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略激R18/文長/知識略不足請自動略/參考美劇(感謝踢那小姐與呆丸網站提供)

  ──漆黑中紅色光芒繞著消防車打轉連同媒體業連線車在短時間內聚集歐式高級公寓前。

  各位觀眾晚安,記者目前位於江南清潭洞,知名藝人傍晚揚言輕生遭民眾向外求救。高調卻注重隱私的富豪聚集地,非高調而為炫的土豪聚集圈。

 

  JIMIN PARK 朴智旻

  不是耳熟能詳的大公司出道藝人卻是時尚領域雜誌封面常客,出道未滿兩年成為各家品牌代言人前三考量人選,在當紅戲劇客串梅大雨中撐著傘的扭曲單戀者而嶄露頭角打遍知名度,從半年前開始涉及品牌創立及合作。屢屢傳出在記者會中嚴重遲到、擺出姿態給娛樂記者臉色看、回答問題隨興照心情而定,卻不見公司出面正式駁斥傳聞,如本人的性格連同公司說明搞以「不會給予任何掌聲」幾字帶過。就算遊走在負面鋼索仍舊不減本身魅力。

 

  每回推出的平面作品所展露的妖惑眼神及CF展現肢體現代語言,柔軟身段似水質艷縹緲的超然傲氣。

  提到以優越現代舞表現第一名進了知名高中,而後成為演藝圈一部份自然有些阻斷。新聞迴響中常能看到粉絲以‘Fairy’稱呼朴智旻。

 

  都成了公司的搖錢樹自然不需要再擺出謙和態度,那可不是自己。現階段公司再簽的新人了不起沾沾朴智旻的光能擠進三線,舉無輕重根本產生不了他一場站台所能帶來的大量關注度。朴智旻高挺鼻樑上的墨鏡是這周時尚秀才正要發表的款式。玩時尚吧,被時尚玩吧,都需要公司鋪後路。在公司派給的保母車朴智旻降下車窗略垂下頭迷人單眼皮眼眸盯著外頭幾秒收回視線,酌飲手上的知名咖啡其一系列──綿密白色奶泡藏著淡香薰衣草。嚐了口後眉頭挑了下隨後將手裡紙杯往副駕駛座的經紀人甩去,紙蓋與紙杯分離裡頭香醇液體潑上金泰亨的頭髮與T恤發生的措手不及,紙杯砸在金泰亨肩膀沒了重心力滾落。

 

  「誰允許你買臭溝水讓我喝?你等著,我會直接向公司反應。」朴智旻兩手環胸,對被搞的濕淋淋前座深感毫無錯誤。

 

  發脾氣無可厚非。司機與金泰亨同有默契的翻出衛生紙擦拭椅子及自身衣服、髮梢。熱咖啡。朴智旻語調奶腔奶氣說要喝的冰蜜柚紅茶,誰准你們這些飯桶亂買?

 

  好無聊啊。朴智旻向後倚靠牛皮座椅。

 

  摘下墨鏡用手鏡照了照自身面貌,身為公眾人物表面打理是最重要的工作。空靈圓形墜著細長鍊是早上出門上工前從透明整抽屜精心挑選,在鏡子前比對幾副看著這對順眼舒適,兩邊長短有別更顯特色。開了手機內鏡頭對著自己髮上清艷奶油色的髮色閃閃動人,經由造型團隊打理過少不了被稱讚耳上耳環好看。

 

  當然好看,他挑的哪能不好看。開了錄影模式螢幕顯露他牛奶皮膚般清瘦臉龐的秀氣眉梢直線向下的尖巧下巴,在髮色的裝飾脫俗的不像人間凡物。他小幅度擺了頭讓耳環入境,轉回正面比出勝利手勢與wink收尾。短短五秒影片自己反覆看過幾遍覺得粉絲肯定會喜歡,當然會喜歡。傳上社群當然會得到更多喜歡。

 

  全世界的人當然都該喜歡自己。喜歡他的人很多,他有絕對的選擇權,不是每個想追求他的人他都會輕易答應。身價可是指標性重點。

  這麼當然。

 

