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緣最寬闊最受歡迎的朴智旻。細腕上的錶又換了支,腳上的休閒鞋也換了雙。金泰亨好笑問,錶不喜歡?啊啦──看不出來你喜歡戴串珠手環啊,平時不是銀飾比較多?看起來舊了點,便宜了點。細長眸子打轉繞視串珠手環,細長手指撫著排在名貴手錶下的串珠手環。那深似鴻溝的礙障方式也不是常見的彼此拆帳方式。得了吧,朴智旻收回手拆開錶帶,明明到達不耐煩表情卻依然是金泰亨最欣賞的別有韻味。

 

  「你跟Ruka起衝突我很難收拾啊。」金泰亨兩腿交疊抬放在玻璃桌。口氣與情緒相反的平靜敘說。

 

  Gillian慶生派對站在吧台遠遠見證門口小插曲,派對進行中圖個摸清彼此底細進而獲得索求。見朴智旻現身倒先發一頓不小脾氣出手沒在客氣緊扯Ruka染的發亮的金髮往地上砸,在所有人反應過來前踏著紅檜木色皮鞋踩上Ruka太陽穴細細使力踩的緊越發讓人痛的椎心刺骨。趨近殺人的紅眼。是兇殺現場。所有人都是兇手。沒有一個人是無辜者。朴智旻清楚,自己不是那個最無辜的人,自己是那個局外人,跟田柾國都是局外人。其他手忙腳亂分開兩個人,好歹Ruka家中大老還是搞錢滾錢起家的,怎麼樣都算是個富家公子哥,哪禁的起朴智旻此番羞辱,手扶著抽痛的太陽穴及發暈的大腦揚言給朴智旻好看。

 

  就是那種場景吧。Ruka在家中產業當高階主管能以一口流利外語進行對話,進行季會議身影投射在白色布幕,他的西裝端正,領帶是新款,手錶是天價標回。手掌拿著銳利文件夾塑角向類似「田柾國那種人」的臉上砸去,他說,你們這些低下階層的人只能看著我們這些金字塔頂端的人哈腰舔鞋。這是你我的差距。用力砸,使力砸,砸個不成人樣。額頭流血了。正著想,倒著想,站在旁邊戰戰兢兢說,對不起,我下次會做好。可是對不起不夠,遠遠不夠。我可不是晚上吃超商微波食品的平凡百姓,我是晚上在高級酒店渡過愉快晚餐時間的上流人士。然後參加派對繼續當金字塔頂端之首群眾,底下你們這些低層勞工是觀眾。

 

  看著我們表演吧。一遍又一遍的美好表演。離的有多遠,眼淚就有多深,空虛就有多深。

 

  朴智旻對金泰亨的話不以為然。大腦閃過要Ruka再刁難田柾國要如何讓Ruka小命難保及身首異處的方法。

 

  突然沒了興致,邊間設計照近日光率的風景窗連接角度傾斜天花窗,金黃色夜景可完整收入眼底,加大的名貴雙人床,伸手可觸碰的電子系統與清淡繪出暖色系的高雅科技感設計,啊,建築外觀設計是他們共通認識的人啊。寬大的四周擺設顯的陌生。不是第一次見到昂貴酒店的鄉下俗,朴智旻反而消化不良。從前田柾國那死窮酸除領薪那幾天能找好點的商旅外,其餘都在路邊會有的霓虹燈指示方向招牌那種旅館。

 

  人總是能習慣的動物,他嫌棄幾次,田柾國怕他生氣的下回就立刻換家,換來換去都一樣,浴室乾溼不分離,廉價且大眾化的洗漱用品品牌。之後乾脆算了,醉翁之意總是不在酒。在田柾國身上獲得的快感,雖然有點流連忘返。

 

  「無聊,懶的理你。」

 

  朴智旻扣上襯衫最上頭那顆鈕扣得到金泰亨嘲弄說,看起來挺禁慾啊,確定今晚不留下?關門聲拒絕金泰亨。

 

