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按正規發生時間推算,(偽)現實向/練習生背景,接上一篇:想起來好像昨天我們初次見面(點)

  BigHit主事高層正式決定出以七人組成「防彈少年團」男子團體名號,準備大肆闖蕩南韓娛樂圈、甚至意圖期盼造成音樂翻轉的正規出道計畫。彷彿一樁突如其來的危險意外刺破所有以往埋頭苦練的平穩練習生活,衝突旗下練習生個個心懸不安。他們來到這裡是想踩上由BigHit鋪設通往舞台的階梯。是啊,誰不是呢。

 

  朴智旻只是防彈少年團的備選成員。公司早已擬出準預備出道練習生名單與備選練習生名單。踏入前的忐忑,踏出後的徹底失去信心。朴智旻知道又是不眠之夜,通往階梯的道路窄隘的就是想放隻磨損的舊球鞋都稍嫌太擠。小時候老師對他說著,有點舞蹈天份呢,有沒有意願好好學習?想學舞。但他對老師說,可是學、學舞太花錢了。不過什麼東西不花錢呢。來到首爾後時間滴答滴答更能體悟「什麼東西不花錢呢」這句話。

 

  這裡沒有人是特別。一眼放去都是懷抱夢想而來的同年齡層。

 

  朴智旻跟幾個練習生擠在小小通鋪,是公司租來改成宿舍的老舊住宅區,平時他們幾個男孩子通通擠一起味道還真是挺怪,當時跟他關係不錯的練習生忍耐不住寂寞偷帶女朋友回宿舍放膽親熱,被公司知道後隔天解約打包回家。沒有明文的禁愛,也沒有明文的禁果。至此他們都知道那是公司一直以來埋設的界線。心慌著。

 

  同儕私下談起口氣與姿態高出一等,呀帶女朋友回宿舍是想做愛嗎?還好我們慈悲為懷告訴PD讓他早點回家,到時候想做到天荒地老都沒問題啊。

 

  朴智旻不是不知道那股無力感。他在學校有過喜歡的女生,在同學的牽線下好不容易一起出遊了、好不容易在合照時鼓起勇氣牽對方的手。那時以為幸福這麼這麼簡單。到首爾當練習生前對方向他告白了。但自己是糟糕的人,配不上任何人。伸手接過父母親裝在信封袋的生活費前往首爾是糟糕的行為,緊接著練習的遠遠不夠、程度的遠遠不足是更糟糕的作為。

 

  他不是個足以掛齒的人。跟弟弟通話時說了,首爾真的很大啊。

  孤寂格外濃重。

 

  「智旻哥、智旻哥!我就知道智旻哥在這。」

 

  朴智旻聞聲轉眸看到眼神依然與太陽同樣強烈的田柾國,從PD得知田柾國幾乎是已準備出道的預備狀態。快的話明年度上半年能進入正式出道。和公司合作的基礎舞蹈學習教室位於公司附近六分鐘的路程,這幾天放假部分人都回家去了算是練習生陣營放風,也許再過不久自己會成為公司的放生名單。

 

  即便是經由介紹轉其他公司繼續在練習生這塊添加認真,往出道的距離也不會因此減短。朴智旻發現自己看著田柾國的目光被暈眩取代。開往釜山的回程似乎比起往年更加顛簸了不少。

  還是回家、完成大學學業。

 

  「柾國。」羞愧。在一個小他兩歲的男孩子前他被自卑感埋沒。「你沒回家嗎?」

 

  田柾國總被誇獎有雙溫柔的明亮眼眸。說起話來卻不見溫柔:「智旻哥不是也沒回家?」

 

  「練習生」這個詞此刻聽起來不切實際感偏重。在娛樂圈帶過不少藝人的老師經常說田柾國的學習領悟力比大家都來的有天分,謬讚著出道位置似乎是為柾國而設。我們柾國要好好表現。初期那個生澀扭捏的田柾國都懂得改變才有機會推翻。朴智旻卻轉不過邏輯的一股腦在身上拼命加重練習,以為這才是真實,以為這才是方法,以為這才是真正通往出道的。終點。

 

  被中學男生接吻在這個世代也不是大事。柾國還小。而他不是被眷顧的人。

 

  「我想多練習下禮拜例行的成果發表。你準備好了嗎?」

 

  田柾國唔了唔,「有一些想法了,還要多加練習把瑕疵都掃光光。」

 

  朴智旻知道田柾國這是謙虛。也羨慕田柾國自信的自我期許。

 

  論唱歌跟跳舞田柾國的表現向來達到老師所要的水準,甚至是高出期待。自己那點曾經「能到國外進修舞蹈」的能耐似乎不值得一提。他自個撥了音樂在反射出身影的整面不見灰塵明鏡前,練習、練習……不是的。

  不是的,這只是肢體動作,只是例行公事,只是執行練習。

 

