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智旻上班前請假三個小時到附近百貨公司排隊,有打折打到全身骨折的特價品。買給老爺的什麼都不貴,不貴不貴,抱在手上就是他的。專櫃小姐看了看他大概心想人醜穿什麼都作怪,因為都是沒錢醜人在作怪,連開口問「請問有沒有身高大概一八零能穿的SIZE」都像被語言騷擾,這是很嚴重的災難,一定要叫警衛把醜人趕走。不過拿出信用卡就又另當別論。貴客,貴客你好。

 

  大熱天的短袖衣服像剛被路邊洗地面的阿北潑到水。那是小店的阿北。他去替老爺買晚餐等晚飯等的不行,不斷被插隊眼看比他晚到的路人都買好吃滿。老爺沒吃到會吵鬧,吵一吵又要抱抱。所以他當時跟阿北說不要了,阿北說,好好好,現在要做你的了,很快很快,年輕人怎麼這麼沒耐性。堅持不流失客人,高服務的勢力眼阿北會做人,誇獎有女朋友的男人最讚,新好男人,模範丈夫,可取的街頭硬漢,下次最佳男友獎包準頒給你。

 

  呀啊你女朋友幾歲?二十五。喔唷拌飯boy可娶喔。真、真的嗎?當然,阿北看人很準。朴智旻又有點喪氣說,怎,怎麼結婚啊。把女朋友的肚子搞大就好啦。

  阿北說他認識的模範丈夫都這樣做。言下之意是先開幹,後面再說。朴智旻變成兔美旻,他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小店阿北會說出驚天地泣鬼神的話。這是要他回家幹老爺嗎?他的自尊心不允許自己去扒光一個可憐小少年。

 

  在專櫃小姐的斜眼下朴智旻買好特價的衣服,款式挑的還不錯,老爺會喜歡的明亮款。

 

  回去補習班,百萬考試神童到補習班吸走氧氣前Candy唷了唷,對朴智旻打招呼,請假三小時夠買衣服?買給女朋友的要好好挑啊。尤其是那麼任性的女朋友。不過朴助教鬼打牆柾國很乖,買什麼穿什麼,都不會有怨言,這麼乖的男孩子已經找不到了。

  Candy閒話家常問:「呀啊,朴助教啊,你女朋友的家人知道嗎?」

 

  「咦?我?知道什麼?」朴智旻不明所以。

 

  「不是你,是你女朋友的父母。他們知道你們吃原味大香腸吃的正火熱這件事啊?」

 

  朴智旻一臉綠巨人。「Candy老師怎麼總這麼說話。我們,我們是正當的交往,彼此有意願的談感情。」不是背對世人的你來我往。

 

  Candy想了想,啊啊這是,老實的像傻子,吃醋的像瘋子啊。明明可能是被討厭的啊,最不能夠嚥下。淡褐混合奶橘的遮瑕色,利用三角色系達到亮眼的最佳效果看起來反而似乎浮了粉。膩味。

 

  朴智旻在‘我們這一家’群組中推辭掉老家附近辦的修水電換燈泡接力賽。週末打算安排帶老爺去路途稍遠的博物館看化石。前幾天電視上摔角選手進入廣告,可以看化石,看骨灰。老爺眼睛大大的說,想去看這個的。

 

  跟老爺一起數日子別有風味,了解老爺這人的時間都嫌不夠又怎麼分神到老爺的父母。

 

  老爺不提的事用哪種理由去揭人想法。這不是太自大,太高估地位。超市裡冰櫃裡相隔一天的兩盒肉品價格相差兩倍,這情況下是得顧及時間還是得顧及感受呢。基本孝道的標準尺是「我愛著我的家人」而非「我的家人愛著我」,灌輸的理念根深蒂固緊抓著他不放,這世界不存在的無私大愛。沒人發現。沒人發現。

 

  晚上下班到家,他正打算從背包拿出戰利品叫老爺去換給他看,新衣服都要先看穿不穿的下,穿的下就全部拿去洗乾淨。

 

  小可憐鬼老爺晚上一臉不開心不開心。先說了被珠寶鑑定師的媽媽召回。朴智旻傻了幾秒回神,動作赫然頓停,背包上的拉鍊到達目標的途中,被不著發現痕跡的關上。

 

