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飛咻,錫糖有,國旻置入有。萌的想獨立一篇國旻QQ

R18只有一點/內容慎/虐

  閔玧其常有種錯覺。介於真理與錯覺之間的迷戀。說金泰亨是怎麼樣個的人呢,是心地善良的男生?從不闖紅燈、會捐錢給弱勢族群、路人問路會幫忙指引、碰到熟識友人會友好打招呼,並且沒有任何不良嗜好。

 

  卻不會用「善良」去形容金泰亨。不能用單一「善良」去形容金泰亨這個人。以金泰亨難得能處的來的好友田氏來說確實差一段距離,如果田氏是善與直線,那麼金泰亨就是傲與夾彎。金泰亨興趣特別了,興致來了手機上網刷了張飛往Las Vegas機票與O Show入場票,花長途飛行時間換來視覺驚艷的秀對金泰亨來說值回票價,花行駛時間十分鐘的車程換來學生價的電影票對金泰亨來說不值得一提。

 

  也不過那麼一點的一次,金泰亨說在巴塞隆納的日子難熬。他們走進巷弄。閔玧其站在拱形彩色琉璃窗台往裡頭瞧,具有年代的磚瓦拼貼出黯淡光輝不曾退色的一段。溫柔目光凝聚的,他呆著,與金泰亨。那不曉得有幾個自己大的牆面斑駁保存學生藝術作品,加泰隆尼亞語與西班牙語鐵鑄標明標誌的徒步區,人多了啊……,金泰亨笑著說這地方扒手可多了去。啊,Font de Canaletes啊,他抵達前上網查相關知名景點。水泉路燈?哦,用「四盞燈」的粗糙形容,閔玧其說,跟四隻貓一樣呢。觀光客必去的團餐地方,導遊滔滔不絕四隻貓會讓你想再來西班牙。

 

  喂金泰亨,瞧不起觀光客啊。金泰亨細長眼眸沾上蜜香,是啊。不同的是玧其哥是第一。我心中的第一名啊。

  這遠不是善良,也不是良善。

 

  談起教堂景點了。跟金泰亨搭過一站一站是至到他錯以為荒涼冷清。這地方連個人團都見不著,是跟不上時代還是跟不上金泰亨,說好的「會讓你想再來」觀光客魔法失靈了,他的剎車失靈,對金泰亨的真理失靈,他自以為是的真理讓他窒息。金泰亨侃侃而談Colonia Guell不是最喜歡的地方環境啊,可是喜歡建築家,下站……,因為玧其哥來了嘛。墨鏡倒擱置在耳廓,描繪鮮豔色系的抽象刻在潔白衣領,金泰亨步伐慵懶兩手伸進長褲口袋哼著曲調,褲管露出潔白腳踝踏著褐色晶亮的皮鞋。好看到太過份的人。

 

  沉澱寧靜的風景。以為失去的道德觀一再提醒他剎車。

 

  「不喜歡嗎?看到公爵要敬禮!」金泰亨開起玩笑。

 

  閔玧其想金泰亨可真是入境隨俗?說難熬都是幌子騙他來的藉口理由。是生理與心理的難熬。

 

  黑色十字架啊。那拼貼馬賽的璀璨底色與不規則精神。不直線的夾彎,閔玧其似乎也懂了金泰亨帶他來探訪高第世界的用意,沒一處規則的起起伏伏堆砌石牆,金泰亨的世界不存在規則,震撼視覺的教堂中那不對稱的石柱導致他的無法停下腳步,一處又一處,紅磚所堆出的藝術抽象他理解的有限,能明白的太少。閔玧其那歪斜的愛情觀,倒影的天台空處接連不規則拱門狀眺望無際世界,眼裡洩密崇拜著高第所創造建築的金泰亨在自己眼裡太失控,喜歡的失控,愛的椎心刺骨。最寂寞冷清的。

 

  「這地方看的比我遠了啊。」雙眼刺了刺的,閔玧其盯著遠處。

 

  金泰亨兩手環抱閔玧其因生活顛倒而纖瘦的腰際,白天暖陽映在閔玧其白皙肌膚更添加迷人,金泰亨依附在閔玧其耳邊輕聲說「我想玧其哥了」。

  啊啊,讓閔玧其想到了與金泰亨在Las Vegas看的Zumanity,演員笑果的假性器甩在觀眾臉上哄堂大笑。他逗趣,泰亨啊生活過的很愜意?玧其哥臉上的比較好看。金泰亨開的黃腔也不輸台上。

 

  他們都一樣。貪戀相處所能得到的短暫愉悅,卻不曾想過奉獻全部的自己。

 

  當時大學一年級的金泰亨表現不算特別突兀,不過提起金泰亨倒是人人都知道他家世略為顯赫,整家子都出學霸就是有幾個教授等級都正常,校內排球賽給鄭號錫機會去帶低年級勇奪榮耀。首次跟金泰亨見面也不是多與眾不同的場景,就是金泰亨被排球砸到頭在旁邊休息,之後走向他問「學長手上的礦泉水能不能借我喝一口」然後沒原因對上眼。相處了幾次也就順其自然搞上。

 

  金泰亨不是個容許自己困在框架的人,三兩下打發家裡自我意識強烈的飛離首爾,在國外看了幾個秀玩過幾個地方開心了。該說是家裡縱容壞了,或是金泰亨傲慢慣了。

 

