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柾國對憎恨的理解不夠深。

  拍翅白鴿非是盤旋只是周旋建築物,正在寰宇空中離不開的混濁不留戀,良知在呼喚細想每件事每個原由,每個原因每個原來。當時只懂催促產生憎恨的情愫,退一步不夠多再退兩步嫌太少,等待退後十步還是分辨不出是非對錯。似是而非,他站在原地讓朴智旻問了他,能不能就由我先放手。覺得不夠,光是放手不夠,不夠,再更徹底一點。

 

  大學同學會遲到接近一小時,朴智旻匆匆小跑步進到包廂,嘟嘟嘴那融糖嗓音表達多個對不起遲到了,路上塞車。笑眼聞名的小可愛。他們一下就無法對朴智旻發脾氣。同學訕笑打趣朴智旻,在大家面前宣傳朴智旻牽新車啊,小旻幾歲就有新車了,再來準備有房當人生勝利組。

 

  「喂喂,居然是一次付清牽來的新車?我靠,你到底從事什麼職業有辦法在短時間內牽新車?」以前擔任體育股長的壯碩男子輕輕肘擊朴智旻。

 

  倒沒有交代的過度詳細避重就輕的就過去,朴智旻左不過是「不吃不喝很久存來的預算」官腔答覆。一夥人尤其是男生對汽車總有高度興趣,尤其其中有秉持「把人生希望寄託在車上」的其他男同學自然聊的更加火熱。

 

  聽到嗚呼聲順視線去看到田柾國現身,剛才的愉快氣氛驟降到低溫。最不受歡迎的人物與受歡迎的人物差不只千萬里。

  體育股長臉蛋仍是和藹表情,比一般人更為發達的體魄跨步上前多出一股不同凡響氣勢,到田柾國面前就是伸手猛然一推,給田柾國一個往後踉蹌的絕佳機會。口裡喊:「看看是誰來了?這不是田蒼蠅嗎?」

 

  話一出大家一下和樂起來像參加期待已久的慈善晚宴,個個都是保有大量良知的善良慈善會員。男男女女正在參觀馬戲團表演丟彩球換來幾個響亮銅板,合不攏嘴。體育股長吆喝「是誰邀請田蒼蠅來的啊?」碎碎念難道不知道今天的同學會是人的聚會而不是看蒼蠅交配的聚會嗎?不知道的人打屁股!順便介紹泌尿科醫生!

 

  群體生活人際關係顯然田柾國做的不夠水準。

 

  幾年前轉學插班進F校二年級,田柾國身邊不見有朋友圍繞,素來話少寡言。時間久了盛傳田柾國有自閉症,會偷看女同學自慰,整個人不正常。

 

  直到之後班級陸續出現偷竊事件,手機、皮夾、貴重首飾、IPad……等重要物品被搜刮一空,在門窗緊閉狀況下最大嫌疑是自己人所幹,第一矛頭自然指向從不與大家打交道的田柾國,班上幾名小花朵找來大四學長練練拳擊,沉重手勁一拖在長廊上練習尋找手感有了現成人肉沙包更方便,田柾國當隨手可得的方便物臉上多出好幾個瘀痕,學長從後重擊他的背讓他摔在地面,明亮雙眼抹上深灰階裝飾,顴骨微裂的形狀是懸掛牆上的山水畫,跌躺在長廊上扮演大家施捨銅板的對象。

 

  大家最痛恨手腳不乾淨的死小偷。

 

  痛嗎?

  距離放學時間已經過了好久了。田柾國眼前半發黑。聽覺還在。有人問他痛不痛。

 

  「老師說,說我可以過來同學會。」田柾國小小聲的回。

 

  「什麼?你要不要說大聲點?」

 

  田柾國挺直身,又說:「是金老師說,說我可以參加同學會。」

 

  畢業時田柾國沒有拍畢業照,所有人反對田柾國出現在畢業紀念冊,別玷汙神聖、記錄青春的畢業紀念冊。大家開心的拍畢業照擺出各種搞怪姿勢,穿著寬鬆學士服跳起來捕捉瀟灑的角度,事前把田柾國推進廁所內鎖著讓他走也走不了,詛咒著死在裡頭最好。私下導師找來田柾國談為什麼不拍畢業照呢?田柾國回答不喜歡拍照。大家在他的背包塗上番茄醬,噴上美術用模型漆保護番茄醬,用水彩寫上書包主人是田蒼蠅。田蒼蠅,舔蒼蠅,差不多意思。

 

  不是他們容不下田柾國,是這世界容不下手腳不乾淨的怪胎。

 

  「大家小心啊!快把錢包收好!免得損失!以前都敢當小偷了現在搞不好都升級成扒手了呢!」體育股長拉高嗓子向眾人告知,所有人紛紛收好手機、皮夾等重要物品。「我們只知道南俊老師班機延遲,可沒聽說你可以來!廢物!」

 

  想替自己分辨幾句,不料大學回憶猛然湧上替他複習,體育股長沒有退步反而更加進步的手勁揮來,讓他倒在地上接受大家無知的嘲弄。田柾國湊著提高微笑慢慢爬起來看不見自己臉頰上紅腫。老師在電話裡跟他說要試著跟大家相處,你們之間一定有誤會。

