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長/慎/不保證能心平氣和

  田柾國對憎恨的理解仍舊不夠。

  擁抱是執行上最容易的肢體接觸。他道歉自己不能這樣做。朴智旻是有男朋友的人做出背德姑且稱偷吃。朴智旻是慣性偷吃不擦嘴,慣性私自偷情的情場老手。哪裡會不懂「你抱我」意義,一盆冷水澆在頭上的感覺總知道的清楚了吧。田柾國知道,也比誰都明白。在朴智旻身上學到的不多,也不少。休想在朴智旻身上能尋得更多貪心,是碰不得的香甜糖果屋,是吃不得的蜜糖甜湯盅。冬天有點冷的縮在被窩裡。雨天有點潮濕的躲在騎樓下。

 

  懂了白開水滴入微不足道的墨汁在其中暈散擴增範圍,在那之後不是透明也不是黑色,是不純潔的灰階。自己也不是那麼乾淨無暇的一個人。

  還再等冬雨過去啊。

 

  朴智旻總是打理好看的淺色髮梢附著黑色泥沙,在急診發了頓脾氣。對出現在眼前的金泰亨,對翻倒在地的鐵盤與散落的上藥用具。即使是狼狽同不減朴智旻本身吸引人的特質。

  他不曉得田柾國是用哪套說詞讓金泰亨有辦法在不到一小時內現身,身上舒適布料濕潤如懸掛半空的煙硝迷濛訴說對不起失手,逼別人分手是正確的,可是怎麼失敗了呢。即將衝破柵欄名為嫉妒的怪物在吞噬理智,在逼近瀕臨瓦解理智的,快吃掉,不論是糖果屋還是田柾國。盡情用深黑嗔恨化成的蛇餵養持續壯大的怪物,膨脹的長大。他是怪物,不是怪物。破曉而出的不是暖陽。不要無助於事的抽象能量,只想把他的東西好好藏起來,藏在手心裡面,藏在沒人會發現的隱密。

 

  「你來做什麼?」

 

  衣衫凌亂的金泰亨。換朴智旻搞不清楚了,跌個狗吃屎的人是誰啊。

 

  「正想問你好端端的怎麼跌倒了?我以為你早回到家?嗯?」金泰亨溫柔撫順了朴智旻的頭髮。說著順勢回身與值班護士咧出賠不是表情,迷人外貌三兩下讓護士稍稍平復。他彎了腰將用具一樣一樣拾起,裝入盤內,擺在旁邊椅子上。「乖,別生氣,我這不是接到消息就趕過來看你了?會不會餓?蒼蠅在入口那,我叫他去買。」

 

  連個接觸都沒有。

  田柾國當下巧妙避開與實際拒絕觸碰沒兩樣,出現了一名自稱BESICK主管的男人負責開車送朴智旻到急診,路途中操握Porsche形象方向盤的老練,一雙眸子對上後照鏡的朴智旻笑著誠懇道歉「我們會加強對柾國的教育訓練,請您大人有大量別跟個孩子計較」。坐在副駕駛座的田柾國則低著頭乖巧重複「對不起」三個字,嫌道歉不夠又添上「玧其哥也很抱歉」。這齣爛戲倒讓朴智旻像世紀惡毒壞人硬要拆散一對有情人。

 

  「田柾國人在外面?」

 

  「我叫他在外頭好好當隻看門狗。」金泰亨輕輕嘆氣,「真是的,我可喜歡你的皮膚了,居然撞成這樣。」

 

  朴智旻嘲諷嗤笑。

 

  金泰亨蹲下試著與朴智旻視線平行。薄唇揚起完美弧度牽引兩邊笑紋,傾了傾溫柔吻上朴智旻臉頰,「那隻髒狗已經跟我坦承是他推你才造成你受傷,……有替你好好教訓他,你消消氣。」

 

  他動作粗魯的推開金泰亨,眼神略拘謹縮了縮視線。

  低聲反問:「你說什麼?教訓?」

 

  「要不是有人插手,髒狗早就躺加護病房了。」

 

  金泰亨哼著愉快小調將桌上用具擺平再擺正。對待田柾國從沒客氣過重重下手就像打條不聽話絲毫沒反擊能力的小狗,髒水灘裡的一條髒狗不值得憐憫,連產生同情心都浪費。他的力氣落在田柾國頭顱及臉像小試身手;打的上癮了再往眼窩處揮去可惜有人煞風景的害他角度歪了歪最終只落在眼角,他對著用具這樣想,要是那拳精準的話運氣好點田柾國那雙讓人作嘔的大眼至少有邊能好一陣子沒法裝可憐。看了反胃。

