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會顧名思義是較勁大賽。誰的待遇好,誰的職位更上摩天樓,誰的飛行里程數比白鴿更高,誰的人脈寬闊的比大海深淵更沉。田柾國換上印有代表吉祥物的短袖上衣露出結實手臂,配上公司發給的水藍色鴨舌帽出門。「憎恨」不是不存在每個人生的生命裡,只是於他而言「憎恨」不存在於朴智旻身上。咖啡的甜度是無跡白砂,是他走過沒有留下印子的砂礫堆。

 

  田柾國所高聲出引以為傲的愛情。與朴智旻出入過的旅館,進入過的房間,熟悉彼此身體的次數,都遠比一起在公園吃冰淇淋渡過的約會還更多,恰巧錯誤了,田柾國甚至不曾擁有過替朴智旻擦拭嘴角冰淇淋的機會,這不是愛情啊,是生理慰藉。單單只是物質愛情的身體慰藉。物質愛情。泛紅眼尾的霧氣眼阜那瓦解潰堤的泣不成聲。他們這個圈子的,不正正都是這樣的嗎。有些悲哀的。

 

  這從來都不是愛情,也不是愛情裡主張的正義。是田柾國單方面認為的感情付出,跟傻瓜一樣的暈船。

 

  朴智旻與田柾國聯絡上,南俊老師那問到電話號碼。朴智旻在電話略提BESICK那晚要是田柾國早點老實說都不會有後續那些無謂事,難道田柾國不該好好反省自己的不坦白與不誠實。田柾國慣性在電話裡給朴智旻道歉,不知道怎麼做朴智旻會消氣。玧其哥說,在朴智旻面前低聲下氣的活沒尊嚴。

 

  「智旻,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朴智旻特別注重隱私,交往時手機這會引爆地表的忌諱絕不讓人碰,即便是不小心從朴智旻牛仔褲臀部口袋滑出,田柾國的好心撿起照樣得到一頓不小挨罵,是不是自以為是,還是得寸進尺,手腳不乾淨連手機都想偷。

 

  田柾國先前特意配了電信優惠方案,長時間通話能拿點對朴智旻來說不痛不癢的折扣。手機號碼是朴智旻隨便選,看田柾國那跟得到真愛一樣開心的表情總會產生點可悲的同情心,把填補空虛生理的關係珍惜的跟掌心珍寶一樣。

 

  「晚上我在朋友家有個party,你空出點時間過來一趟。」朴智旻電話裡的詢問更趨近於命令。支支吾吾好一會田柾國問發生什麼事,得到朴智旻和藹回應:「把手環還你。」

 

  交往期間著急想給智旻安全感。在床上彼此交纏溫度過後出了旅館他從手腕上拿下整串像糖果珠的手環遞給朴智旻,是媽媽給的,他從中學戴到大學,串珠手環能避邪帶來好運。回到一個人後想以「拿回手環」當見面的藉口或許又讓人反感。

 

  他總是想不過朴智旻,分手後還能讓朴智旻抓留幾個讓足以用來戲弄他的尾巴。也總是爭不過金泰亨,金泰亨不需要費盡心思就輕鬆跟朴智旻好上輪不到後面的田柾國排隊,感情好的在床上以外能保有情侶間的調情與情趣。

  他總是想,這是世界接近的最佳證明,因為接近,因為共同,所以理直氣壯的應該。

 

  他總是羨慕的無以復加。

 

  「知,知道了,我下班過去找你……

 

  交往初期朴智旻說最大的「夢想」是想要有輛車,兩個大學生口袋裡能有的來源大部分來自父母親,田柾國想了想徹夜做出粗糙的理財分配表,內容潦草只簡易寫打工領薪水後該存多少當買車資本。還得扣掉房間錢,生活費,追著錢跑的壓力像失去柵欄的往他肩頭上砸。

 

  分手後才能徹底領悟朴智旻的高端生活圈與他是截然不同上下世界。 映入畫面是一望無際的偌大世界,這世界太大了,大的他找不到地方能遮蔽,卻也太小了,小的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朴智旻向來不缺乏任何物質。愛情,金錢,魅力,都不曾在朴智旻生命裡失去色彩。

 