  公司安排的行程是與合作方品牌執行公關的飯局,看膩的正裝與吃膩的菜色。養成朴智旻輕蔑他人的習性在飯局上呈現捉摸不住的表情,看的對方心裡需要有朴智旻的特效藥止癢。話題從雙方合作代言逐漸到固定陪吃飯其餘服務可另外加價,朴智旻挑了挑眉間,一旁的金泰亨與鄭姓助理連忙委婉打斷,讓話題回歸軌道誠心懇談合作細節。朴智旻吃了一小口剛端上適時火候精心香烤過的鮮嫩牛肉,膩味擱下刀叉到了該離開飯局的時候,噁心的要命。他的身分不是一般小模也不是需要穿少量布料搏存在的四五線小藝人。

 

  雙方談的愉快,代言價碼超乎預定漂亮定下,全因為對方擺明喜歡朴智旻這類型。蛇一樣細膩皮膚與隨時會逃脫的滑膩性子。

 

  後面參加新品牌旗艦店剪綵行程,在媒體前露面朴智旻那拿手的笑咪誘惑雙眼,開心似笑出整口整齊白牙,經由加入自己想法穿搭的輒花襯衫與其他昂貴銀飾配件搭配,真實的行動畫報。新聞出爐前殺死太多連續快門聲飽含崇拜的眾人目光,以及即將公佈造成轟動的新聞與時下趨勢PJM。

 

  同台女藝人私下與朴智旻小聊幾句,說的是朴智旻本身光彩都比女人奪目,還好他們沒有喜歡同個男人。這行待的久把世俗忘的差不多,朴智旻嗤之以鼻對雌性生物產生憐憫……居然把自己拿來比較,女人未免抬高身價的讓人作嘔。看在這剪綵給自己進帳不少可說是能選擇釋然不少。

 

  ──對峙不下。

  上了年紀的總管理拿出談判專家式柔性勸導。這混水驚動高階管理層。拿著喇叭型擴音器對方說:「先生,請想想你身後有的家人與支持者,請不要做出讓眾人慘痛的決定。」

 

  紅色光芒在一片奢糜環境中閃爍。朴智旻身上寬鬆襯衫解開兩扣,亮色髮色在夜風中吹拂及兩手撐在後坐著,兩條纖瘦小腿踩不到地的搖晃。夜風刺進他的眼,社群上說的是討厭朴智旻,一直以來都受不了朴智旻的品味,自以為是時尚的什麼人了,看起來跟普通娘娘腔差不多。妖精?指的是專門給男人口交吞精嗎?時下熱門‘朴智旻是雙性人’

 

  這不可能,這不對,自己是受大家歡迎的人,沒人會討厭他。

 

  救援隊陸續到達現場圍觀太多路人紛紛拿出手機拍攝,連同公司最高社長與經紀人都急的胡言亂語,金泰亨著急的眼都紅了,要是智旻活不下去自己也不苟活。

 

  其中一輛抵達剛從副駕駛座下車的高挑小隊長就有其他隊員上前報備狀況,大致上是總指揮正嘗試談判已經聯絡朴智旻在釜山的家人,談判決裂會以家人親情喊話試圖讓朴智旻打消輕生念頭。

 

  田柾國略嫌悶熱解開上身灰黑制服風衣應解而落,長期執行任務伴隨清洗多次的貼身淺灰背心露出兩肩那精壯臂膀,訓練有素藏匿衣下無一絲累贅的勁瘦腰桿腹肌,不鬆懈的將鍛鍊身體當成日常磨練厚實胸膛連灰色背心都藏匿不了多少,此時背心都略顯的小件突然壯碩健美身材,下身灰黑色長褲包覆有力大腿肌與臉上有些不搭的大眼薄唇成反比。

 

  從學生時代就以消防隊為目標的精進,以年輕資歷剛升上小隊長的田柾國熱忱正氣凜然直勤態度受總指揮金碩珍青睞,破格以優秀隊員升上救援小隊長一職。從救麻雀到處理火災意外都是竭盡全力的執行,看著民眾獲救相互擁抱畫面他的內心激昂與澎湃從中得到榮譽感,保衛家園為國家多一分安寧是他們的職責所在。

 

  田柾國不是第一次處理跳樓救援,但是第一次處理大眾人物輕生救援。大眾人物一樣是善良市民,他有義務拯救每個受影響需要救援的人。

  大眾人物身分是有點棘手。

 

  田柾國自動上前與金碩珍會合,年過五十的金碩珍仍是那副迷倒眾生的瀟灑,對年輕的知名大眾人物鬧跳樓的行為不以為足以構成「恐懼」的影響,放下擴音器與田柾國商量快把麻煩的年輕草莓族搞定,早點回局裡寫報告。

