著新助理,家裡住在偏遠的安東,老家是種、賣地瓜的,父母已經高齡七十歲晚年得女愛惜的很,新助理自小在鄉下市場中長大怪不得看起來俗氣,不似都市仙女的清新脫俗,身形是玧其哥的體重乘上1.35倍,這種胖子他不會想要合照分享。胖子只是講白一點的形容。他平常不會這樣。

 

  有時發現新助理在公司倉庫整理佈景道具,他無聊湊上前看發現新助理人不太高,照他犀利的判斷新助理只有一六零,從上往下看新助理頭髮洗的很乾淨,應該是天天洗吧。

 

  她轉身差點撞上金泰亨,臉上的驚訝馬上收斂。

 

  「怎麼了嗎?」問。

 

  「看到妳在整理東西,無聊看看。」答。

 

  又是一樣的點頭。

  金泰亨自認自己討厭新助理這件事藏的很有技巧,前陣子巡演前幾個月公司給成員們幾天假期休息充電,工作人員雖也放了假但只有短短兩天不像成員有五天之久放鬆機會,父母打電話給他打算到首爾要接他回去。當天離開前他見新助理也準備搭車回老家,一時起了玩心好聲好氣請新助理幫他把行李提到首爾站,這種玩心白了點是刁難的惡作劇,那麼無聊又幼稚的舉止就像小男生天天欺負人一樣。

 

  他早看到她手上車票打著中午班次,更清楚知道她替他扛行李到地鐵站勢必會來不及車班。以她老家位置來說離他老家雖然地圖上看起來是同個視線範圍,但怎麼說以具善之要命的個性只會選擇保守的客運搭回安東市,這中間光是顛簸車程精神就耗去大半更何況車程總得花上將近四小時,錯過中午班次再等下一班回到家都大半夜。不過這些都無所謂。

 

  ‘我已經買了中午的車票……’圓滾滾的肉餅臉老實說。

 

  ‘東西太多我一個人扛不動。’他回的理直氣壯。‘公司有付妳薪水嗎?’

 

  ‘有。’

 

  ‘那就改班次啊。’

 

  好。當時她沒有第二句話幫忙他把兩箱行李提到首爾站,這已經妥協了他還是很不滿意。一定是因為他用‘公司有付妳薪水’這句話她才肯,都不想想看那些薪水裡有他辛苦賺來的血汗錢。到車站金泰亨的臉色一樣難看,好像剛踩到廚餘一樣的不高興。她伺候的周到連行李吊牌都是另外從公司帶來打算替他寫好,發現身上沒帶到藍筆她連忙到服務台要借筆。

 

  獲得他嗯哼的同意她迅速往櫃台方向去,走的匆忙連口袋裡的御守掉在地上都沒發現。他撿起來看馬上知道是一次到日本握手會附近神社販售的御守,還是代表戀愛的粉紅色呢。真不適合那個胖女生。

 

  他不信這種東西,說騙錢也不對啊,似乎真有人因為這些東西得到戀愛運,想著想著他咧出笑的覺得值得可笑一番,那種胖女生誰要喜歡啊,長的胖、戴方形褐色細框眼鏡的俗氣款,打扮更是寬鬆的衣服配不曉得幾腰的垮垮牛仔褲。拉開細緻繩結裏頭有張對摺宣紙。胖子喜歡誰啊,喜歡誰,哪個白癡這麼倒楣被胖子喜歡上啊。他抱著看笑話的心態看。

 

  金泰亨

  他翻開宣紙時心臟差點停止跳動。裡頭寫著字跡工整的金泰亨三個字。

 

  冷靜的收起宣紙及御守。告白、暗戀這些是從他中學起就層出不窮,無論哪種類型他都碰過了。自己是在乎時尚及搭配看法的人,具善之那種死胖子他當真一點興趣都提不起來連關燈做都沒辦法,他把御守收進牛仔褲口袋內等候具善之再次出現把行李吊牌寫好。

 

  ‘妳有男朋友嗎?’

 

  她頓了一下。‘沒有。’

 

  ‘不交一個嗎?’

 

  ‘我想先工作存錢……

 

  他嗤笑,‘要當妳男朋友的人首先一定要具備一個條件。’

 

  ‘條件?’

 

  ‘當然是要有辦法抱的動妳這噸位啊,不然?’這玩笑開的過火了。只是金泰亨不覺得這是個過火的玩笑,忠言逆耳就是這個意思。‘我就一定抱不動妳。’

 

  玩笑沒有分好聽不好聽,他單純實話實說,就希望具善之有點自知之明是最好。就連她的臉色蒼白都不在乎,只是他一樣的不高興,不高興具善之那死胖子在假期結束後宣傳照拍攝、服裝討論、歌曲錄音行程中明顯與他保持距離,一種防止不被過分戲弄的自我安全。

 

*

隨時棄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