  所謂party或許是金泰亨,或許是朴智旻的設計師朋友們。

  在學校朴智旻那受歡迎程度不難探聽到同掛好友幾乎是新稅設計聞名,用大膽的玩色設計與前衛的品味想法意圖反轉世界觀,能有想推翻「世界觀」的人通常手中握有現成本領。他們是人群中的特別,是金字塔頂端的特例。到四年級生涯規劃中從老師辦公室內聽到朴智旻與設計師好友群以玩票性質合夥投資位於高級地段的奢華民宿,純白與湛藍交織的華艷外觀在網上看到專業拍攝出的視覺效果令人驚嘆不已,更何況那逼近飯店價格的住宿費。

 

  他知道,他親耳聽見,但智旻沒有「坦承」,他認定跟智旻有共同的未來,他們有想要實現的整桶夢想,他們腳踏實地,他們節省過日,他們是頻率接近的戀愛。

  記憶裡那個奶油小少年,那最無法忘懷的,那最用盡全部去愛的人。

 

  田柾國下班在員工更衣櫃翻出一件之前忘在公司的黑色外套,身上短袖制服都沾上汽油味與泥濘只能用外套稍稍遮去氣味,稍早朴智旻發地址給他說約在外頭碰面,按照地址找到高級住宅區附近。冷風在尖刺他的雙手,像回到那天情人節的寒風等待。
 

  經過蛋糕店眼見冰櫃裡有藍莓乳酪,聯想到是智旻喜歡吃的其中一樣甜食也就順手買一個,如果能和平相處或許會好轉,扭轉這尷尬關係。冷冽天氣田柾國提著麵包店塑膠袋左等右等沒等到朴智旻的人,倒是先等來朴智旻來電。

  他說:「你上樓來,我走不開。」

 

  給了詳細的門牌號碼及樓層,交代在一樓報JIMIN名號就能上樓。連電梯按鈕的琥珀色都潔淨的剔透,與他殘留雜質的整齊指甲,與守衛對他上下打量的目光有了鮮明對比。按照朴智旻給的七樓位置出了電梯能聽到隱隱約約的打鬧歡笑。多好聽的開心,多幸福的玩樂。

 

  田柾國禮貌性按了電鈴,裡頭歡樂聲逐漸黯淡。

 

  再按遍電鈴,毛茸茸拖鞋吸附地面的摩擦聲往應門方向而來,門把解鎖響出俏皮節奏接著‘喀’一聲門扇開啟傳出不清楚的嬉鬧聲接湧而來是高速噴出,白色乾性粉末突如其來撲滿田柾國整個人,痠麻感立刻在他皮膚上進行肆虐,甚至因為受到驚嚇嘴裡吃進不少苦澀乾粉,兜轉玩遍生活的年輕人個個發出清淺驚呼。

 

  手肘互推的說:「靠,這誰……是誰說是Gillian來了……

 

  田柾國的世界停在僵硬。

 

  「有人叫外送嗎?」丟下滅火器的富有少年往裡頭問。絲毫沒犯錯訊號。男男女女紛紛搖頭,少年對上滿身狼狽的田柾國譏下嘲逐客令:「喂,你走錯地方了。」

 

  「別打擾興致啊,不相干的早點消失。」深處裡自然的白開水與煮沸的熱開水,難以忘懷的金泰亨。

 

  「對……」對不起,我來找智旻。

 

  田柾國想開口,嘴裡掉落不少乾粉,裡頭人看到嫌噁心的發出驚恐訊號。垃圾車遺落的惡臭垃圾,躲避都來不及。

  ‘碰’一聲阻絕往前的入門票。

 

  四肢僵硬,冷意從腳底竄上在他的腦袋嗡嗡作響,那個人手拿生鏽鐵鎚在他腦內胡亂打成糨糊。

 

  田柾國四肢不聽使喚的轉身下意識想往沒人發現的角落躲,手掌想擦去臉上白色乾粉越擦越模糊,模糊了視線目光,彩色的影像逐漸成疊影直線的濕潤在臉龐肌膚向下墜。找到通往緊急逃生的厚重門扇,姍姍來遲的「田柾國」沒讓他回頭,推開門急急忙忙往樓下去兩步併一步的逃避,他不想被人看到這副模樣,追在後頭的嬌小少年口裡說「呀停下」,最後田柾國在四樓接往三樓的階梯拌腳摔在地上,朴智旻上前想攙扶田柾國卻被力道隔絕開。

 

  朴智旻好看臉孔上的表情被田柾國身上的乾粉改變,視線轉到手掌上碎末乾粉,這才意識到無心的驚喜與有心的對待。

 

  「你怎麼搞的……

 

  田柾國吸吸鼻子,顧不得撞痛的小腿。「……是故意的吧,你說的話我都照做了,為什麼要這樣……

 

  無端被扣上帽子朴智旻也不高興了。

  「我叫你上來沒叫你按電鈴,誰准許你自作主張按電鈴?被整了你怪到我頭上來?」

 

  「手環我不要了,你自己丟掉。」

 

  「呀你這傢伙不講理啊?……

 

  乾粉掩埋不住的圓滾雙眸褐色瞳孔裡的怨懟,田柾國滿腹委屈:「不講理的到底是誰?」

 

  從頭到尾都不講理的人是誰?