  離開後朴智旻在路上閒晃。也並不是無所謂。施捨給田柾國的那一點點溫柔同情心在他眼裡跟將垃圾確實丟進垃圾桶一樣普遍,實際得到的感情獲利呈現飽和的太鮮豔,覺得跟田柾國該到了盡頭同時跟金泰亨的彼此慰藉。金泰亨給的自由比起田柾國某種程度上的感情束縛還讓他輕鬆。

 

  意識到週末是田柾國生日,於情於理似乎該說句「生日快樂」吧。朴智旻掏出手機在聯絡人翻過一遍想起來田柾國早把以前的手機號碼停掉了,返回到通話紀錄裡滑到最底看到那串陌生號碼。都是田柾國沒由來的發脾氣,自己不過是受害者,都是田柾國沒緣故的的有錯在先,自己不過是接受不能。去年這時候田柾國像個傻子興高采烈的,沒有經過他同意的,沒有考慮他行程的,拿兩張遊樂園門票給他逕自想慶祝生日。

 

  當時田柾國支支吾吾說找了自家哥哥一起去,應該不會被人發現那時候他發現了,自己那「一點點的溫柔」對田柾國來說是「唯一」而不是「重要」。

 

  田柾國著急見他面無表情又解釋沒有跟哥哥說交往的事,只說彼此是好同學。

 

  聽起來遜到家的說謊。田柾國是不擅長說謊的人,但在他的要求下將「撒謊的隱瞞」做到及格分數,充滿漏洞的滑稽模樣很舒壓。他問田柾國生日想做什麼?要做愛嗎?田柾國縮著脖子說不是的,只是想跟智旻一起過而已,一起玩也好,一起發呆也行,只是想一起過。哦,朴智旻當下懂了,田柾國是誤闖糖果屋貪心的小男孩,光在床上不夠,連平常都想要占為己有,自以為是的愛情高手。頓時排斥的不滿湧然而來。

 

  沒有被BESICK列為黑名單。BESICK的圍事保安對鬧事敏感源特別注重,即便是常客仍然不給通融,背後老闆挺有力吧。懷念起田柾國那自以為是的善良與畏縮。

 

  他沒在吧台或是包廂區看到田柾國,沒看到多管閒事的閔玧其。從側門出去看到距離他不遠的看到田柾國在垃圾回收區正彎腰將垃圾袋綁上結,一旁的閔玧其推著小型推車將其他回收空瓶推到回收區,背影看起來跟垃圾區很相配。他可是記得週末是田柾國的生日,光是這點田柾國就該感激涕零的頻頻感謝他,他不是趾高氣昂,是剛好理所當然。

 

  「啊,你想看什麼?」閔玧其催眠聲一響起,朴智旻像心虛的側了身藏在牆角。頭一次像小偷一樣。

 

  田柾國轉頭,兩個眼睛大大的凝望黑暗中的月光。「我,我不挑。」

 

  「這樣啊,……」閔玧其開手機連上網頁,一邊的田柾國探近兩個人頭靠頭看手機螢幕。「看午場吧,看完後我們去逛逛給你買幾件衣服。晚上替你慶生。」

 

  「不……不用了,我衣服夠穿……

 

  「先讓你預支戀人的一點心意,可以慢慢習慣。」

 

  說到心坎裡面的,田柾國口乾舌燥的覺得似乎有能馬上吻閔玧其的催情劑。他的青澀與害羞來的遲到太久,在與朴智旻一起的時光被磨的不留情面無情開除。

 

  一面點點頭的說玧其哥要看什麼都好,自己可以付電影票的錢。哦,知道大人的樣子該是哪種呢?閔玧其淡然的體貼笑著問。眼裡盡是說不完的柔情。田柾國對閔玧其是學習彼此著想的好學生,他很願意全心的喜歡一個人,很願意全意的對一個人好,賣力的努力的,希望對方對他也可以有那麼一點點的喜歡。不是只有那一點點的慘澹溫柔,他也知道的,這一點點的溫柔是被同情的證明,那個胡攪蠻纏的反而是在說他。

 