 

  運氣不太好,田柾國不過是整個人像條被捕鼠器夾斷腿的髒狗摔在地。

 

  智旻啊,金泰亨的智旻啊,不久前也是這樣摔在地上吧,細皮嫩肉的都裂開縫,心疼地想了有氣。髒狗居然敢碰智旻。

  要是能殺死田柾國該有多好呢。

 

  倒在地上不夠,他的智旻可是跌倒的,很痛。一塵不染的小牛皮鞋尖頭洩憤地在捲縮於地的田柾國身上補幾腳,顫抖的背脊,懦弱的無聲,懼怕的道歉。連還手都不敢。田柾國溫吞的痛都比不上智旻受傷的痛。金泰亨鋒利的迷惑笑容笑著說,爸媽看到你被打成這樣會開心的,讓身為好同學的我好好教你怎麼當個人,盡當被踩在地上的垃圾要怎麼讓你爸媽感到榮譽?金泰亨的話是殺傷力極具的細針,紮實刺進田柾國的皮膚,溫吞慢慢感覺到刺骨。向來恣意讓人凌辱欺負的田柾國也有這麼的一天,顫抖著大眼睛瞪著金泰亨。

 

  啊,你不服氣啊。金泰亨笑笑。

 

  該是奄奄一息斷腿的髒狗的反噬他,田柾國是失去乖巧而發狂的小狗狗,扯著金泰亨的領口眼眸中燦亂的血絲,他說,向我爸媽道歉。道歉什麼呢?讚譽他們生了隻髒狗給我欺負?金泰亨趨近瘋狂的挑釁。乖巧誠實的臨界點。田柾國咬緊牙關與金泰亨扭打成團,田柾國說,為什麼要推我跌下樓梯?我不是道歉了嗎?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不接受道歉?……

 

  金泰亨動了動手指想曲成拳突然骨神經引來強烈劇痛。──中指與無名指看是折斷?還是扯斷?伸直手指跟細細折磨相同。連腹部的每寸肌肉都在叫囂痛覺。

  兩個男人打的互不相讓。礙手礙腳的男人插手,臉上那跟田柾國一樣溫吞的笑,那跟田柾國不一樣的僵持態度,金泰亨鬆開往死打的想法。整了整領口語氣和善說,我的好同學有人照顧啦?怎麼不說一聲好讓我親自道喜。

 

  道喜。

 

  朴智旻努濕嘟唇。

  值班醫生看過傷口判斷不需要縫合,但需要立刻消毒上藥將傷口以紗布貼起,傷口的發炎狀態在朴智旻臉上卻找不到「難受」與「痛覺」,僅僅是小心翼翼清洗過傷口沒來的及消毒上藥朴智旻先擺張臉色給所有人看。

 

  朴智旻盤起纖瘦兩腿,撐著清瘦下顎情緒淡如水。口吻強硬的與跟Ruka起衝突時的傲氣模樣相同:「你教訓他?從頭到尾都在狀況外的你憑哪點管到我身上來?」

 

  「呀智旻,你摔壞腦子不成?」

 

  「我有認識的腦神經科醫生,回頭我會記得替你介紹。現在離開我的視線,滾遠點。」

 

  小綿羊,羊咩咩。

  朴智旻腦海裡兜轉小羊國的模樣。

 

  嗅到語字間引燃的愕然金泰亨情緒洶湧潮水般激昂抓住朴智旻細腕間,逐客令用錯對象了,不對的。他們沒有吵架,是金泰亨講話音量大點,引來護理人員告誡請降低音量。朴智旻有雙專勾人富滿桃花味的細長眼眸,他看的一清二楚,學校時代追隨那雙眼的田柾國,視線癡情跟著移動的雙眼。猶如看正妹的雙眼。總是追逐在朴智旻身上的田柾國。

 

  「你跟他私下好過了?你真該看看你一提起他的模樣?」

 

  只見朴智旻力道不減抽回手,沒半點恐懼像無事一身輕的沒事人。「我想跟誰好上是你的管轄範圍?我親生父母都管不到的事居然輪的到你來管?真是反了啊。混帳。」

 