  只是想放棄再當練習生。

  朴智旻僵持揚起的手臂重重頹落,重心不穩往木質地面似羽毛飄落頓時現實與過往交錯,眼前那點繽紛色的流星是製造出的欺人假像。他的中學時期他的第一名錄取,他的、他的,是他無法把握的大局方向,是他的、他的自卑感作祟。碰地一聲沒摔痛,他跌在現下找不到未來的迷茫。是不甘心。奪眶而出的水珠潰堤現在,滑過鼻樑而下的淚痕滾燙眼眶在對他訴說這不是理想,離夢想更遠的鼻音濃重正繞著原地打轉,他的、他的、全都不是他的。發不出隻字片語。

 

  燙人眼淚掠過皮膚肆虐他的無心之錯,這是錯的。他做的不夠好,練習不夠多,都是錯的。

  朴智旻,這是錯的。

 

  田柾國沒點猶豫快步到朴智旻身邊,口氣著急,「智旻哥!智旻哥?還好嗎?智旻哥?」

  為什麼哭了?智旻哥?

 

  「柾國啊。」朴智旻覺得置身深不見底的深淵,淚腺直分泌出無盡水滴在臉蛋劃過。他做不到,什麼事情都做不好。「我想回家。」

 

  田柾國動作很笨拙,用衣袖給朴智旻擦乾淨好多的眼淚。不想要智旻哥不高興。

  說話直線的不懂修飾:「智旻哥想回家怎麼不早說?我們回宿舍整理衣服一起搭車回家。智旻哥是想家人才哭嗎?」

 

  朴智旻肉嘟嘟的臉通紅著,維持側躺在地面的姿勢。畢竟在田柾國面前哭很難為情。

  「你很優秀。」朴智旻聲音沙啞說。

 

  「咦?」

 

  「所以你以後不要再親我了。」

 

  田柾國不能明白朴智旻莫名其妙的拒絕。「為什麼不能?」

 

  「我是你哥,我是男的。而且你出道之後我們也見不到面了,會有更多女偶像搶著讓你親。」不然就去親碩珍哥。

 

  為什麼?

  「為什麼這樣說?哥要當小狗?」

 

  「我跟你不同。我還要更認真練習,就算不能出道我也會一直練習下去。」

 

  「不是說好要一起實現夢想嗎?不是嗎?」

 

  朴智旻撐起上半身,還是不明白田柾國為什麼老是、老是……說不聽,老師口中認真聽話的田柾國他好像沒見過。

  兩人貼著的嘴唇有清新牙膏參雜眼淚鹹味,朴智旻主動傾身加深接吻滋味在這個只有他們兩個人的練習室,原來柾國是這樣的人嗎?有點不太聽話,親他跟呼吸一樣簡單。接吻也只是這麼一回事,加深鼻息在彼此唇舌間吸吮濕潤唾液,他的黑髮與寬大籃球衣都黏附濕汗,鏡面反射出不久前跌坐地上的朴智旻與刻意坐下的田柾國,小兩歲的男孩子得了便宜就攬上朴智旻的腰,親吻尚未結束的故意浪費時間試探情愫。

 

  這樣不行。朴智旻半推半就。有點不能呼吸的奶腔急喘誘拐小練習生田柾國,然後依了田柾國的伸出舌尖回應熱烈,田柾國額前的柔順墨髮搔刮朴智旻略腫的單眼皮。想給智旻哥安全感。

  想跟哥一起出道。田柾國是這樣說。

 

  分開雙唇的時候朴智旻覺得臉燙了更多更多,說不能親的。但還是可以一起回釜山。

  一起去看海吧。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愛國旻的小智障
  • 我又來了2333
    真的是很甜啦啦啦國旻最近一如往常的閃
    要去看海可以偷偷算我一個嗎我會很安靜待在旁邊偷拍的(喂

    然後現在的世道密碼越來越難猜🌚🌚
    解不開只能安慰自己空虛沒肉吃的胃(?

    我覺得接下來每篇我都要來留言騷擾了請期待欸嘿✩
  • 午安午安
    每次看你的名字都覺得超級超級可愛!!!!我應該要叫愛國旻的小癡漢!!!!!!!(不用

    他們真的一樣的閃沒人可以超越他們惹XDDDDDDDD
    只有國旻可以超越國旻的概念太可怕!!!!!!!!!!!!!!嗚嗚嗚嗚但還是一樣愛他們好愛嗚嗚嗚嗚嗚嗚超級愛QQQQQ(夠了

    你是說新的兩篇密碼文嗎QQQQQ?!?!
    TOKYO會打開的!!!!!XDDDDDDDDDDDDDDDDD主要是最近很多東京文都寫的很棒!!!!我的文太遜惹QQQQQQ所以等之後再荼毒大家(說啥

    嗚嗚嗚謝謝你QQQQQQQQQQQQQQQQQQQQ但我不能叫你小智障我好像在罵人!!!!叫你小親愛的好了QQQQQQQQQQQQQQQQQQQ
    你就是小親愛的QQQQQQQQQQQQQQQQQQ

    西瓜田 於 2017/11/27 13: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