  那個沒有偷東西的自己,那個沒有人喜歡的自己。想好好保存那一點點僅存有的好。

  柾國啊,柾國啊,……這樣的溫和喊他。

 

  「約你生日那天見面。」

 

  田柾國點點頭模樣很乖巧,得了個玧其哥的熱切擁抱。他被玧其哥嘲笑被丟在遊樂園門口一整天也不知道該發頓脾氣嗎?至少討個精神賠償。沒有的,哥哥還從園裡買了熱狗堡跟可樂出來給我吃。田柾國這樣說。有夜間星光票的,也買了三張,雖然沒用掉很可惜。閔玧其輕聲笑笑,電影票我只買兩張,不許你找哥哥來,有我這個哥夠你受了。

 

  田柾國擁著閔玧其,炯炯有神大眼睛笑的彎彎跟參加朝會有朝氣的好孩子一樣。

  得到一百分迫不及待地想跟人分享的乖小孩,「我想,想跟哥哥說我們的事。」

 

  在田柾國回答之前內場人員朝他們喊了聲:「呀玧其,進來支援。……下班後要摟摟抱抱隨便你們,先進來。」

 

  留了田柾國笑容藏不住的整理地上酒瓶,一瓶一瓶放進紙格子裡,小時候喜歡在公園跟小孩們玩跳格子,回家幫爸爸跟隔壁鄰居整理酒瓶可以得到零用錢,媽媽說任何事都是積少成多積沙成塔的道理,對待一個人時好好的認真經營,往後有一天能得到的會比塔還高還遠。他深信不疑,想著媽媽說的是對的。

 

  「你們打的火熱啊。」

 

  一聽到聲音田柾國不疑有他站了起來轉身看到朴智旻,臉上的開心消失無蹤被驚慌取代之,怕自己又做錯什麼讓人產生反感的行為,腦內快速複習先前日子是不是出了紕漏可是沒有,沒人知道田柾國跟朴智旻偷偷交往,偷偷談戀愛。看到田柾國這種兩面式轉變朴智旻滋味自然差的不屑,跟閔玧其那種貨色比較更是不屑。什麼鍋配什麼蓋。

 

  「還沒恭喜你啊,交到‘第一個男朋友’。」比起第一次的直白質問,朴智旻這次的賀喜更讓田柾國毛骨悚然。「上次你說你跟你親愛的玧其哥是同事,不到一個月升級成‘男朋友’,進度可真快,國家很需要你這種人才呢。」

 

  田柾國沒忘上回在高級住宅區狠狠被當面玩弄的經驗,至此對朴智旻三個字退避三舍,想退到人生結束都不想再跟這個人有瓜葛,連和好都不想了。連媽媽給的東西都能不要,只想要安穩的把日子過充實,好好的規劃存錢跟完成小小理想。隨後眼神瞥到朴智旻細腕上的串珠手環,察覺到注意的朴智旻有意無意炫了炫細腕,接著田柾國頭低低的逃避朴智旻投射來而那太銳利的眼光,黑暗中朴智旻那頭襯托白皮膚的奶金色髮型在閃閃發光,總是那麼耀眼的在班上笑著,迷人笑眼成拋物線直直的拋進他眼裡。還沒正式爭執他已經先讓步。

 

  「你來有什麼事嗎?」田柾國小小聲問。知道自己玩不起,玩不過朴智旻,從來都不敢正面跟朴智旻起衝突。再多的著想在朴智旻眼裡都是微不足道,隨手可得的回收傳單。

 

  過去田柾國那縮角落被任意宰割的小黑貓模樣想的朴智旻心癢癢,被自己任意宰割,心中就一陣揮之不去的暢快。

 

  「聽到你玧其哥要帶你看電影啊,真浪漫。要不要我替你訂一束花讓你表現表現?」

 

  田柾國抬起頭像是不畏懼像是不畏光對上朴智旻的冷嘲熱諷,對朴智旻來說田柾國任人宰割,但對田柾國來說閔玧其不是朴智旻能任意宰割的人。

  「那是,那是我跟玧其哥的事。你已經有戀、戀人了,不應該再來這裡找我說話。」

 