  男人走進急診處在櫃檯詢問順著找到朴智旻。謙和的鄰家大哥哥笑容看起來不屬於他們的世界。男人笑著抱歉似乎太晚自我介紹,柾國都稱他碩珍哥,風趣侃侃而談語氣著墨在柾國是店內年紀最小的孩子,傻呼呼的孩子心性,平時撒嬌了點,……既然柾國隸屬BESICK的一份子就無法坐視不管呢。很遺憾無法有任何實體補償,同時BESICK招待不起兩位貴客的高額消費與讓場面變過火的霸道。

 

  閔玧其打了很多通電話給金碩珍。柾國怎麼樣了?我立刻趕過去。這樣我們店裡會被搬光的啊,小朋友鬧事不用驚動玧其,請好好顧店,我來處理就妥。金碩珍的拒絕直接了當。

 

  年齡?輿論?這種的話裡帶話。朴智旻臉色白了白。清冷的嘴角小幅度牽扯,「哦,一次說完。」

 

  「孩子做錯事大人總是最後才知道,不知道那傻孩子做出多少讓你傷腦筋的事。……會再加強對他的教育。醫療費用由我全數埋單。」

 

  總算有傷口隱隱作痛的知覺,朴智旻揚高下顎線在空氣中銳利的視角,「不用搬出兄長姿態對我賠不是,讓田柾國親自跟我道歉。」

 

  「這是當然,做錯事的人必須勇於負責。無論是人情或濫情,──」金碩珍笑彎,拍拍朴智旻的頭跟拍小動物沒差別。「剛才在外面都讓他還清了。你的情人狠狠替你出了口氣。」

 

  彬彬有禮的微笑,謙恭有禮的談吐,待之以禮的剝奪呼吸。

  金碩珍指骨蠻橫在金泰亨的脖頸間奪走氣息,指腹掐上脈搏跳動扼走自由。盤旋空中的白鴿高聲啼唱故事。金泰亨噎著急促前金碩珍赫然收回手,經由瞬間產生的呼吸不順與喘氣。金字塔頂端聽不見下面的呼喊聲,請你說大聲一點,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智旻。

 

  朴智旻似乎知道了。沒一個是正常人。

  正常人的定義是什麼呢?不做壞,禮讓老者,請,謝謝,對不起。我喜歡你,我想好好喜歡你,見面的第一天起我的人生要由你全部負責。

 

  胡亂擦上碘酒引起泛麻刺痛,他怕痛啊。怎麼沒人問他痛不痛呢。出現一段時間的金泰亨沒問他痛不痛,說些廢話的金碩珍沒問他痛不痛,替他看診的急診醫生沒問他痛不痛。身邊人好多好多,沒人問他痛不痛;啊,他的世界被遺棄,他的世界有皇冠。他怕黑啊。怎麼沒人問他。他很痛啊,怎麼沒人問他。

 

  這什麼都不是,是田柾國徹底放手連點藕斷絲連都不願意留。是連一點的順著他都不願意。

  只是想看一眼金碩珍口裡那傻呼呼孩子心性,平時會撒嬌的田柾國。對閔玧其笑的那麼開心的田柾國。

 

×

 

  凌晨四點首爾沒有完全天亮。朴智旻手上包紮白色紗布。身上乾凅黑色泥巴的名牌髒衣服。

  抱著膝蓋讓頭靠著看窗外發呆,轉為勿擾模式的手機程式有破百條的訊息,沒一條關心。行事曆裡有中午和合夥人與投資方見面談後續民宿經營一事,下午有擴增人脈的交流派對要參與,晚上又是徹夜不歸的盡情玩樂。會不會有人問他傷口痛不痛,一個人待急診難道不寂寞嗎?

 

  「一個人可無聊了。」

 

  「一個人樂的輕鬆。」

 

  「急診人很多啊,看過去那些人都很無聊。」

 

  自己可能是徹底被遺棄。拋棄朴智旻的不是世界,是田柾國;拋棄田柾國的也不是世界,是朴智旻。朴智旻嘗試先練習有人問起的應對。像笨蛋一樣喉嚨乾澀。側著的臉轉埋進膝間。沒關係,他不用求別人關心。不用求別人注意。

 

  直到有人小心翼翼點點他的肩膀,抬頭視線率先落點在對方眼角貼著的紗布,嘴角瘀青,顴骨微腫。

  算不算姍姍來遲?田柾國?