 

  「還沒說你自我感覺良好以為能加入派對玩呢,你先找我開刀了,拿我跟你混為一談你也太看的起你自己。」

 

  田柾國紅著大眼不說話。

  良久僵持不下狀況田柾國先是歛眼,稍微的濃濃鼻音心平氣和道:「正因為沒辦法跟你混為一談,所以我們不是分手了嗎?」

 

  朴智旻呆了呆,這是指控,最嚴厲的淘氣指控。

  田柾國向來對自己是百依百順,對田柾國來說自己可是要捧在手心細細呵護的唯一,田柾國是個給第一條路絕不會自行開闢第二條路的懦弱男孩,隱忍著不哭出聲的無畏倔強。心裡浮躁。

  ──是最香甜的指責。田柾國正在指責自己對他的不夠愛,不可取的行為。

 

×

 

  急速降溫的關係是知道彼此聯絡號碼卻不會刻意多加往來。田柾國的生活經過幾次給朴智旻打發時間的逗著玩也算是步入正常軌道,玧其哥又說,朴智旻把他吸血吸的乾乾淨淨,一點都不剩了。掏心掏肺,從裡到外都掏的一乾二淨。

 

  談到往後,田柾國低頭用擦拭布擦玻璃杯,說自己的年紀,……是該為以後做打算,沒有偉大野望,想存筆錢單獨去旅遊,情況允許想買間自己的小房子遮風避雨。……如果再順利的話,想就個伴一起住簡單過個日子,不用太浪費的大富大貴,只求三餐溫飽。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會整頭栽下去付出,至少是他的真心誠意。

 

  閔玧其整理完擺列桌上的隔冰匙與吧叉匙,下迷藥般的喉間嗓音說:「我跟他分手了。」

 

  沒有意外的反應,距離閔玧其不到一步距離的田柾國小幅度點點頭,肩膀有意無意碰上。

  兩個人瀰漫眨眼間一瞬間的事情啊,田柾國轉頭大眼盯著閔玧其,放下手中器具兩人彼此依靠的輕輕相擁一起。閔玧其是那樣,擁抱田柾國啊。熱切的,不能控制的,失去理智的。

 

  充滿情愫的。

  瘋了。

 

  「上次跟你提起過的,我跟他分手後我們能試著交往看看。」

 

  他們這個圈子的,不正正都是這樣的嗎。有些悲哀的。同病相憐。藉由他人身上的溫度確認自己的確實存在。

  昨天清早閔玧其難得的陪田柾國走在冷清街道往早餐店走,鬧區的清晨突然落寞,想愛卻沒有愛的男人們正在人行徒步區尋找愛情與肉體纏綿機會,男人湊近他們張嘴濃濃惡臭問了「有沒有興趣3P」。拉著田柾國快步離開,閔玧其對田柾國說,我常在想我跟他們有沒有不同呢,是不是同樣住在陰溝裡永不見天日的老鼠呢。真心與性是不是能有等號。

 

  田柾國停擺的頭低低。「玧,玧其哥……

 

  「你想找個伴過日子,我想找個伴排遣一個人,互補了。」閔玧其嘴角溜出短暫笑意,「想在路上牽手,想對認識的朋友說‘有進行式交往的對象了’,想跟爸媽說男友叫閔玧其……這些我都會讓你做。」

 

  不知道怎麼著的,認清自己自以為是的「愛情」在別人眼裡都成了「可恩准特權」的稀有笑話。

  「謝謝玧其哥。」田柾國小小聲的說。

 

  「交往的話我同意你可以不用對我使用敬語。」

 

  田柾國有點驚喜,像得到糖果的孩子。整齊白齒從忐忑笑容中露出:「意思是說,可,可以喊玧其?」

 

  「當成是愛稱。」

 

