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智旻還真的沒想過會跟年紀比自己小的弟弟玩嘴對嘴,當第三者強勢讓田柾國正牌女友換綠藻髮型很可恥。如果是自己一定也不想要頭上綠綠。他要跟南俊討教怎麼當個沒良心的壞壞總裁,把國兒壓在會議桌上下其手。露出不可一世的表情單手扯鬆領帶那樣。但他手摸了摸領口沒有領帶可以扯鬆,改扯著外套。怎麼辦怎麼辦。

 

  於是拿著傘上國兒的車。朴智旻夾緊兩腿坐直看著眼前夜色,你⋯⋯你為什麼要親我。我和家人見面習慣吻臉頰,這是基本禮貌。他摸不著頭緒這是什麼禮貌,摸胸是禮貌嗎?小學二年級不小心摸到女生的裙子他被扁的像菜市場攤販擺的豬肉。但他認識的國兒說話都是有幾分真實說幾分話,從不佔人便宜。可是他被親了。早上被尹先生偷親,晚上被國兒偷親。還被偷摸,又抱抱。

  難道尹先生也是出自善意的禮貌才親他?但下意識排斥尹先生這種同性騷擾。他還再想怎麼面對開車的國兒。

 

  「朴哥。」

 

  朴智旻轉頭望著等紅燈倒數秒數的田柾國。恢復平常冷冰冰的同事稱呼,車上空調太冷了。他看是24.5度,其實不算冷。朴哥。也不知道是誰教國兒要這樣喊他,私下和國兒聯繫的對話框內都是「謝謝朴哥」、「明天有行程要跑,朴哥負責的部分傳到信箱了」。他剛才可能夢遊,夢到國兒親他一次不夠,要親兩次,親兩次不夠,連嘴都親了。胸也摸了。被國兒摸透透,他爸媽可能都還沒這樣把他摸到透透的。

 

  「怎麼了?⋯⋯」有點失望回應。在他家樓下還叫他智旻哥哥,一下就當沒發生過。這是大人的世界嗎?他好像有點不能適應。

 

  社長傳訊息給他。嘿嘿,有沒有打的很爽?

  他看著訊息覺得社長醉了。打什麼打的爽嗎?打屁股嗎?他今天有打尹先生下體。

 

  「你說什麼?」

 

  「什麼我說什麼?」朴智旻不懂。

 

  田柾國側身湊近朴智旻,看朴智旻那臉型還比公關小姐來的小巴掌臉。朴智旻眨了眨厚綿雙眼皮用力露出誠意看著田柾國,還縮了縮下巴擠出雙層肉看田柾國忽然失笑。笑什麼。他想問。溫度略低的唇瓣貼上他從剛才舔個不停都濕淋淋的肉肉唇。又是禮貌。很多禮貌。朴智旻用力閉緊眼睛,嘴唇反擊壓住田柾國的薄唇,太用力撞到田柾國圓滾滾鼻尖。

 

  彼此鼻子都有點痛。國兒說他嘴巴濕濕的。突然有點不好意思,都是他的口水。朴智旻再主動靠近田柾國,樣子有點笨的生疏,噘著嘴往駕駛座的好看男人嘴上親。兩個人嘴唇貼在一塊又被田柾國發起的主動糾纏輾轉。

 

  接、接吻。這是真的接吻。田柾國沒拒絕送上門的居家小哥哥。

  綠燈後他們分開對方,田柾國還是趁勢吻了吻他嘴角。重新起步後打了右向燈停在離住宅不遠處的路邊。朴智旻想問怎麼停了。咦,不對,那他怎麼就這樣跟國兒回家了。

 

  「我看朴哥很想吻我,停下來讓朴哥親個夠。」

 

  朴智旻很不好意思的臉紅,聽出國兒的語氣是不悅的受害者。他明明知道被尹先生騷擾的精神瓦解感受,卻把相同的禽獸作為發洩在國兒身上。

  趕緊道歉:「對不起,我是不是讓你不舒服?我可能⋯⋯可能蠻喜歡你⋯⋯啊!不是說我是玩玩,那個、痾——我只交過一個女朋友⋯⋯我不太會做愛,我——我那時候——脫她內衣⋯⋯可、可是我沒對她做什麼,有幫她穿好衣服⋯⋯」

 

  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朴智旻眼冒金星,好像被打的像熊貓。怕提早升天。

  連為了想破處但只交過一個女朋友結果失敗收場的事都主動抖出來。他這樣跟逼人用身體換前途的尹先生有什麼不同?當然有不同,被他玩身體沒有前途可言。國兒可能會嫌他沒前途,玩一玩就各自飛。

 

  「喔?感覺朴哥經驗很豐富?」

 

  「你別笑話我了,我長的不帥,女生都不會看上我⋯⋯」

 

  「朴哥當然不是為了要讓女生看上。」

 

