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啊,難道真的是怪胎。朴智旻僅存的看法。跟著田柾國繞市區以日式關東煮店為出發點,繞一圈回到同樣原點。田柾國挑高體型挺拔走路自然要比朴智旻事事慢慢摸個性相反,嘴巴對他說「你走吧」事實上還是為了他放慢腳步了啊。口是心非,很可愛。他嫌了腿痠說想吃關東煮呢。田柾國對上朴智旻趨近哀求的撒嬌眼神妥協進了關東煮店。

 

  朴智旻的表現是「我們是大學普通同學」一樣正常,把不久前上過床的事情都拋在腦後,故意丟出幾個距離模糊的曖昧問題給田柾國身上添加情愫,就跟他想的一樣能得到肯定答案。像是「你真的都沒想過我」、「我最喜歡的襯衫還放在你那啊」,問題是逗貓棒,田柾國是縮躲角落任何宰割的小黑貓。十個問題中能得到近七種答案說明田柾國這人敏感的很,對分手耿耿於懷,底線在那。

 

  完全脫身毫無感覺的只有朴智旻一個人。也知道了田柾國這個人玩不起,跟在班上的樣子一樣,懦弱的連被玩弄都搞不懂。跟金泰亨只是「彼此慰藉」的搪塞蹩腳性謊言只有田柾國會深信不疑。

 

  朴智旻欣賞自個細腕上的黑腕帶名錶。雖然稱不上是什麼世界錶,但以二十幾歲年紀來說仍略嫌過度貴重,或說是太奢侈呢。朴智旻挪挪手腕到關東煮旁比對,奢糜比上窮酸。還是昨天金泰亨包下高樓層餐廳景觀位置,與他見了面、吃過前菜後掏出別緻絨布盒獻上的相愛定情物。

 

  噗哧。

 

  「怎麼了嗎?」田柾國抬頭,薄嘴角沾著橘色醬料。

 

  朴智旻看了看伸手過去的動作彷彿要深淵吞噬,田柾國連忙一個著急閃躲的別過頭。

  心裡一陣不滿意。「……我只是看到你嘴角沾到醬料。」

 

  田柾國抽桌上衛生紙擦拭。

 

  「我沒有要打你。」

 

  「……我知道……

 

  「你現在在做什麼工作?」朴智旻吃了幾口放下筷子,乾脆換個話題。盤裡剩了好幾樣完整的食料。「有時間我可以給你探班。」

 

  「在酒吧上班。」田柾國不浪費。修長手指標準的用筷姿勢將盤裡幾樣食料分切可入口的大小,沾了沾醬料送進嘴裡。回應朴智旻的態度正直,聞不到想佔便宜的味道。

 

  「你會調酒啊?我怎麼不知道?」

 

  「只是幫忙打打雜。」

 

  「在哪?我會叫朋友去給你捧場啊,酒吧能收小費吧,你一晚能拿到的小費搞不好比你瞎忙還高。」

 

  「不,不用了,不是什麼高級酒吧。」

 

  「怎麼?怕我知道啊?」朴智旻湧上任性。以前田柾國對他可是服服貼貼,有問必答,有求必應。如今問個上班地點都被防的像賊。他長的像賊?想對他獻殷勤的人數都數不清。

 

  田柾國猶豫會,說道:「是BESICK……

 

  「……」朴智旻徹底懵了。

 

  身為時時關注時事的玩樂青年當然知道BESICK是附近小有名氣的同志酒吧。田柾國會到BESICK上班確實讓他意料之外,以為田柾國這種樣子頂多去做做生產線,死板拼裝電子產品。能免於跟人交流不然又被打。BESICK他去玩過幾次,出入份子複雜,玩樂規則眉角多的需適時掌握,怪不得田柾國說只能打打雜,是啊,這死樣子打打雜都是抬舉。

 

  「媽的,你瘋了?就這麼缺錢啊?你父母知道嗎?」

 

  「知道。」田柾國又說,「你別說出去。」

 

  「喂……你的意思是……

 

  「我爸媽知道我、我的性向。」田柾國從頭到尾都低著頭,敘說像跟自己沒關係的事。反而是朴智旻盯著田柾國柔順黑髮盯到肚子都飽了。「但我沒有跟我爸媽說你的事。」

 

  朴智旻頭一次感覺到心虛。是從前的幼稚玩笑話。

  那時他站在家門口,兩手同樣環上平坦胸膛,時不時誘惑田柾國的嬌小姣好身形。先訓田柾國一頓「跟你說過幾次別來我家」得到該有的低頭道歉,接著說「去向爸媽承認你跟男人在一起」就考慮複合。他不曉得田柾國真的去做了,一般人聽了就知道是「撒謊」的承諾一點都不值錢。

 

  但這也沒什麼,是田柾國甘願去做。都分手多久了。

 

  「我可沒打算跟你……

 

  田柾國先站了起來,說:「我知道。那,那個,之前真的很對不起。以後我盡量不打擾你。」

 

  好像是自己巴不得要關心田柾國一樣。朴智旻對這種話嗤之以鼻。

 

