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不是天使金泰亨歐巴 / 現實向背景,請勿擅自踏雷。

  或是看見好友寶劍xi在電視上講到媽媽哽咽說著「我好想媽媽」的話他會泛起難過的同情心,對於「好朋友」的定義不該建築在真牛皮材質的同情之上;又或是寶劍xi接受訪問被問到關於‘大勢男子團體成員金泰亨’時會形容金泰亨是個「真的好想演戲、想好好演戲的」準演員。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要在演員圈中發揚光大。一點點的俏皮是他們這個青春年紀能擁有的一點特權。就跟他身邊的陳年好酒英雄之友朴智旻一樣,朴智旻是徹頭徹尾的真誠好脾氣,善跟惡有點混濁的都希望大家能幸福。

 

  他也是吧。

  這倒是讓他想起來剛出道那幾年的後台餘興節目。他盡力想與其他團體打成一片,扮演搞笑者當中希望大家都能因為他幸福快樂,平安喜樂,不過時下競爭遠比他想像的更加茁壯,小奶狗搞笑沒有被同組人所接受,一旁的南俊哥跟他一樣在這場逗人笑的喜劇中扮演著最佳男配角,穿著立領制服當班上的搞笑小丑,玩著手中彩球的業餘藝人,即使南俊哥或許不該是屬於特技演員的一份子。

  把落寞藏的好好的沒被發現。他頓時覺得對不起南俊哥,陪著自己當無聊多話的傻瓜,多搞笑啊。裝載太多的內心落寞與冷漠中他在小溪中溺水找不到救生員。南俊哥揉揉他的頭髮說,我們是一體,我們都代表防彈少年團,我們之間沒有對不起。有南俊哥就不怕了,他又變的有自信心了。

 

  從別人臉上看到他們對自己的尷尬與輕視。如果朴智旻是個徹頭徹尾的真誠好脾氣,那他會是個想成為喜歡與不喜歡都分明的活著證明。

 

  每一次回歸玧其哥打的成績是普普,算是給防彈少年團立下一個高遠攀不到的標準。

  那年RUN初舞台獻給MAMA,他們在台下為世界各地的巨星喝采掌聲。能夠出席這樣高水準頒獎典禮總備感榮幸,不能夠露出不甘心的神情一點點變化都會被人發現並加以放大,只能夠期許未來有一天在台上接受大賞頒獎的會是名為防彈少年的團體。在藝人席看了許多專業表演,認真而專注。台上出現他不熟悉的女藝人開全MIC唱跳,身後的高大黑人舞伴很顯眼,刷新保守三觀,旋律聽著會中毒的不自覺張開兩手掌想跟著跳舞一番。隔天他跟著排行榜第二名搜尋了一遍,看完介紹他仍對‘V’比較有興趣的改變搜尋關鍵字。

 

  日子在忙綠中消磨著。夏天似乎打算提早來臨。

  具善之*一樣胖,沒有變瘦的跡象,對他來說只要有他在的一天具善之就是‘新助理’,就是這麼簡單。

 

  他沒有具善之的任何聯絡方式就連KakaoTalk都沒有,反過來看具善之在錄製後台、電台、出席現場都跟藝人都會保持恰好距離,不會太遠,不會太近。就算是暗戀他也不會有多加的附屬贈品。碰過示好的女藝人不在話下,在特定節日中送上禮物的更是收到手軟,他是軟心腸的人,短暫交往的次數其實不少,他的多情與‘不忍心拒絕’都是真的。那些不忍心拒絕可以成為他往後的人脈。擁有一個顏值相當的「金泰亨」當男朋友就算不能公開,也足夠在私下聚會好姊妹前好好大肆炫耀一番了。

 

  因為他知道不被放進眼裡的滋味是哪種。

  具善之沒送過他任何具有心意的禮物,應該說很難看見具善之送出禮物。唯一一次是準備公開FIRE前玧其哥生日那次。大家推出藏好的蛋糕給玧其哥唱生日快樂歌,他偷喵幾眼具善之那死胖子笑得開懷,在有玧其哥的場合總是笑得合不攏嘴,不知道的人以為玧其哥是她兒子。不過就是個死胖子,要是蛋糕不夠吃怎麼辦。他應該送具善之一面等身鏡快遞到她家,讓她好好照鏡子看看自己恐龍般的身材,玧其哥那麼瘦的人連站玧其哥旁邊都嫌空氣被她吸光了,別妄想玧其哥。

 

  成員與工作人員紛紛送上禮物,就算公司已經被來自不同地方Army的心意塞爆。

 

  慶生派對外的走廊金泰亨看到具善之送了個包裝袋別緻的東西交給閔玧其,一如既往的,閔玧其出於禮貌收下。

 

  他找到機會跟玧其哥鬧了一下拿到禮物打開來看是條圍巾。多沒水準的禮物啊,果然是具善之那種鄉下人才想的到的禮物,都是會冒汗的天氣了還送圍巾,看看田柾國那小孩子跳個幾下把舞台裝都浸濕,雖然田柾國會對Army喊話他濕身的樣子也是帥氣的。好吧,勉強可以,田柾國不要不小心失身就好了。

 

  拍宣傳合照時他站著身讓化妝師補妝,具善之跟著總造型師把服裝一件件疊抱在手裡,雖然胖不過動作可說是敏捷如豹,就是靈活的死胖子。靈活的死胖子。想到這他噗哧一聲忍不住笑出來。

 

  靈活的死胖子。

 

  ‘啊。’補妝刷具歪了路徑。

 

  ‘姊姊,對不起。’

 

  化妝師笑了笑,‘沒事,想到什麼笑出來?’