  老爺那貴氣逼人的母親,把老爺掃地出門的衣香鬢影。記憶很模糊在高中時遠遠看過一次。天生的舞台女主角高唱今晚安眠曲,舞姿是芭蕾虛假天鵝,注定專奪人目光女子。好日子過的好,朴智旻堅決反對老爺回到有田家大哥的家裡,反對獨處。從前沒辦法做到的護在身後,現在他把老爺顧的頭好壯壯不能送回去給人欺負啊,在家人面前好脾氣的老爺,在他眼裡最乖巧的寶貝。

 

  「媽媽要我回去的。」

 

  朴智旻緊張問:「沒事吧?你們要聚餐嗎?」

 

  「不知道的,爸爸早就死掉很多年的,不知道要幹嘛,媽媽很煩的。──沒事找事的女人。」

 

  沒注意到,「你大哥會在嗎?那不然,不然我陪你回去方便嗎?我打給Candy老師請兩天假不會有影響,如果碰到其他狀況我可以幫你一起解決。」

 

  「學長對不起。」田柾國臉上顯然的不情願。「哥哥不會在的。」

 

  朴智旻敏感的纖細,理解道歉的意思。

 

  這不是個好時機,不適合跟著老爺回田家裡去,反過頭想來他同樣忌憚家人對老爺抱持歧視及傷人。這口氣是非得跑這趟回田家。覺得老爺是該回老家去跟家人報平安,長久以來幾乎不被提起的家人是該聚一聚,老爺要回老家兩天,位置在離市區一趟高速鐵路的KDE市區不比現在住的市區域差,近年來蓬勃發展許多精品進駐該地百貨,是許多眼光關注的未來投資。

 

  就是兩天不見,朴智旻再三提醒晚上打個電話,啊,他不想打電話,還是視訊,用Facetime比較方便。

 

  萬一他的小乖乖被家暴他也好馬上趕過去救人。老爺乖巧的點點頭鑽進朴智旻懷裡嚷嚷不想回去,對臭掉的老女人沒興趣的,朴智旻呀了一聲輕敲老爺的小腦袋,怎麼可以這樣說媽媽。會很想學長的,會不會想學長想到死掉,可是這樣學長就不知道我死掉了,會自己一個人死掉,不想自己一個人死掉。朴智旻無言,只有抱的更緊了。

 

  是在週末準備回田家,朴智旻把玉子燒背包翻出來替老爺打包行李,帶的衣服不多,只是兩套輕便休閒套裝。人帥穿什麼都帥。

 

  朴助教這兩天上班心不在焉。

  兩天不見啊,……兩天四十八小時而已啊,不會太久。……

 

  提早下班送背著玉子燒背包的老爺到車站,朴智旻交代要機靈一點,一有不對人趕快逃走,錢跟手機都給對方沒關係,最重要是要保住小命,用公用電話打給他,會第一時間趕去。老爺點點頭,乖巧的說學長後天見。

 

  又說:「學長對不起,不能去看化石的,等我回來就可以看化石的。」

 

  化石哪是重點,真要看等幾十年後就能看,到時候還有隔壁的可以看。「記得,回到家不要跟家人起衝突,知道嗎?要乖一點。」

 

  「知道的。學長不要趁我不在就變心的。」

 

  「你就只知道想這種不重要的事!」

 

  田柾國哼哼,「學長再對我不好我就不回來,我要離家出走的。」

 

  這像老爺一去就不再回來,他們都是成年人有自理生活的後天能力,說走就離開,把老爺丟在家回老家的自己,對老爺口口聲聲的我也喜歡你。執行的是自我單向沒牽好旁邊的老爺。充滿了歉意。

 

  朴智旻覺得有這種想法的自己窩囊到不行,只是抱田柾國抱的特別緊。

  說,可是啊,我離不開你了。

 

×

 

  後天見。

  朴智旻洗澡完躺在床上吹三小時享受涼爽。隔壁空蕩,門外空蕩,樓下空蕩。一時之間的習慣不能。甚至到以為自己得了分離焦慮。

 