 

  「會餓嗎?我有買藍莓乳酪。」田柾國把袋子放好,眨眨眼睛仔細看朴智旻手上的紗布。另個袋子裝著從家裏翻找出來的新衣服。是新年買的,都沒有穿過。對朴智旻說換身乾淨的衣服比較好受。接著說:「傷口還會不會痛?醫生有沒有再幫你看過一遍?對不起,那時候有點混亂,對不起,對不起……

 

  朴智旻抱著膝只露出一雙眼睛看田柾國。

 

  「碩珍哥不准我再跟你見面……可是我很擔心你,會不會痛?我不能待太久,等會要去上班。」

 

  金碩珍在短時間內弄懂朴智旻跟田柾國錯綜複雜的前任關係,局外人來聽都知道田柾國這是身體被騙走了,錢也給光了,最慘的是連心都掏給對方了。他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看不出朴智旻有天大魅力能讓人付出到潦倒的地步。唯一能解釋的通只有田柾國本身就是傻瓜。撇除老闆身分不說身為哥必須適時拉弟弟一把,提醒最好別再跟朴智旻來往。一樣的事能發生第一次,就能再發生十次。

 

  田柾國知道的,到人生盡頭都不想再跟朴智旻糾纏。被欺負的理所當然,被玩弄的名正言順,被分手的理直氣壯。

  可是,可是同學身分還是能有見面三分情的特權不是嗎?沒關係的,不是想跟智旻複合,也不是想挽回。能不能和好呢?他們當普通同學,當普統朋友,彼此互相的普通關心。

 

  還不死心啊。輕而易舉的一筆勾銷。只因為朴智旻因為自己摔的慘兮兮。鬧的這麼大一齣。

 

  良久,朴智旻啟口:「……要拋下我了嗎?」

 

  「咦、智──

 

  「我對你做很多過分的事,該你來笑我活該呢,對我說再見,以後我們沒瓜葛了。你現在有閔玧其很了不起,欣賞我的慘樣。反正你死都不想跟閔玧其分手,離我遠一點。」

 

  那時候的朴智旻意識到正被田柾國用感情束縛道德觀。對他來說田柾國是他嘗鮮的對象之一,不談過去,不談未來,只談當下。狗急了都會跳牆。他說想要台代步工具,田柾國沒第二句話隔天在學校私下交一張潦草計劃表給他檢查。上面的重點沒幾樣,連基本的應付應收都混雜在一起。分類用打工所得月薪,簡簡單單輕輕鬆鬆的,他就知道一台車輕鬆入口袋。後期分手前再從田柾國那狠狠敲了筆出國旅遊費用,跟幾個朋友飛了趟派對島玩的天昏地暗不知道人間疾苦。

 

  他對田柾國說,你我沒有共識。

  說白了他不會像其他男人那樣玩潛水,他光明磊落,他正大光明,提分手都順理成章。他是拿的起放的下的人。溫柔寡斷的人是田柾國,不要臉的追到他家,不要臉討好的想挽回。

 

  叫田柾國走開,離遠一點,像棄養小狗狗。田柾國被罵的怕了,朴智旻討厭這種沒意義的死纏爛打,非要逼人向保守風氣的父母坦承出櫃,非要說些不會做到的承諾。非要做些會讓人感覺到受傷的行為。

  他對田柾國說,對你沒認真過。要拋棄一個人實在太容易。

 

  田柾國頭低低的跟犯錯小學生一樣,討好卻又嘗試般伸手牽著朴智旻的手。

  幸好沒惹來罵聲,田柾國乖巧小小聲的對不起,「以後我會離你很遠的,」又愣了,「這陣子在準備搬家。你不要再生氣了,以前……都是我不好,對不起,我們可以和好嗎?」

 

  沒說的是搬家的重新開始才具有說服力,說服已經跟智旻分開了找個地方重新開始新生活。在沒有人知道田柾國是哪號人物的地方不需要把自己逼到絕境。他知道的,得到了太多人的擔心,是要付出更多的嶄新面貌才足夠抹平這些關心與擔心。父母眼底最深處來自根深蒂固的,那對孩子的不放心與擔憂。田柾國打起精神要家人對他放心,現下沒有再談感情的打算,想好好工作描繪充滿願景的未來,想好好存錢實踐心底充滿充實的能量。再過一年、兩年……甚至五年穩下來再慢慢重新尋找共識,屆時會過的很幸福吧。

 

  願意對自己好,願意對自己付出愛及喜歡,願意等自己長大的玧其哥啊。聲音迴盪在大腦中。有個善解人意的溫柔男人閔玧其願意啊。太溫柔了。他透支玧其哥全部的體貼與諒解。想要好好的回報玧其哥必須要做的更好,想法要更成熟。長大了後跟玧其哥在一起,他們可以,……在一起。掏出真心。