  「哦,學會往臉上貼金了啊,國家確實需要你這種人才。」

 

  聽起來一向的不慍不火。

  朴智旻知道田柾國正在用不及格的方式逐漸疏遠他。他在派對上替自己倒了杯透明開水,漂浮在開水上的融解冰塊相碰一起吸住,一口吃掉,兩口吃掉,想當什麼呢,想當貓呢,想占為己有呢。田柾國也不回嘴了,最終只是讓步地彎腰粗略將地上酒瓶擺好,轉身要離開有朴智旻的地方。

 

  「呀你想去哪?」朴智旻一把箝制田柾國手腕,「話都沒說完。」

 

  田柾國嘴裡說了請不要碰我。動作保守的小幅度甩了甩,朴智旻看了覺得好笑。田柾國開口:「……我沒有話要跟你說……你想對我說的只有離你遠一點,在別人面前假裝不認識。我對你來說只是個被需要,不是你的所需要。」

 

  「啊,你長牙了呢,學會伶牙俐齒了啊。」

 

  「我跟玧其哥很好,請你不要碰我,我不想被玧其哥誤會。」

 

  「看來是我誤會你啊,原來你真的不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白癡?知道這樣會構成誤會的因素啊。怎麼,是想指責我對你不夠愛?」

 

  田柾國玩不過朴智旻的文字遊戲,也不打算再當朴智旻的所有需要。他現在很好,有工作,有收入,能存錢,能天馬行空,能保有一點被愛的資格。

 

  晚上他跟哥哥兩人一起從遊樂園回家路上,他敲入「柾國啊,生日快樂」在與朴智旻的對話,田柾國不知道是對自己說還是對朴智旻說──又或是假裝是智旻姍姍來遲的生日祝福呢。有點窮酸的。

  朴智旻在半夜回了簡訊,說是睡過頭。他小心翼翼回,知道了。朴智旻反傳回「知道什麼?」,田柾國不知道了,他不知道這是不是不在乎,這是不是智旻太忙沒時間,這是不是代表生日其實不是了不起的大日子,只有他認為是「了不起的日子」。

 

  他知道的很少,不知道的很多;看到的朴智旻很少,看不到的朴智旻很多。

 

  「我現在已經不需要你愛我了,玧其,玧其哥會愛我。」

 

  地面潮濕柏油及小石混雜泥沙交融在小小水窪,濺起泥水悄悄混進朴智旻米色休閒鞋布料表面,沾了灰黑沾了汙水在純潔米白暈染按照中心軸擴散,他的新鞋,他的真心,一點,一圈,朴智旻任性的不放手,在這個不甘寂寞的不放之下。

 

  田柾國說請放開。一點都不適合,一點都不正當。朴智旻瞇起眼盯著橙黃路燈下不能冷靜的田柾國,互相拉扯,反覆的放跟不放,唇角勾了勾衎然般順著反力的抽回手身體失去重心往地面摔去,他的鞋底不止滑,眼睛睜大的田柾國錯過的手掌。摔撞的聲音,朴智旻摔的不輕,露在袖口外的白皙右手擦撞潮濕柏油,了無多少的肌肉痛覺激烈,緩和的溫熱肌膚破裂轉為刺熱的濕潤傷口,暗紅血液在水漥混色成了幅不入眼失敗作品。他扭曲,田柾國該陪他,他出軌,田柾國該原諒他。耐不住的痛覺蔓延侵蝕神經與衣服濕的半透。

 

  爬不起來。田柾國慌的上前卻不知道該從哪裡扶起朴智旻,聽覺告訴他朴智旻這一摔可矜貴了,瞬間的冷汗與頭皮發麻。

 

  「智旻,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我,真的對不起,」田柾國動作不敢太粗魯的,一面頻頻道歉。「是不是很痛?爬的起來嗎?」

 