 

  「一樓已經準備好最壞打算,但最好是讓朴草莓早點離開危險地方。」金碩珍是這樣說。湊近田柾國耳邊小聲說:「局裡給的壓力不小,上頭總局長兒子是朴草莓的粉絲。幻想可以跟朴草莓結婚。」

 

  「碩珍前輩,對不起,他的本名是朴草莓?」田柾國對大眾娛樂向來沒有關注的時間。多少看過朴智旻的新聞。

 

  「呀你個小子我怎麼教你的?他的本名是朴智旻,不准你喊他朴草莓啊。」

 

  四周風聲太大。朴旻旻?田柾國聽不清楚再度確認:「朴旻旻?……

 

  「別耽擱黃金救援時間,快去救下。」

 

  田柾國不敢怠慢,做出敬禮手勢。「是。田柾國馬上到。」

 

  由公寓管理員帶領下田柾國及幾名隊員到達頂樓推開門前做了噓的動作,不著痕跡小聲推開門看到坐在牆緣邊的瘦小背影朴智旻。田柾國沒忘記金碩珍的交代「救下朴旻旻」。

 

  聽到朴智旻朝樓下大聲說了句「找誰來都沒有用,你們這些人的嘴臉我受夠了」聽起來一樣傲氣。田柾國認為被大眾慣壞的藝人都有一定程度的任性體質,不把一介小民看在眼裡。樓下總指揮金碩珍利用手機經擴音器讓其家人與朴智旻親情喊話。所有人都在拍照,有的開始直播放送全首爾。

 

  朴智旻冷冷笑了笑喊:「把電話掛掉,不然我就跳下去給你們這些丁丁看個夠,反正我不是第一次上新聞!只是多了社會版面!」

 

  「朴先生,請不要衝動。生命誠可貴。」金碩珍。任務交給小隊長田柾國,他只需要腦中想怎麼寫篇賺人熱淚的報告。

 

  「你們叫誰來都一樣!我只要一動就會掉下去!」

 

  跟隊員眼觀四方耳聽八方,田柾國判斷朴旻旻一心忙著跟樓下金碩珍大聲輸贏,緩緩移動腳步身上毛孔泌出戰慄冷汗水珠到朴旻旻身後沒幾步,站在原地的公寓管理者與相關人士暗中喊阿門。

 

  耳朵靈敏的朴智旻察覺後方步伐轉頭看到灰色背心的田柾國,眼睛一瞇,嘴裡說:「好啊……你們這些人來陰的……

 

  田柾國也不慌張,很是鎮定應對:「朴先生,請你冷靜下來,你的家人與粉絲朋友都很擔心你。要是受傷了大家都不好受。」

 

  「你又是哪來的?我要不要跳關你什麼事?你最好後退,不然會發生什麼事我可不敢保證!」

 

  田柾國兩手投降往後挪動,「我後退,朴先生,請你再冷靜一點。」

 

  「走開!我已經不想活了我告訴你!滾遠一點!滾遠……」朴智旻兩手激烈揮舞不小心失了重心,慌的小臉都皺一起閃過人生跑馬燈。樓下人群通通瞪大眼即將目睹一線藝人摔落高樓。穩佔三天頭版。有些人甚至把眼睛遮起來留縫隙看。

 

  田柾國反應敏捷上前伸手拉住朴智旻纖細手腕使力往自己方向拉近,肢體接觸反而感覺到藝人體型真不是普通的瘦弱啊,果然很要求身材。確保朴智旻已經安全在手上不會有再靠近危險牆緣的可能性,田柾國乾脆順勢輕鬆扛上肩頭好方便朴智旻不會再做出威嚇眾人的舉止就往樓下方向走,平安回人間的朴智旻神情失色,清瘦四肢在田柾國穩重肩頭上掙扎礙於體型輕盈在掙扎中沒產生多少影響,嘴裡掙扎「放開我放開我」,堂堂一線藝人代言價碼可不是一介小消防員月薪可以比較,居然敢把他扛起來,居然敢碰他。

 

  沒得到回應朴智旻賭氣的說:「呀你叫什麼?幹什麼的?我要讓你混不下去!你最好馬上放開……

 

  田柾國輕嘆。

  「我姓田,隸屬TeamA救援隊的小隊長,常出找貓抓蛇任務。」藝人真的都很任性啊。輕輕拍了拍朴智旻渾圓小屁股,說:「人平安就好,旻旻。」

 

  朴智旻觸電般身體每寸皮膚縮緊,渾身都是疙瘩粒子。旻旻?旻旻?居然敢這樣叫他?誰給的允許?