  他不傻,知道田柾國正試圖跟他拉開不會受傷的距離,也知道田柾國對他的付出是放感情在經營,隨隨便便開口要一台車讓田柾國拚的像拼命三郎,沒見過世面而吃虧是田柾國自己的問題。對他來說是各取所需,玩玩田柾國欺負個幾下對他一樣死心踏地。交過幾個男朋友後想換口味了,想找個有臉蛋、好控制的男生起初以為挺難,實踐後沒有想像中的困難結局還能拍拍屁股走人,比起糾纏不清的前幾任都方便的多。

 

  同樣是貴重禮物,相較之下看看金泰亨給的多大方。

 

×

 

  晚上慣性約會,吃過飯店Buffet完朴智旻在外頭與金泰亨道別想單獨回家,路上在選擇性的兩條路彎了反方向往BESICK去,同學會結束近一星期,分手之後再沒有睡前撥電話給他說晚安的人,也沒有一早主動丟訊息給他說早安的對象,交代無聊的工作生態,報備發薪日跟交友狀況。金泰亨被家裡寵慣了通常睡到下午仍舊保持不醒人事,大少爺起床氣,誰都管不了。

 

  罷了,他本來就不習慣跟人早安晚安。兩個男的上床不就解決需求啊。

 

  歐式裝潢的鍛花大門陸續為黑夜開啟新章序,單獨的,一對的,整群的。忽然想到田柾國在這種環境下要找個新男友也不難,只是田柾國這人沒品味沒水準,能找到多好對象有限。

 

  碰到幾個老面孔見到他謬讚奶金色髮型很適合他啊,托出皮膚白特質,同樣回以差不多的讚美朴智旻手指在頭髮上向後梳了梳,放任髮絲慵懶垂散,喵到穿著略正式的田柾國正在擦著地面客人飲酒過度的嘔吐穢物。朴智旻要了杯調酒走過去前另外出現一名眼眸細長男子湊上前動作俐落幫忙擦拭乾淨,田柾國起身就咧出個他很久沒看到的漂亮笑容,不過不是給他,是給別人。

 

  「不是感冒了?怎麼還過來上班?」男人嗓音迷幻,在越夜越美麗的世界中是催情劑。「燒退了?」

 

  發燒?田柾國?朴智旻停下站在不會搶眼過頭的位置聽對話。

 

  「去診所看過有打針,現在好很多,沒問題。」

 

  「你沒問題我可有問題,散場過後你跟我一起下班,我送你回去。」

 

  「謝謝,謝謝玧其哥。」田柾國這回答是同意。

 

  收拾好地面見男人又低耳對田柾國交代其他代辦項目,田柾國乖巧點頭後男人手提著掃具到裡頭清洗。留田柾國將桌面再完整擦過一遍。名為「玧其哥」的男人走後朴智旻才緩緩到田柾國旁。

 

  「你人緣不錯啊,還有大哥哥要送你回去。」

 

  田柾國回頭看到朴智旻先是呆住一秒隨後恢復平時鎮定,表情不像剛才得到天大恩賜般。

 

  「怎麼有空過來?」

 

  「剛才那誰?」

 

  田柾國顯然下意識感覺到「沒有報備的需要」但在朴智旻的緊迫盯人下輕描淡寫答:「同事。」

 

  同事這答案很標準。

  見到玧其哥是眉開眼笑,見到朴智旻是愁眉苦臉。朴智旻通通都不滿意。不滿意田柾國這種畏縮的態度,不滿意田柾國偏心的對待方式。擱置在桌上的調酒他手一揮大力揮落在地,震耳欲聾的DJ音樂蓋過玻璃破裂聲,田柾國退了一小步回過神著急拉扯過朴智旻的小手掌看,嘴裡問,有沒有受傷。

 

  朴智旻輕笑一聲抽回手。「你知道我買新車這件事嗎?」

 

  「我不曉得……」臉上一瞬間的茫然,「恭喜你實現買車心願了。」

 

  「是啊,多虧你的辛苦錢我才能一次付清買新車開上路。」

 

  田柾國著急解釋:「裡面也有你,……我的意思是,買車這件事你也很辛苦。」

 

  「你搞錯了,根本沒花到我一毛錢,那裡面的錢都是泰亨替我出的啊,你以為我會傻到自己去賺?」

 

  田柾國臉色鐵青。

 

  朴智旻看了很舒坦,他在報仇。用話刺田柾國會得到快感,加入一點金泰亨因子可以刺的更過癮,都要怪田柾國不好,都是田柾國的錯。

 

  同學會過後沒幾天以前在班上算不上熟識的同學忽然約他見面,那層關係落在知道彼此存在卻不會想親近的遠距離,對方見到他拿了個白色乾淨紙袋給他說是田柾國委託轉交。朴智旻突然明白田柾國的用意,從前存有保持中立不加入欺負田柾國卻也不打算伸出援手的同學。回家打開紙袋拿出來是他說過的「最喜歡的襯衫」看整齊度是特地拿去專業送洗了。

 

  所以他把襯衫拿去垃圾車丟掉。

 