 

  ‘我看到具善之收拾服裝動作很快。’靈活的,死胖子。

 

  ‘啊,善之啊,她很認真呢,來了這幾個月連企劃長都讚美有加。’

 

  死胖子有市場啊,恭喜恭喜。

  ‘哦。’

 

  ‘別看她那樣,她最近被崔俊追求中。’八卦起來了。

 

  ?

  ?

  ?

 

  金泰亨的笑容僵在夏季的烈陽下,曬在頂樓的魚乾般凝結,他不該是魚乾而是如魚得水的自在,只是意外靈活的死胖子還真的有市場,連追求者都有了。崔俊是燈光師收的學徒,要比較的話就是跟具善之差不多階位的同等鄉下人,身材大概落在一七零左右有著水桶腰,整體來說真的跟具善之在一起都是絕配。聽說一樣來自安東,有家鄉話聊是個好徵兆,跟吃魚一樣,年年都會有餘。

 

  拍宣傳合照拍的晚了,幾個哥們都先回宿舍去休息補眠,勇士田柾國自然跟著留下來和他一起等拖拉朴智旻,反正田柾國這個人回宿舍在大家累的半死時還有能洗衣服的體力。

  他在一旁休息解開幾顆鈕扣透風的休息,用手機上CAFE逛了一圈發了意義不明的留言後關閉。回到聊天視窗對方是透過朋友認識的時下網紅申青妍,本來準備以女子團體出道不過因為經紀公司安排起變化沒得出道,改當網店模特兒經營起SNS凝聚不少死忠粉絲,送上名牌禮物的更是不少,收禮物收的手斷掉。

 

  視窗中申青妍主動發幾張性感照給他,胸部大也就是奶大,有奶便是容,意思是很有度量。

  她說:泰泰,幫我看店裡新進的服裝好不好看

 

  畫面都被奶海深溝佔去大半了,除非他被鬼遮眼。

  他回:看不懂?這是情趣服裝?呵呵呵?

  她很快又回:我只穿給你看

 

  具善之。

  他驚訝好幾下站起身,椅子順勢向後倒下造成巨響所有人往他這方向看,急忙勾勒出一個抱歉的笑容他口裡說著「對不起對不起打擾拍攝了」一邊把椅子扶正。大家收回目光繼續在拍攝中。從裡頭趕出來的是具善之,她過來看了看他再看了看椅子,嗯,兩個都沒事。

 

  ‘你還好嗎?’

 

  他沒由來的一陣藝人脾氣,‘我剛才差點跌倒。’

 

  具善之低頭檢查椅子一手扶著椅子另一手搖了搖確認椅子螺絲沒有鬆脫,只是個小事。

 

  ‘椅子沒壞。’

 

  ‘妳坐下看看啊。’

 

  金泰亨表現的就像妳不坐下我今天不回家。她如言坐下試試看,椅子確實是無辜的受害者。

 

  ‘真的沒壞。’

 

  ‘喔,妳坐著都沒事那肯定是沒壞了。’

 

  她聽的懂金泰亨是在拐彎抹角說她身材肥胖,臉上一時不知道該露出不開心還是無感。具善之默默站著把椅子擺正留給金泰亨,說了一句‘拍攝辛苦了’。金泰亨跟崔俊最不一樣的地方是後者不會拿任何人的身材作為話題議論,但金泰亨的舉止是情理之中的事,人抽的高,身版好看穿什麼都合適,尤其是紳士性質服裝更襯托金泰亨的氣質,對稱的漂亮五官更不用說。

 

  這樣的人攻擊他人外表很說的通,是能被默許的一員。

 

  ‘妳要去哪?’

 

  她回頭,‘我進去幫姊姊整理服裝。’

 

  ‘誰知道妳是不是在裡面跟崔俊談情說愛?’

 

  夏天提早降臨巡迴即將開始,人員分配出來,具善之沒被分配在巡迴行程而是留公司待命。

  巡迴準備開始期間他發現了自己的不甘寂寞,然後在申青妍的處處獻殷勤及體貼問候他答應交往,有新女朋友他沒感覺到特別興奮,就是多了個身材火辣的女人可以隨便他搞,用搞這個字眼有點難聽,但他沒把心思放在該把‘女朋友’介紹給親朋好友。

 

  長久吧,申青妍從頭到尾都是他的理想型;打扮時尚,長髮波浪捲,身材姣好,面容好看。這樣的女人應該可以當他女朋友了。

  長久吧,申青妍從頭到尾都是喜歡著他的;三餐噓寒問暖,稱讚他跳舞好看,誇獎他唱歌好聽。這樣的女人應該可以當他女朋友了。

 

  第一站外宿夜晚他看著申青妍傳來連續好幾張火辣照想讓他睡不著,連全裸都有。他連點開看的慾望都沒有,在機場通往飯店的路上從碩珍哥的手機要來具善之的Kakao帳號,她的帳號頭像是一個奶酥麵包,死胖子就是愛吃。

 

  點開空白的對話視窗他猶疑了會按了通話,只要靈活的死胖子沒接他就當沒這回事。

 

*

善之比較好打故改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