 

  會過的,很幸福吧。在一起。當個成熟的大人。

 

  「呀,」朴智旻反握田柾國的手,緊張都寫在臉上。「你要去哪?我怎麼不知道?你不是在BESICK上班嗎?搬家?你能搬去哪?那我怎麼辦?」

 

  「我找到一份比較,比較正式的工作,跟我爸媽討論過搬到工作地點附近比較方便……

 

  朴智旻有種置身在冰窖裡的冬雨淒涼。當初追到他家門口的田柾國活在冰窖裡頭?怎麼都沒有說冬雨是這麼冷呢?

  他摔倒了,沒有得到抱抱,也沒有得到田柾國回歸單身,摔的滿身泥濘,摔的傷口泛痛。結果田柾國說要搬家,搬離他的生活圈。他的衣服髒了,鞋子也髒了,渾身髒兮兮。

 

  「和好有什麼意義?你是在可憐我?我是需要你可憐的對象嗎?以後不是都見不到面了?」朴智旻脾氣上來甩開小媳婦田柾國,扯的傷口痛嘶嘶喊痛。小媳婦田柾國的繼續道歉動作輕柔檢查紗布有沒有裂開。

 

  「你不要生氣,我跟爸媽說好,會固定回家吃飯,不要生氣了……」田柾國被弄糊塗。遠離不對,靠近也不對。

 

  「跟你爸媽說好?你把我當你爸爸?我還不一定想認你當兒子!」

 

  田柾國發現又說錯話了。「不是,我不是把你當爸爸,如果、如果不嫌棄,我很歡迎你來我家吃飯,我,……

 

  「害我跌倒受傷的怎麼賠?意思是我之後要自己來換藥嗎?」

 

  「對不起,可以的話我下班陪你來換藥……

 

  「陪我換藥?你頭腦簡單?不用陪你玧其哥約會?你最好先跟你那個玧其哥分手!」

 

  不想說話了。

 

  「這個給你吃,我,我先走了。」田柾國知道自己沒辦法讓朴智旻開心,別說開心,連讓朴智旻心平氣和說話都難。

 

  田柾國看起來怪可憐。放好裝著藍莓乳酪的袋子說了幾次好好保重,對不起。還真的要走。朴智旻氣噗噗拉著田柾國衣角喊了聲呀你要去哪。轉頭之際的田柾國模樣跟鬧性子差不多,朴智旻知道自己在咄咄逼人,但都是田柾國的行為讓自己變成這樣。

 

  朴智旻彆扭說:「沒說不跟你和好。……

 

  換田柾國有點窘困。臉上紅紅的。

 

  「智旻,謝謝你。」田柾國小聲的道謝邊縮縮肩膀,繼續道歉說:「對不起,前幾次對你說很過分的話。我知道、知道不該怪你那些……不喜歡我的話,對,對不起。你其實有權利選擇喜歡的對象。以後我們能當,當普通朋友。那個,那個,我不會擅自打電話給你,我……

 

  麻意從腳底直竄腦門。心善的田柾國,誠懇的田柾國,乖巧的田柾國。就是傻呼呼的太容易滿足了,所以田柾國這個人才這麼好拐。

 

  想復合。竄出麻意。還沒將田柾國的話消化完全,朴智旻總拿來誘惑田柾國的嘟唇先說:「沒關係,我原諒你。」

 

  「謝謝。」田柾國小小的笑容溜出來。

 

  朴智旻抿了抿嘴唇。望著田柾國許久,態度與眾人印象中的朴智旻沒半分區別。那樣的華艷和誘人重疊。到哪都受人歡迎,得到的喜愛與關注多過田柾國千萬倍,就連寵愛都是無法記數的發生。少了個田柾國。他一樣……

 

  少了個田柾國。

 

  「複合、……我們復合,你看怎麼樣?你本來就要賠償我,複合的話我盡量對你好一點,行的通……」吧?……

  朴智旻覺得這是極限了。拉下臉對人說希望「複合」是他從來沒想過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極限。

 

  這是什麼意思呢。田柾國對複合兩個字太陌生了甚至是從沒了解過。當初的挽回是不是想要達成複合呢。這是愛情裡面使用的詞彙。那麼的喜歡朴智旻,就傻著在那,唇瓣幾次開合的發不出聲。尷尬如同撐開傘般壟罩他們。朴智旻追著提醒,既然要和好不如複合,對彼此都是最好的方式,容易。