  這個詞田柾國是第一次聽到,也是第一次能夠實際做到的準行為。一雙大眼睛染了情緒波動顯得明亮。關於「愛稱」。在BESICK打雜以來偶爾能聽到情侶間親暱愛稱,「阿妮」、「甜甜」這樣酥麻的可以卻幸福到不行的愛稱。以前的記憶模糊了整團,之後才知道「愛稱」是該被默許的互動行為,他回憶裡的朴智旻大多是「田柾國」、「呀你」,在床上心情好的話會施捨低語的「柾國」,總期盼朴智旻那心情好的施捨。

 

  「我、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的好……

 

  「你指哪方面?」

 

  「跟哥,我跟哥交往的話,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惹哥生氣。」

 

  「你現在就夠讓我生氣。」

 

  田柾國肩膀一縮,反射性又是著急的好幾句道歉:「對不起,哥,對不起,請你不要生我的氣,我會改進!」

 

  「……你都還沒愛上我呢,卻已經讓我這麼掛心了。」

 

  是互相吸引的目光,不是背道而馳的未來。我在對你笑啊,雙眼在說話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fanlin314
  • 西瓜,总觉得每次看到什么国旻的甜蜜的时候,就会看到你更新。就像我今早才刚看到夏日的两人,点进来就发现你更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23333。

    这次的小国一如既往的让人心疼,55555. 从小国的视角看来,每一次都是自己在不断的欺骗自己,在努力的说服自己,努力的想要给小旻更好的。但现实上小旻却没有当回事,虽然分手后有发觉小国在他心里面比他想象中有分量。唉,一个人的苦苦挣扎看的也很揪心。小国把自己妈妈给自己的手链都给小旻了,怎么小旻还没有懂。呜呜呜,或许以后小旻可以拿着这个手链再一次的和小国联系在一起?

    yk实在是太温柔了,呜呜呜,完全是用温柔来打消小国的忧虑,呜呜呜呜呜,我现在都想站糖果了。不管怎么样,小国都值得被温柔对待。

    哈哈哈哈又在你下面胡言乱语了,希望不要介意啊23333
  • 晚安 ;D 不知道為啥我用手機看你的留言你的名字是一長串數字(!?)
    我後來也有發現這個可怕巧合好像他們高調放閃時就更新了果然是國旻靈犀一點通(麻煩逗號
    這篇是凌晨突然被國旻炸的一乾二淨結果就順產惹 TTTTTTTTTTTTTT

    然後
    你絕對不是胡言亂語!!!!!!!!!! 完全不會介意我非常高興可以交流>q<
    謝謝你精闢的見解QQQQQQQQQ 頻率對上真是太好了QQQQQQQQ

    '每一次都是自己在不断的欺骗自己,在努力的说服自己'
    ↑↑這在現代常見的一種心理反應 裡面的小國也是這樣QQQQQ 因為大家心裡都會存在一點點某方面的軟弱QQ QQ
    確實在前面智旻只是在執行他自己認為的'交往'但其實到底是不是所謂的正常'交往'就很難說惹QQ
    身為一篇國旻文還是要好好執行下去的!!!!!!!!!!!!!!! 雖然在寫這篇的時候我真的苦苦掙扎很久一定要相信我(重點錯)
    手環是比較傳統常見梗(!?)後面可以期待的XDDDDDDDDDDDDDDDDDDDD(自己說)

    然後的然後
    SG!!!!!!! 描述部分就比較保守惹不然這節奏繼續加重可能會重點轉移XDDDDDDDDDDDDDDDD(結果下一篇自己啪啪自打臉)
    糖量裡面的小國是善良的好小孩QQQ 就像你說的'小国都值得被温柔对待'
    掙扎的時候想到小國是值得被溫柔對待就想讓SG對他好一點QQQQQQQQQQQQQQQQQQQ(搞錯了你

    西瓜田 於 2017/08/23 19:32 回覆

  • 花
  •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TTTT
    不要果糖OR糖果TTTTTTTT
    這是國旻啊QQQQQQQQQQQQQQQQQQQQQQ
    有預感是大BE了QQQQQQQQQQQQQQQ
  • 晚上好 >o<
    是國旻沒有錯我很堅信大國旻的雖然可能剩我堅信但我還是堅信不已!!!!!!!!!!!!!!!!!!!!!!!(說人話)
    BE預感太可怕了我沒有看到我不要聽TTTTTTTTTTT
    這篇新世界真是挖洞給自己跳我現在傷痕累累我需要躺平一年(最好是