  「滾開,滾遠一點,不准你碰我!……

 

  朴智旻越想越不甘心。沒死成,接下來要面對的是頭條版面。都怪這個男的。

  依序朴智旻被送進待命已久的救護車,醫護人員確定朴智旻沒受外傷只是神情恍惚,田柾國坐對面忙碌接過隊員給的淡黃小被子給朴智旻披著,骨架嬌小的朴智旻身體被小被子包裹,對輕生過程不說一句話。反而鬧著不去醫院說要去消防局親自檢舉田柾國,不給檢舉就咬舌自盡,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讓一票人都傻了。不怕遇到糾纏就怕遇到難纏。

 

  最後在朴智旻所屬公司社長要求下,金碩珍僅能答應讓朴智旻做做樣子帶過。鬧劇告一段落留了其他小分隊在現場善後,由金碩珍與TeamA率先回局裡。準備寫報告。

  救護車裡田柾國先是抱歉:「我是田柾國。剛才失禮了,應該稱呼你朴先生。」

 

  「你失不失禮跟我有什麼關係?已經摸透了才來說道歉這是你們消防隊一貫的作風?」

 

  田柾國語帶再次抱歉:「真對不起,這點我會親自跟局裡說明,並讓局裡對我實施相關懲罰。你別生氣了,旻……朴先生。」

 

  「你叫我什麼?」

 

  「抱歉,我很少注意娛樂,不知道你的本名,剛才金總指揮有跟我說你的本名是旻旻。這是本名?還是你的藝名?」

 

  朴智旻臉色不受控制轉紅。

  實在沒碰過喊他「旻旻」喊的這麼自然,幾乎是出生到現在都沒碰過親暱喊他「旻旻」,JIMIN、智旻佔了多數。他拉緊小被子露出一雙眼睛盯著田柾國。藝人任性。田柾國保持笑笑的看朴智旻,大眼睛很漂亮的笑彎笑出整齊牙齒。

 

  ×

 

  到消防局與朴智旻想像中的不同已經不像剛才現場所有目光都擺在他身上,大家各忙各,將器具歸位、準備與上頭報告狀況,朴智旻裹著小被子站在那反而像路霸,他看一看周遭沒看到田柾國也不知道該怎麼檢舉。社長跟經紀人要隨後才會到。頓時他變成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不是鏡頭前五光十色的朴智旻。抓了個人問田柾國人跑哪,對方雖有禮貌但顯然是語氣不耐。說小隊長不是回更衣室就是在與總指揮談話。

 

  他一個人光著小腳丫,裹緊小被子不知道該往哪去。

 

  「旻旻?」田柾國拍了拍朴智旻。

 

  「呀你剛才跑去哪?我一個人找不到你!」

 

  「我跟金總指揮報告你沒事還有申請懲處處份。」田柾國無辜眨眨眼睛。朴智旻不滿回嘴前田柾國又說,「你也累了吧?先去休息室休息,等會你的經紀人會來接你。」

 

  休息室與更衣室就在相隔壁。

 

  朴智旻看著田柾國呼了口氣地熟練輸入密碼走進更衣室,偷看的一清二楚。田柾國居然自行申請處份,想到就有氣。跟著有模有樣輸入密碼朴智旻整個人裹著小被子溜進更衣室當小隊長的小小偷,坪數挺大有提供浴室淋浴,感覺踩到東西地他低頭挪開腳丫,是田柾國穿的淺灰背心,浴室間傳來水聲。

 

  他感覺下腹一陣緊。

  放在浴室外的乾淨衣服朴智旻順手撈起藏好。躺上更衣間提供的床等著要看小隊長出糗。哼,小隊長,說好聽是小隊長,說白點就是小變態。居然敢碰他。躺著都快睡著了聽到浴室門打開聲,是田柾國伸手沒摸到衣服下半身裹了條白色浴巾走出浴室看朴智旻躺著,滿臉不可思議。

 

  「你怎麼進來的?我的衣服你拿去哪了?」

 