  「不回首爾?」

 

  「玧其哥是抱怨我當導遊當的不夠優秀了。」

 

  閔玧其嘲諷,「吃住、機票都有人出錢,我可找不到理由抱怨。」

 

  他們都不一樣。利用誰先開口用來測試彼此心意程度,彼此心目中對方佔據多少分量,得到語字間的服軟與低頭有股勝利慾。聽起來像幼稚園小孩互相較勁誰得到的好寶寶印章比較多,只是他們都早過了幼稚園畢業的年齡。金泰亨不回去。金泰亨回不去。他常想要是金泰亨能有點田氏的單純與黏人,那麼他們不需要走到以「衡量」來秤之間的平衡點,更甚至是能學朴氏暗喻的炫小男友。但「炫」這種行為似乎是自己從沒想過的「表現方式」,是孩子氣了,也是種憧憬。

 

  這是便宜到朴氏了不是?佔田氏便宜都能光明磊落。這是閔玧其想達成的關係不是?跟金泰亨可以上床,可以接吻,可以擁抱,不可以光明磊落。這是不同的對待不平不是?不能付出的太多,小心翼翼克制。

 

  感覺自己似乎不太值錢了。

 

  「要是玧其哥心裡可以再多裝一點我那就好了……

 

  「你‘多裝一點’的定義是?」

 

  「像是為了我跟號錫哥分手……

 

  「下輩子吧。」

 

  他知道自己惹毛金泰亨。他們一樣,都不一樣。鄭號錫才能給理想的歸屬感,那股最理想。閔玧其回不去。閔玧其不回去。

 

  金泰亨床榻上特別整理絲毫看不出粗暴對待與緊咬不放的停駐,他看著天花板五顏六色彩繪承受金泰亨猛力撞進與闖入,那粗暴不說情的闖進內心入口,感覺不到任何一點被溫柔體貼包圍的情愛。他被翻過身,被架起腿,肛穴被塞進奇異筆,嘴裡被塞進陰莖,他問金泰亨,我們剩下什麼呢。連眷戀都談不上。

 

  哈啊,哈啊。他還是達到高潮的,被射在臉上的。號錫從來不會這樣對他。

 

  「玧其哥臉上的比較好看。」

 

  很舒服啊。他知道自己是徹底惹毛金泰亨。鄭號錫傳訊息問他「出差順利嗎」附上了一主題是‘我喜歡你’的樂譜照片。他看著眼笑了會。好喜歡你啊,號錫。

 

  最後被丟包在機場倒是有點孤單了。往哪走比較好?走往這,走往那。

  鄭號錫那點的溫柔已經是他最後僅存所擁有。「記得泰亨也在巴塞隆納呢見面了嗎」、「如果不熟悉去找泰亨比較安全啊」。

 

  見面了,很安全。泰亨啊,分手吧,……不是的,他們的關係並不是分手。是到此結束。這場性愛不是終點,不是轉捩點,只是回到原點。自欺欺人的原點。

 

  順利抵達首爾,出了大門迎面而來是鄭號錫與朴氏。

  閔玧其瞇著眼打量朴氏,好同學朴氏的行為舉止令人不齒。拐個正高中三年級準備畢業的小男孩。拐的光明磊落,拐的正大光明。朴氏也不想想看都是大學畢業的社會人士年紀了,這麼嫩的照啃的下去,就算跟朴氏曾是「同班同學」也不能饒恕。

 

  饒恕?於他而言跟金泰亨是不是該被譴責?

 

  「搭這麼久的飛機一定很累吧,出差總是比較辛苦。」鄭號錫笑著接過行李。

 

  「我們玧其肯定累壞了。」朴氏笑眼直線。

 

  鄭號錫率先往停車場開車要閔玧其與朴氏先在大廳吹涼涼,十分鐘後外頭等,不至於被烈陽曬的頭暈。前腳離開,閔玧其面容不改滑著手機輕聲提醒朴氏顧好自己的嘴。朴氏笑的可無辜,回嘴沒玧其這麼好的本事,自己光一個小男友都快應付不來了。

 

  閔玧其沒察覺到手機螢幕已經完全暗下。不曾有人教他面對恐懼全面席捲而來時如何在幾秒內消化殆盡,燃燒不完全的人生失去呼吸斷續不順,氣息掙扎爭先恐後妄想從體內順利呼出。以及凋零速度過快的逝去。

  是那最壓抑還有最深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earchia
  • 好黑暗好討厭我好喜歡
    精神沒出軌肉體出軌
    我愛你ˋˇˊ
    最好是帶著我一起出軌~
    我是閔玧其的精神(三小
  • 晚安XD
    寫完這篇後發現有點力不從心寫的不太好Q_Q(可能是習慣篇幅拉長單篇完結有點不適應)
    我有發現居然是出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不不我這是闔家可欣賞的普遍級不可以這樣啊啊啊啊(誰寫的
    我也喜歡你嘿嘿嘿XDDDDDDDDDDDDDDDD你的回應都好可愛喔XDDDDDDDDDDDDDDDD
    但我很專情請你一起來愛國旻!!!!!!!!!!!!!!!!!!!!!!!!!!!!!!!!!!!!!!!

    西瓜田 於 2017/09/04 17: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