 

  他總是想不透的不知道原因,三年級整學期幾乎在同樣的情況下渡過,被打了幾次,回到家父母的追問及關切眼神壓的他喘不過氣,倍感該消失。逃到酒吧遠遠見到班上討喜聞名的朴智旻。他想再逃走,可是為時已晚。

 

  等他再回神時他躺在朴智旻的房間裡。

  想自己應該是,準確來說,確實是被朴智旻吃掉了,或者該說他被朴智旻強暴。抓著被單他不知所措,朴智旻不見疲倦下身圍著浴巾,纖細手臂環在平坦胸前宣佈自己是他的人了。

 

  彷彿是突然闖進生命的重要寶物,想愛也不能挽留。

 

  他第一次交男朋友。交往時朴智旻說最大的夢想是想要有台車。以後約會不用辛苦的曬太陽,他們努力,在為許會成為笑柄的實踐未來存了整桶的藍圖夢想,接著朴智旻眼眶泛紅說,柾國啊,這不是愛情。不是愛情啊,只是慰藉,會跟體魄好的金泰亨看電影只是慰藉。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泰亨沒有愛情,跟你才是愛情,柾國,你會相信我。

 

  不是啊,不是愛情。

  朴智旻先說分手,說是膩了,對於朴智旻與田柾國的這場愛情膩了,乏味無趣。

 

  試過幾次的挽回就像是失去熱忱的冷卻麵包,田柾國抱著整桶夢想找上朴智旻,按了幾次門鈴直到朴智旻出現口氣不耐。「跟你說過幾次別來我家」對,他不小心忘了只乾著急想跟朴智旻和好如初。朴智旻說交往的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他們是愛情,是真實。但同時他同樣清楚被強暴那瞬間就是被吹熄的瞬間,於是把夢想留給朴智旻了。

 

  所謂的真實從來不以貌示人。

 

  「你還不滾!」

 

  「對不起,對不起,我──我對不起……

 

  田柾國撿拾掉落口袋的鈔票及零錢,白嫩手指被突如其來的皮鞋踩個正著。指節泛起劇烈疼痛,痛的椎心刺骨,痛的似即將破碎。不想,他不想。金泰亨輕蔑說田柾國果然是婊子所生,婊子生小偷,小偷改不了吃屎。被踩的痛了,大家嘻笑不停,小偷被踩剛剛好。即後朴智旻拉著金泰亨,堅決要金泰亨住手,再愛鬧也要有個限度。

 

  「這傢伙讓你這麼喜歡啊?怎麼?這裡的人都比不上一個小偷?」

 

  「你們搞什麼?」

  看到老師出現金泰亨收回皮鞋,若無其事回到位置上吃著餐。田柾國迅速撿好零錢,頭也不敢抬的對金南俊打招呼,匆忙離開。

 

  身影消失在視線範圍。

 

  痛嗎?你幹嘛乖乖給他們打?

  我、我……

  東西是你偷的?

  不是,我沒有偷東西……

  ……你是傻瓜啊!……

 

  田柾國走的很快。

  附近有很多餐店,他想到了,他要找一間速食店點一份大薯上樓坐著吃,好,可以多加一杯飲料,昨天發薪水了,今天可以吃薯條。後面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沒有聽見,大學二年級的田柾國被打死了,死在學校,死在班級,死在長廊。

 

  死在朴智旻的溫柔下。

 

  朴智旻拉住田柾國衣服。

  他被打了怕,轉頭就說了請放手。「請你不要碰我。」

 

  「我不能碰你?為什麼我不能碰你?你要來同學會怎麼沒跟我說?要是你跟我說了我還可以……

 

  「謝謝你的好意,但我不需要。對不起,我先失陪了。」再兩分鐘的路途就到速食店。

 

  「你要去哪?我跟你一起去。」

 

  「丟下金同學不太好,你回去找他們聚餐,很久不見了也該好好聊天……

 

  朴智旻嘟著一張嘴:「我是問你要去哪?」

 

  「我、我要回家。我們以前的事我爸媽不知道,我答應過你不會說,你,你放心。沒人知道。」

 

  「這方向不是你家。」朴智旻輕而易舉拆穿。

 

  「……

 

  「如果你是要找個地方吃東西,我可以陪你。啊……我前陣子牽了……

 

  田柾國收起慌張的冷靜看待,輕輕撥開朴智旻緊捉的小手。打斷朴智旻:「對不起,也謝謝你的好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璃奈
  • 怎麼可以停在這裡###
    這真的是我唯一的療癒了qq
    寫生物寫到煩
    然後我還剩57題(跪地
  • 早上好Q_Q我終於來回覆啦!!!!!!!!!!!!!!!!
    謝謝小奈覺得可以療癒我很開心希望不會是反面教材XDDDDDDDD(一直都是)
    考試要加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TTTTToTTTTT(幫你QQ)

    西瓜田 於 2017/08/11 11:17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