  手很痛。朴智旻細皮嫩肉的,表情稱不上好看,頭髮稱的上凌亂,模樣能稱之狼狽。傷口猙獰的藏匿黑暗。他覺得自己死纏爛打的嫉妒閔玧其。關在柵欄裡的那頭怪物隨時都能衝破防線,不是怪物,是怪物。田柾國該無條件不求回報的愛他,不是要求他反過頭來反省那些不夠愛。破裂的傷口黏著泥沙塵土那空氣中抓不住的灰塵粒子,刺痛的火辣磨破表皮。

 

  「智旻?智旻?」

 

  「不是說我不夠愛你?你進去,我自己會爬起來。」朴智旻縮了縮身體維持傷口提醒般地刺麻,膝蓋曲起的在水漥。不在乎頭髮正在經歷泥沙沖刷洗禮,身上的昂貴衣服髒成不分新舊。兩眼失去平時光彩的聚焦困難盯著田柾國。

 

  「這怎麼可以?我帶你去醫院擦藥,你先起來!」

 

  「我準你進去跟閔玧其分手。你跟他分手我會跟你去醫院。」

 

  田柾國停頓了。

 

  「不打算分手你就離遠點。」

 

  良久的。

  田柾國幾乎是聲音顫抖艱困吐出:「……你為什麼要這樣?……明明不喜歡我……這是不公平的……

 

  「你就喜歡閔玧其比喜歡我多了?不公平的人是誰?」

 

  「你為什麼要這麼不講理?我送你的手環你明明不喜歡可是你卻不還我!……

 

  朴智旻蹭了蹭髒水似乎想從中得到溫度的,知道田柾國的樣子沒比他好過。

 

  「想去遊樂園玩,想陪你過生日,」朴智旻說話像是今天天氣很好,「上次我睡過頭了,這次你來我家過夜順便叫我起來。我看你什麼都不知道,還說知道。」

 

  「我不會聽你亂說話,你知道我會把你的話當真,所以我這次、這次不會當真,我已經跟玧其哥有約了。我要去看電影……

 

  「你抱我,我爬不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fanlin314
  • 早安呀~~~西瓜
    一早上打开就看见你更新了,呜呜呜呜,终于等到了。
    这两个人真的是看的太揪心了,糖量里面的小国总是让我想起小国小时候和未成年国的样子。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小旻,唉,小其和小旻对待小国的态度真的是好不一样,呜呜呜。
    不过小旻也是知道小国在自己心中的分量了,但还是很嘴硬的不承认。唉,也是不会有人在受过伤害之后再毫无顾虑的靠近他。呜呜呜,希望小旻快快认清自己的心,好好治愈一下小国。不过是不是这样“傲娇”一点的旻旻也是小国喜欢他的一个点哈哈哈哈

    对了,上一篇论坛体也是好好笑,很有意思,道歉的基本是裸体围裙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啦,大爆笑!你怎么这么有梗

    还有那篇r18 的jm蝈蝈快来抓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很期待哦。

    还有就是,我看到你在p站说的话了,你说怕我看不懂注音,还特定的再标注了一下,嘤嘤嘤,太贴心了!怎么这么温柔,我很感谢你,真的。能为了我特意标注了再写一下,真的太温柔了,那个中国乡亲应该是指我把,我没有领错情吧,如果错了的话,麻烦忽略我(捂脸逃走)

    对了,还有(怎么还有“还有”!?)抱歉,我碎碎念很多,我想问你很久了,你怎么会每次都拿还珠格格还有尔康当封面,你是觉得特别有趣嘛?哈哈哈哈哈哈哈23333不知道你有看过咩?感觉你年龄也是很小,可能会没有看过。

    还有就是,结束啦~~没有了,结束撒花~
    哎呀,对了,看见你在p站说终于要去bts only啦,恭喜恭喜啦,希望你玩的开心,不过你在上面说的流程也是笑死我,不过你不用担心,肯定会有很多人来找你玩的,好好的享受一下,话说巨星缇娜真的会来跳舞嘛23333333
  • 哇啊啊早安看到你我都很興奮(?)XDDDDDDDDDDDD