  「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把別人的衣服搞髒你很高興?」

 

  「你的襯衫我有拿去洗衣店洗過,照理說不會髒……

 

  朴智旻一股氣上來:「怎麼?巴上別人了就囂張?玧其哥是你的新歡?你們上過床了?他有沒有誇你很好用?」

 

  臉色難看的,這回田柾國連理他都沒有,拿來衛生紙就蹲下身開始撿玻璃碎片。朴智旻看了就有氣,伸手又推了把田柾國讓人失去重心往旁邊倒,幾個玩客看到失去重心的服務生倒在地上嬉鬧的起鬨。推人的朴智旻一點都沒有錯,都是田柾國的錯,都是田柾國不好。大家一團嬉鬧,甚至開始有人說「看起來體格很好啊要看腹肌的舉手」的玩鬧,幾隻手開始拉扯田柾國身上的工作用黑襯衫扯壞幾個鈕扣。

 

  男人們鬧的很開心,夜晚的瘋狂拉開布簾。好幾隻手同時扯著田柾國的黑襯衫跟黑色長褲,上下其手的吃足豆腐。呀啊這大腿好啊,更多人手掌摸上。

 

  直到拿著掃具的閔玧其走回見狀連忙阻擋,沒辦法下軟硬兼施祭出今晚酒水再對折的讓人潮注意力往吧台放,人潮散去閔玧其扶起黑襯衫凌亂不堪的田柾國。

 

  「呀沒事吧,怎麼搞成這樣?」

 

  田柾國表情慘白微微地顫抖,搭著閔玧其肩膀像缺乏安全感的靠更近,「還好,我沒事。謝謝玧其哥。」

 

  「喂……」朴智旻強壓下不安的想開口說話。他哪裡會知道那些人會這樣,看到田柾國跌倒他是想拉一把的啊,誰知道什麼玧其哥就殺進來。

 

  閔玧其對田柾國說「先去換衣服下班」由他去跟老闆報告,田柾國點點頭彷彿是抓著救生浮木更拉緊閔玧其。朴智旻一把火上來,他也可以扶田柾國,不需要假好心的外人插手。上前揪住田柾國的衣袖不料卻被抽回,肉嘟嘟的手掌只抓到空氣。

 

  「能給你的我全部都沒有保留的給你,該到此為止了,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我。」讓閔玧其攙扶的田柾國咬咬唇,溫和聲音在空氣中化開。「希望泰亨是真心待你,……他挑襯衫的眼光很好。」

 

  朴智旻呆在原地。田柾國的聲音沒被DJ激烈音樂聲蓋過,聽的一清二楚。田柾國早就知道了,知道自己一方面跟他交往,另一方面跟金泰亨的曖昧不清。知道「最喜歡的襯衫」指的是在跟金泰亨曖昧時用來調情的輔助,卻不說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fanlin314
  • 看到这篇里面的旻旻意外的带感,但是又忍不住为小白兔小国感到伤心委屈呜呜呜呜呜呜
  • 早上好!!!!!XDDDDD
    就是個定位跳脫的主題惹XDDDDDDDD
    呈現上我覺得還有待加強 但兔子小國真是太可憐惹TTTTTTTTTTTTTT自己碼文的時候都覺得很痛苦TTTTTTTTTTTTTTT
    這是不是....自打臉..........的感覺...........哭!!!!!!!!!!!!QQQQQQQQQQQQQQQQQQ

    西瓜田 於 2017/08/11 11:18 回覆

  • 花
  • 看了前篇跟這篇...心碎的想問問這是旻國嗎TT
    因為感覺像旻國文...如果不是也不好意思...只是想ˋ問問TT
    覺得心痛痛的...
  • 早上好!!!!!!
    不要心碎不要心碎Q_Q給你摸摸!!!!!!!!!
    沒有關係的不用不好意思它真的是國旻的QoQQQQ請你相信!!!!!!!!! (我很堅持的!!!!!!!!!!!!!!!!!好啦雖然可能只有我堅持XD)
    我自己......心也痛痛的..................TTTTTTTTTTTT
    我幫我們都QQ一下TATTTTTTTTTTT

    西瓜田 於 2017/08/11 11:21 回覆

  • 北極熊
  • 呀阿阿阿阿阿朴智旻你這個危險的男人
    我們小國怎麼這樣被糟蹋
    天殺的酒吧裡的那群人是甚麼鬼
    小國是你摸得起的嗎吼吼吼吼吼吼吼!!!!!!!!!!
    糖果很好 糖果我可以接受
  • 熊熊早上好!!!
    朴智旻就是危險的男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熊熊看出來惹XDDDDDD
    從頭到尾小國都很可憐就是雖包之類ㄉ(刪掉)
    在酒吧那段我都不忍直視ㄌ我現在失去記憶我不知道我寫的過程是啥不要問我ㄌ(誰想問)
    玧其哥TTTTTTTTTTTTTTTTT是ㄍ好人TTTTTTTTTTTTTTT很喜歡TTTTTTTTTTTTTTTTTTTTTTTT

    西瓜田 於 2017/08/11 11: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