  朴智旻兩個眼睛沒在看田柾國,聚集在田柾國頭以下的完美體魄。欠幹。這兩個字眼太難聽,可是對田柾國這個人自己居然這麼符合。

 

  「旻旻?」

 

  「我把你的衣服藏起來了。」他坐起來把自己裹好。怕被襲胸。

 

  田柾國皺著眉。顯然對都是男生沒什麼好彆扭,走過去坐在床沿開始擦濕漉漉的黑髮。「為什麼?還給我。」  

 

  「現在消防隊小隊長都可以光明正大偷摸優良市民?」

 

  噗。田柾國好笑看著朴智旻,「你這樣說未免淘氣,我哪有啊。」

 

  被戲弄了。朴智旻盤著腿,眼眸連瞪人都是風情,田柾國仔仔細細擦拭濕潤黑髮聽朴智旻奶腔奶氣的說「呀看我」,轉頭就被朴智旻的嘴堵上嘴。田柾國紮實的被嚇著就算是出任務都沒有過的驚愕。朴智旻滿意田柾國的反應向前更近的貼著田柾國比想像中的觸感還好,田柾國嘴唇好軟,軟軟綿綿的。他牙齒咬上田柾國的嫩唇,不給人逃跑的機會。

 

  田就國側了臉想閃躲突如其來的意外,朴智旻貼的死緊連厚嘟小嘴黏緊緊兩個人貼了好一會也沒感覺到朴智旻的下一步。也只會這樣而已。沒有太多實戰經驗純良的小明星。

 

  跟藝人扯到關係很危險。他們認真說起來連「認識」都稱不上。

 

  朴智旻有點生氣,淘氣連同賭氣說「我是當事人,當然是我處罰TeamA小隊長……」。朴智旻開始吃小隊長嘴唇像吃灑滿砂糖的軟糖,吵著要給回應,田柾國回吻的熱切要把小明星吃掉。唇舌都有點麻,朴智旻碎碎念自己是藝人可以選對象不是被選,哦,田柾國心裡進行拔河比賽如果有點自知之明最好停下來,在更衣室隨時都有人會進來,這樣跟這個一線小明星算什麼呢,是一夜情?不行。

 

  收起火種,田柾國說這樣不可以。不甘心上線的朴智旻兩手抓著田柾國臂膀說要懲罰小隊長亂摸人。不管。

  自己就咬上小隊長耳朵了,問:「小市民要懲罰小隊長,所以能不能不給小隊長插?」

 

  都不喜歡他,都在罵他。小隊長要喜歡自己。

 

  田柾國身體麻了麻,身上血液都竄到性器位置。他不是同志,正常來說對男人不會產生慾望。

 

  出了個淘氣小市民吵著,田柾國捉著朴智旻小手眼神有點迷濛的,朴智旻小舌在田柾國耳垂上下舔舐細細咬著,不太過癮想吃更大的水槍,小小喘息拉下田柾國圍下半身的浴巾露出藏在黑色體毛中的肉色微挺陰莖,朴智旻看那尺寸嚥了嚥滾動喉結,說坦白沒替人服務過。

 

  只是看著就分泌出飢餓唾液,壓下身從根部往龜頭開始吃著直到張開小嘴整根含住深入深喉嚨,小巧舌頭在傘狀龜頭畫圈圈來回吞吐嘴裡的槍,吸吐讓原本就沒多少肉的臉頰更突出顴骨,在他嘴裡挺起的勃起吃的他塞不下嘴,還有一截在嘴外。即使這樣仍賣力的吃吐想要更多,插進自己體內的多。

 

  小手在陰囊上玩弄,田柾國發出悶哼的呻吟手掌放在朴智旻髮上。有點難受的朴智旻說太大吃不下了,吃不下了。

  這樣說還是繼續舔著陰莖,乾淨無味的舔起來特別好吃。牙齒不小心擦過小洞漏了點腥甜前列腺液,朴智旻乖巧吞肚小嘴被塞的滿滿。他知道了,原來喜歡人是這種感覺。

 

  反而田柾國像大夢初醒,卻又怕弄傷朴智旻的踩剎車讓朴智旻住手別再做了。朴智旻被強制拉離舌頭顯的空虛。嘟唇有點不開心。

 

  「你、你,我們,呃,不能這樣……」田柾國有點尷尬,下半身的陰莖還翹的高高。匆忙拿回浴巾蓋好。

 