    ><我在更這篇會一直想到你說的'小國值得被溫柔對待'
    是真的正確的因為人設上是這麼善良的QQQQQQQQ 在掙扎中更新(啥)
    加上要寫完惹本來就沒打算要歹戲拖棚 雖然本來是預定3篇?內要完結XDDDDDDDDD(希望不會再自打臉)
    後面的死纏爛打(?)智旻我自己蠻喜歡/自私的愛情不過是這樣不講理XD
    至少下一回更新可以不用再燒腦 以近乎自殘的方式絕食五小時更新! 下一回真的甜文惹我hen期待超級期待

    早上看完四期翻譯
    再次深深的覺得沒有人比他們更適合24小時黏在一起....................

    然後
    上上篇(?)N年前在度吧先看到
    去查發現它居然有專有名詞XDDDDD叫論壇體XDDDD 後來寫一寫忘記發XDDDDDDDDDDDDDD還好找回來 ;_;
    畢竟pjm真的惹jjk小可愛生氣一定要全裸QQQQQQ才叫誠意QQQQQQjjk最喜歡QQ

    上篇(?)太可怕啦裡面只有我吃鳳梨酥的進度 容我先更完立刻開>q<
    那個訪談真的...........萌..........................我真的........哭倒在廁所...............
    田柾國...............上班不能這樣撒嬌......................哥哥們都尷尬了..............

    *
    我真的是P孩!!!!!!!!!!哈哈哈哈哈哈我剛從高中地獄被放出來的!!!!!!!!!!!!(感覺你是姐姐?XD)

    然然後 爾康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好像有被問過幾次
    一開始我不知道他叫爾康(?)是上網搜圖看到他的圖存惹幾張才知道他是爾康(但先知道他叫張杰?還周杰吧......之後知道爾康)
    後來不夠用(?)開始自己截 為了不錯過好圖把三部+新的都看惹!!!!!!!!!!可是新舊爾康都很噁我真的太猶豫惹!!!!!! 那個噁我無法分辨誰是最噁....
    瓊瑤姐姐的台詞真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趴在電腦前的(各種瓊瑤式)
    人設太有趣惹
    皇阿瑪!!!!!!!!我看到最多的台詞應該就是皇阿瑪!!!!!你動不動就要砍人頭....(皇阿瑪到底招誰惹誰????) 然後他們就開始逃亡.........
    ps.1+2+新還珠的令妃我覺得都很漂亮><

    嘿嘿plurk是的TTT 沒有領錯情的TTTTTTTTTTTTTTTTTT
    如果有跟我說一下我會注意發言盡量避免注音文>< 不然可能看的很累>< 因為連我自己有時候都看不懂我在說啥(尼瑪XDDDDDDDDDDDDD)
    就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btsonly我呈現惹癡呆狀態有在想要不要把糖量做成小料的問號XDDDDDDDDDDDDDDD 放個番外之類.... (一個敷衍的狀態)
    也不曉得要怎麼弄比較好
    巨星是會舞動但他書法寫的很好 可能寫書法會比較有人想看吧...............我亂猜的........
    不然我當天只好自己帶便當進去吃午餐惹(到底為何要擺攤吃便當

    西瓜田 於 2017/09/06 13:29 回覆

  • 悄悄話
  • Bearchia
  • 我好喜歡這樣傲嬌的又病嬌的朴智旻
    感覺以後被訓化會很可愛
    好啦我投國旻一票哈哈哈
    我目前眼睛上戴著這次'Serendipity'智旻的愛爾康隱形眼鏡
    很美啊QAQ

    然後感覺C瓜真的很DIU
    可以把可愛的MIN寫成這樣
  • 午安 :D
    謝謝你喜歡 可是我真的沒有DIU的(?????????????)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糖量是我的新世界>p<想嘗試很多寫法雖然能力不太夠
    但自己寫一寫覺得糖量的pjm很可愛XDDDDDDDDDDDDDD可愛可愛的XD

    是說居然是同款!!!!!
    那款我覺得超好看的啊啊啊啊啊QAAQQQ

    西瓜田 於 2017/09/10 12: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