    西瓜田 於 2017/08/23 19:35 回覆

  • Bearchia
  • 我贊成糖果糖@@
    討厭的朴智旻渣受
    我拒絕BE喔
  • 晚上好 XD
    孩子快回來啊快回到小淘氣小國跟壞壞Boy旻旻的懷抱中啊
    這個新世界永遠都張開雙臂歡迎你(說啥
    你們說的BE真是太可怕了不要嚇我TTTTTTTTTTTTTTTTTTTTT千萬不要成真TTTTTTTTTTTTTTT

    西瓜田 於 2017/08/23 19:36 回覆

  • 瑩瑩
  • 朋友介紹過來看,想留點感想……
    感覺JIMIN還有果兒性格有出入,現實哥哥很暖很照顧人,弟弟不會這麼軟……,這篇蠻重度OOC的,優點是經由你的文筆詮釋,我覺得劇情鋪陳很不錯,喜歡每句形容詞,形容心境有到味。
    拒絕糖果糖+1,這是國旻文,兩人配別人就是BE了
    希望別BE
    等待果兒絕地反攻或東山再起是我看下去的動力。
    相比之下比較喜歡30day,很期待更新。
    一點淺建,覺得不說出來不行,希望作者大大不要介意。
    加油
  • 晚安好>q<
    看到你的留言真的充滿感謝 >q< 也謝謝推廣的朋友!!!!!!!!!!!!!!
    真的不會介意 謝謝你的縝密見解,文章內容交流一直都是我非常歡迎的互動 也希望你不會介意糖量給你這樣的反轉感
    非常感激雖然糖量給你這樣的觀感但你依然願意看到(4) QQ QQ

    回到糖量
    糖量確實是篇嚴重OOC稱之為我的'新世界' 於我而言較少見且充滿粗暴寫法的文
    它不是建立在一個'善意'的人與人間交往 在不同溫層/環境所創造出來的差距
    因為是最喜歡的國旻 在架構這篇文有將人格出入列入考量......JM與JK都是善良溫暖/保有點孩子氣的類型

    同時在這個'我的認知中所認為的善良'同時與善惡分界線產生衝突 (無關JK/JM)
    而這裡邊強調JM的'心不在焉'與'掏不出真心'而造就觀看上的'分歧點'但想表達的並不是完全的'惡意' .....懷抱這個有點衝突的信念所以寫了這篇國旻文XDDDDDDDDDDDD(簡言之小國被虐的徹底(?)

    在以OOC觀點寫文的同時也會盡量保留原先該有的本質 聽起來像廢話了希望你看到這篇回應不會覺得煩躁QQ
    我自己會期待後面發展 希望不會再讓大家覺得很虐 虐國旻是我最難受的事 不~~~~~~~~~~~~~~~ ;_;

    換個氣氛(?)
    謝謝你將我的文筆列進優點中 雖然我自己整篇看下來似乎看不到該有的好文水準 ;_;
    它真的是國旻文的我堅信不移我不要看BE啊啊啊啊啊啊啊啊TTTT 結果這個洞都快把我自己埋惹

    最後的最後我看到惹重點我要畫重點
    謝謝你喜歡30 QQ QQ 我也很喜歡30 QQ QQ 30一直都有進度不過我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時機把它發出來(毛病很多)

    再次感謝你的見解QQQQQQ
    可以交流我非常高興,也非常榮幸

    西瓜田 於 2017/08/23 20:10 回覆

  • 璃奈
  • 嗨西瓜我來晚了qwqqqqqqqqqqqqqqq
    我還是喜歡甜甜的國旻拉嗚嗚嗚
    我是吵著ㄘ糖糖的孩紙
    嗚嗚我還是愛國旻比較多 不要果糖 也不要糖果 都不要的
    還有 這篇不准是BEㄛㄛㄛㄛㄛ
    如果是BE我就要和西瓜分手三秒哼哼
  • 晚安XDDDDDD
    沒關係永遠不嫌晚的!!!!!!!!!!!!!!!!!!!!!!!!!!!然後我也喜歡國旻甜文>p<
    不要激動莫激動不要說可怕的BE(?)XDDDDDDDDD繼續看下去就知道惹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希望我不會把大家得罪光光我真是個不負責任的人QpQ(被拖去打
    不要離開我QQQQQQQQQQQQ不要QQQQ不要離我而去QQ給你看惹QQQQQQQQQ

    西瓜田 於 2017/09/04 17: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