  「你覺得進度太快了?」

 

  「進、進度?」

 

  優良小市民用小被子擦了擦嘴角,決定要撿男朋友,如果是男朋友就會誇獎他喜歡他。

  於是朴智旻得意的宣佈:「我蠻喜歡你,當我男朋友勉強及格。」

 

  田柾國有點茫然,是在任務中要是有點這樣的茫然會馬上失敗。出一趟任務變成男朋友。男朋友?是指當朴旻旻的男朋友?他沒有跟男生交往的經驗。

  有點手忙腳亂解釋:「不是那樣,我是舉手之勞接到通知去幫助你。」

 

  「我是不是幫你口交了!田姓小隊長翻臉不認人?」朴智旻咄咄逼人。

 

  「剛才那是、我跟你都有點混亂。」

 

  「放屁,你樂在其中!我要是現在脫褲子你一定馬上插我!」

 

  「呀朴先生,冷靜點……

 

  「不然試試看啊!你敢說你不會插我!」剛才還喊他旻旻。

 

  朴智旻很少會有乖巧聽話的時候,就算是社長私下約他吃頓飯他都不見得會賞臉。

 

  身上的淡黃小被被壓的不成型,就原地懲處。

 

  被剛晉級的小隊長男朋友插的時候乖乖巧巧。床體吱吱作響像是快解體每用力插入一次就彷彿解體前夕,朴智旻兩邊纖瘦手臂被田柾國緊緊拉著承受從後插進的淫糜交響樂,淚水混著鼻水的哭泣,用力一下一下的插入插的他飄飄欲仙。田柾國果然是衣冠禽獸說只是有點混亂還不是插他插的很開心。說不要了還是硬要他敞開大腿給磨槍,有點痛痛的迷情意亂,小隊長從隨身皮夾翻出保險套套上腫脹陰莖,替他舔的濕了用手指擴張好下就塞進去。

 

  被弄的很痛。小隊長倒是憐香惜玉安撫了好會,吻著眉眼到嘴唇哄任性小明星。過了後小隊長像禁品上癮拉著朴智旻近乎粗暴的開發朴智旻肥臀的尚緊嫩穴,塞入肉棒立刻被穴口咬住。

 

  「唔,唔……小隊長平常都是這樣欺負人……的嗎?」

 

  田柾國汗滴不斷墜落在朴智旻細嫩的皮膚上。「就要看出哪種任務了?」

 

  「現在是出什麼……什麼任務?……」朴智旻親田柾國親個不停。

 

  「處理擅自闖進隊員專用休息室的小妖精。」田柾國乾脆擁吻朴智旻。過去的正常交往經驗中不過是按照一般頻率的牽手、擁抱、接吻、正常發洩生理慾望。然後出任務闖了隻小妖精。「任務還沒完成。」

 

  朴智旻眼笑成直線,攀好田柾國厚實背脊安全感多的溢出。奶聲撒嬌說:「那小隊長要賣力一點。小妖精喜歡小隊長比水槍還大的東西……

 

  「得先探測生命跡象,要是昏過去了能用人工呼吸法……」田柾國手掌不安分覆上朴智旻胸口乳頭上揉捏。

 

  「還……還活著,活著嗎…………

 

  田柾國含著朴智旻小巧耳垂,「生命跡象正常,心跳很快……要把小隊長夾斷了。」

 

  從正面細白大腿架在小隊長肩頭給插入的更深體力持久,眼看小隊長的陰莖在自己體內來回操幹一面唸他「不准再用這副模樣鬧了」,朴智旻哀哀叫的好舒服,會被插壞掉的。又再小隊長臉上偷香好幾次當採花大盜,配合陰莖插入後的迎合好更能貼合毫無空隙。快感層層加倍朴智旻雙眼朦朧有迎接不完的被插舒服。

 

  高潮一遍朴智旻鬧著想在上面翻身騎到小隊長身上,劇烈動作的床體不斷大聲吱吱作響,朴智旻在上面來回控制喜歡的力道腰肢搖擺,刺激到敏感點全身顫抖又次高潮,交合處的體液都被搗成泡沫狀。他被插的滿滿的,鼻音濃重的趴在小隊長身上耳鬢廝磨撒嬌說自己平常比小隊長MAN多了,不像小隊長是個娘炮。

 