  上班時裴柾起找朴智旻下班後去吃烤肉,是Candy闆闆約了其他老師要一起去。朴智旻想想家裡沒人便爽快應了約。

 

  把百萬考試神童像趕鴨子一樣都趕走,幾個老師約著一行人浩浩蕩蕩去烤肉店,這家修罵掌烤肉店是補習班祖先傳承下來的御用烤肉店,是古代皇家專用烤肉店。招待人員是幾名皺紋阿婆,朴智旻從前與代理主任來過幾次,當時一個單身大男人想去哪就去哪沒人管的了他,頂天立地的街頭男子漢當然是跟粗曠的死肥宅到烤肉店吃肉喝酒談補習班大事。要是當時的自己知道之後連逗留都不敢,下了班路線只有買晚餐回家找小學弟,肯定覺得不可思議吧。

 

  從前的自己向來都是想好好對待一個人,同樣希望對方能夠好好重視他,不平衡平等顯的格外辛苦。會更訝異這樣的自己仍這樣走的無怨無悔。

 

  開喝的Candy燒酒杯六分滿跟朴智旻碰杯,朴智旻才知道原來Candy是酒國女英雄。

  「朴助教啊你不用這麼癡心,搞不好,啊呀呀,你家小柾國這時候正在吃香喝辣啊。」Candy邪惡的笑,「你看啊,這樣多好,小柾國回來後朴助教就有辣味大香腸吃囉!可喜可賀!」

 

  「……」Candy可能醉了。

 

  「Candy闆闆,剛才我看菜單大家點了好多,我可以點嗎?」裴柾起走來乖巧問。

 

  Candy又一記微笑,「我說柾起啊,你搞不清楚狀況?難道你不知道只要是小雞雞都要負責出錢?」

 

  「什、什麼?」裴柾起顯然有點害怕。

 

  「這餐從你的薪水扣!」

 

  「怎麼會!Candy闆闆我……

 

  「別找藉口!要就反省你為什麼別的不當偏偏要當小雞雞!」這餐六位數,正愁找不到羔羊能屠宰。

 

  「Candy老師妳醉了,有話好說,柾起他剛來還有很多地方不懂……」朴智旻解圍。

 

  說到一半手機來電Facetime心裡一個開心急忙接了往外走,想的過頭,以前當正妹的免費工具人就算幾天都沒有正妹綠洲般的命令都沒關係,現在幾小時沒見到老爺就急的想貼協尋海報,誰可以幫他把孩子王老爺找回身邊。接了電話,眼見另端的老爺打扮他一時半會吐不出個字,那些「跟家人相處的可以吧」、「有沒有好好吃飯」都吞回肚子裡。

 

  怕悶熱解開兩扣的淺天空色襯衫藏匿合身的深海藍西裝修飾外套下,臉龐與往日一樣的討喜好看,細軟的整齊黑色瀏海覆著額頭。螢幕有限他只看的到老爺側躺跟他視訊。有了點陌生,平常在家裡老爺有穿衣服就不錯了。

  口吃了好久吐出一句「去參加正式場合了?」的拋問題。

 

  「不喜歡在這裡的,好想學長的,想到都快死掉了。想要抱抱的。」

 

  「你真是。……有好好吃飯吧,不要餓到肚子。」

 

  「學長在外面?學長跟誰在一起,是不是背著我找別人的,我才不在一天學長就變心,是不是不喜歡我了,說離不開我都是騙人的。騙子,騙子騙子。」

 

  朴智旻往招牌站,讓鏡頭能拍到。「呀!我在跟補習班老師們吃飯!沒有別人啦!」

 

  田柾國眼睛圓滾滾的一臉可憐可憐,「學長都在玩耍的,只有我一個人在這裡好無聊的,沒有學長就很無聊的,想要回家看電視。」

 

  朴智旻還想多說幾句話另一端的老爺忽然說「等等我再打給學長」切斷通訊。朴智旻站在店外看著手機發呆思考「等等」指的應該是半小時到一小時不等,只是從晚上八點吃到深夜三點了都沒看到回電。他試著打了兩通過去沒有回應,見爸媽與家人相處對老爺來說同樣是正在學習的程度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