 

  田柾國說:「不是的,智旻。」

 

  他的內心在翻騰不停被勒住的淒涼明鏡,田柾國的反應不是「答應」,是在明確拒絕他。拒絕他復合的提議。

 

  朴智旻口吻略略失去理智:「你不是說不提過去?我跟你提的是以後的事,……

  沒有剎車地狠狠呆著。他跟田柾國談的是未來?不是過去,不是現在,是未來。遲來的察覺了,後知後覺比不知不覺佔點優勢,當他開始失去理智爭論就已經是在希望田柾國讓他,再讓他這次。

 

  「智旻對不起。我不想讓玧其哥失望。」

 

  「……你愛上他……你愛上閔玧其了?哈?那個不怎麼樣的閔玧其?」朴智旻拽著田柾國的衣角,試圖從田柾國太清澈的明亮雙眼中尋求安慰,這不是拒絕復合。話是飄浮的羽毛,重心點隨風而逝。

 

  當田柾國直直對上他的雙眼似乎仍是不能明白地,不能理解地,……是因為閔玧其而有的堅定。不是因為朴智旻而有的堅信。隱約的聽見皇冠瓦解一地的砂礫聲。啊啊,他的世界原來不是堅不可摧,而是一碰就碎。

  碎在BESICK那條柏油味濃重的道路,臥倒在一灘剛下過雨的髒水中。田柾國早就不是朴智旻一個人的了。為了朴智旻徹夜不睡的田柾國,開口閉口「想跟智旻一起完成很多事」的田柾國。

 

  那個寒冬中吶吶說了小聲的「智旻,我真的很喜歡你。」

  的,田柾國不見了。

 

  「我想在未來愛著玧其哥。」

  ──在下個路口,帶我到遙遠的以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Bearchia
  • 所以到底是國旻還是糖果成功啊啊啊
    如果沒理解錯那就是國旻了
    為什麼沒有通知好討厭好討厭
  • 下午好RRRRRRRRRRRRRRRR
    結局是撲朔迷離的小小結局想給大家一點想像空間QAQ?!
    但這是國旻所以番外還是國旻的!!!!!!!!!!!!!!!!!!!!!!!

    我的痞客也完全沒通知OTZ(倒

    西瓜田 於 2017/10/19 16:53 回覆

  • 北極熊
  • 媽媽啊 為什麼有點小虐心
    同情智旻可是覺得他好可惡(咬手帕
    希望小國和智旻在一起可是又不希望他被傷害QQQQQ
    嗚嗚但是這個結局我愛w
  • 中午好 ;D
    嗚嗚嗚嗚嗚不會虐心各方面(啥)衡量過後最喜歡這個結局XDDDDDDDDDDDD 雖然是掛國旻(被打)
    後面的超長番外!!!!!!!!!!!!!!!!!!!!!!很棒的!!!!!!!!!!!!!!!!!!!!!!!!
    之後再來想想怎麼弄比較好XDDDDDDDDDDDDD 番外真的很棒很棒很棒!!!!!!

    西瓜田 於 2017/11/10 12:12 回覆

  • Socks
  • 啊啊啊終於看到渣旻惹(掌嘴XDDD
    乖順的柾國 姐姐希望你能幸福!!允其哥好棒
    但我也愛國旻好糾結(哭7558c9
  • 下午好!!!!! 抱歉回覆晚惹QQQQQQQQQQQQ
    這篇的旻旻其實 其實.....其實應該算萌.......(粉絲濾鏡
    小國是真的乖巧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所以很得玧其哥疼的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心疼的嗚嗚嗚嗚QQQQQQQQQQQ
    不過這篇是國旻的姐姐我們要撐下去QQQQQQ(你誰

    西瓜田 於 2018/01/06 16:08 回覆

  • 北極熊
  • 沒想到又回來重看一次了,重看以後心情特別不一樣。
    這個結局真的很不錯的ʕ•ᴥ•ʔ
    看到我揪心但不到虐心哈哈哈(/◕ヮ◕)/
  • 熊熊早上安好>Q<
    我後來也重讀糖量這篇 感受又很不同了XDDDDDDDDDDDDDDDDDDD
    書裡面是寫的比較完整.....沒辦法對國旻執念太深惹很想全部交代清楚(欸?
    痞客邦公開版的讀起來是另一種感覺,有點遺憾似乎也不錯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西瓜田 於 2018/07/22 08: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