  小隊長輕嘆的吻了吻小市民髮梢,交代不要再有輕生念頭。拿出那套柔性勸導的樣子。

  朴智旻乖巧的在田柾國耳邊說:「小隊長……快點插進旻旻身體,小市民想要……一直被插的教訓啊……

 

  「是小市民還是小旻旻?」朴智旻哼了哼,額頭抵著田柾國額頭,偷親田柾國圓滾滾的鼻。

 

  外頭隊員敲了門告知:「小隊長,外頭總電源我們關了。請問您有看到浪費社會資源鬧跳樓的白痴嗎?他的經紀人沒看到他。」

 

  有人在外面。朴智旻汗毛豎起。一面暗罵外面那個智障敢說他是白癡,田柾國嘴角溜出笑意。

 

  酥麻呻吟沒降低音量被田柾國摀著小嘴,嗚嗚嗚的倍感興奮。田柾國翻身面色不改掐著朴智旻纖腰,肛穴縮的更緊要把莖棒夾斷。擺動有力腰身抽插身下從頭到尾都在挑釁他的小妖精,眼看暗紅陰莖在朴智旻體內抽出插入的行為又硬有發洩不完的性慾。擺明的欠他幹。

 

  對外回應:「大概在哪裡鬧著要人注意他,你早點下班吧。我會負責鎖門。」

 

  「這麼晚了小隊長還在忙嗎?」

 

  「現場水槍有點堵住啊……」田柾國指腹磨娑朴智旻略為性感腰窩,都說腰窩跟酒窩性質差不多。哪裡差不多呢,朴智旻看起來特別色。

 

  「小隊長辛苦了!」外頭隊員敬禮。接著離開。

 

  「哼,我哪需要博取別人注意。」朴智旻笑的風騷,「反倒是小隊長的水槍有通了嗎?」

 

  「要看小妖精的表現……

 

  小隊長很壞,都說已經腿軟了不要再幹進來了小隊長不聽,後面乾脆不用保險套,被小隊長插到破了洞的不良品質對小市民一點都不好。都要被插壞了。田柾國粗魯開了旁邊置物櫃拿出破壞器材中的軟式線材束在朴智旻雙腕繞綁在床頭,不敢太緊。親暱吻了吻朴智旻低聲說「捕捉小妖精任務尚未成功」,朴智旻要求先接吻才給小隊長方便,應了聲就給朴智旻深吻。

 

  「呼啊、呼呼……小隊長都這樣欺負我……

 

  田柾國身體轉方向開始吞起朴智旻鮮嫩色的陰莖,舌頭在小洞上打轉。

 

  朴智旻大口喘氣有點不行的銷魂,不甘示弱跟著吃起面對他的囊袋,田柾國溫熱口腔吞吐他的陰莖神經敏感到最高點地繳械射精,差點咬下正在吃的囊袋。聽見田柾國悅耳笑聲大方吞掉精液。接著轉回正面抬起朴智旻整個纖瘦腰身離開床舖的撐開臀部露出收縮不斷的肛穴蠻力狠狠插進,一離開床舖失去重心只能倚靠田柾國的力氣與交合處的發情。大腿內側被小隊長種的都是曖昧瘀痕,都沒合起過的雙腿。

 

  他裹著的小被子都被體液沾的溼答答。

 

  小隊長依舊挺進的大幅插幹,朴智旻兩手綁在床頭嬌氣說會痠,小隊長聽不清楚問:「痠還是爽?」

 

  「……麻煩小隊長胯下留情……

 

  「好了,乖。」

 

  維持這樣的體位讓朴智旻有點不支三番兩次說不要了,不要了。小隊長宣告捕捉小妖精的任務結束。正氣凜然、正值年輕體力旺盛的小隊長給親吻後又抽送好一會發洩在裡頭才抽出濕漉漉的陰莖。不曉得射入第幾次全都搗成細細泡沫。

 

  平常局裡教育公私分明,金總指揮教誨以市民疑難雜症優先。怎麼這會跟朴智旻就在休息室搞起來弄的兩個人都濕黏,昏頭了不小心失身給一線小明星。發現是自己被小妖精吃的一乾二淨,連肉帶骨裡裡外外。

 

  床上得意洋洋用小腳丫時不時碰小隊長的優良小市民宣佈小隊長是自己的,吵著不想回家,要跟小隊長回家。

  回到現實中田柾國意識到,自己似乎是惹了不該惹的人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