  朴智旻聽懂了,因為女生看不上他,所以尹先生覺得這樣的他最好欺負。

  他不想跟國兒說話了,虧他把心事都跟國兒說。田柾國又嘗試喊了幾聲朴哥都沒換來朴智旻的眼光,解了安全帶,上半身往副駕駛座挪去手覆著朴智旻被蓋袖口著的小手背,黑夜裡像裝著許多繁星的雙眼皮間,延伸出的圓形眼型盯著朴智旻笨拙的單眼皮。朴智旻偷偷翻過小手掌回牽田柾國接觸冷空氣太久的微涼手掌。田柾國的指尖往他的指縫鑽,輕輕交扣。

 

  他又問,「你、你幹嘛。」

 

  「我想吻智旻哥哥。」

 

  田柾國很知道運用適時語言撒嬌。改口智旻哥哥都先融化大半。

 

  「呀你騙人,說這種捉弄別人的話,還說沒有女生看的上我。虧我把秘密都跟你說。」朴智旻夾緊兩腿。好緊張。其實他剛才被國兒親結果下體居然不由自主勃起了。好丟臉,不行,不能讓國兒發現。哪有人接吻就勃起,好丟臉。

 

  「那我讓智旻哥哥懲罰,想吻多久都可以。」

 

  「不行,不行,我不能吻你,你有女朋友了。」

 

  田柾國歪了歪頭,「——智旻哥哥說的是每天跟我對看的女朋友?」

 

  朴智旻的小拳頭緊了又鬆,鬆了又緊。想跳車又沒種。他真的太可憐了。先被大老闆欺負,再來是被國兒欺負。好不容易遇到被這樣親嘴也沒關係的好感對象,對方卻有女朋友了。好羨慕那個女朋友。他太晚認識國兒了,如果早點認識國兒就好了。他真的很好養,不會挑。

 

  「我覺得我應該先回家⋯⋯」

 

  「智旻哥哥是討厭我才打算離職?」

 

  朴智旻瞪大眼睛。為什麼會是這種結論?搖頭搖的頭要掉了。

  「我怎麼可能討厭你!」喜歡都來不及了。

 

  「可是智旻哥哥不想吻——」

 

  朴智旻趕快嘟嘴吻國兒。比較喜歡被喊智旻哥哥。他是國兒的智旻哥哥。

  內心左右掙扎這樣不太好,他在親別人的男朋友,怎麼辦,他不想要被抓姦在床被國兒的女朋友拖到大庭廣眾下用火刑。國兒一定會見死不救不會理他,從在家裡樓下到現在有的只有不確定感。可能只是玩玩,等天亮後又變回普通同事,打不進國兒的小圈圈。身邊的朋友都分享過可歌可泣的羅密歐茱麗葉,被玩的人總是很多很多。像他們這種笨蛋只有被玩的份。

 

  喜歡國兒。這樣真糟糕。像國兒這麼帥的人會喜歡洗兩次澡的人嗎?如果喜歡,他一定每天都努力洗兩次澡,刷的很乾淨。

 

  很沒志氣的抱緊田柾國沉溺在吸緊彼此嘴唇的親吻聲,田柾國軟軟嘴唇吮住朴智旻沒要放開的意思,身形優勢更往朴智旻單薄身材壓著,手掌更往朴智旻脊椎下的睡褲褲緣裡伸進,保持一定熱度的臀肉被外來冷冽觸感撫摸不禁讓朴智旻抖了抖。國兒、國兒摸他屁股。國兒在摸他屁股。

 

  他再退縮也只是加深困在椅與車門間的縫。手掌不輕不重揉著朴智旻臀部那田柾國溫潤聲線說著,智旻哥哥很軟啊。

 

  不是軟,他很硬。GG很硬。不能讓國兒發現GG硬這件事。

  朴智旻退開接吻。

 

  「智旻哥哥?」

 

  「你、你對我到底是什麼感覺?都讓你摸屁股了⋯⋯這也是禮貌嗎?可是我不會讓普通朋友摸我屁股。⋯⋯我們不能這樣,你女朋友要是知道你摸別的男人屁股一定會很傷心。」朴智旻看著田柾國嘴角抽蓄的表情。國兒一定是在自責。朴智旻真心趨近表白的說:「不然這樣,我們當什麼都沒發生,可能一年、⋯⋯或兩年,如果你可能會單身的話,我再找你⋯⋯」

 

  「找⋯⋯找我?」田柾國另手攬在朴智旻暖烘烘的腰間。忽略朴智旻前段內心戲。

 

  國兒自責到話都說不好,好像口齒不清。復健診所歡迎國兒。

  「你放心,我很、很好養,我隨便吃就好了。雖然可能比不上你女朋友⋯⋯但我會盡力對你好⋯⋯」

 

  「想介紹我女朋友給智旻哥哥認識。」

 

  「你對我真好⋯⋯⋯⋯」朴智旻想哭卻哭不出來。有苦說不出。

 

  玩著樸智旻身外的外套毛料,田國低下眼睫。說著喜歡好養的人啊,也喜歡容易癢的人。我真的很好養,沒騙人。朴智旻開始推銷自己,也怕這個年紀了會滯銷。可以跟國兒每天在一起就好了。朴智旻又說,我爸媽對我不會很約束,如果要約出來見面或約會都可以。趕緊解釋只是先跟國兒說兩年後的事,不是要現在約會。現在國兒要好好對待女朋友,他也會忘記一夜情。

 

  「你喜歡吃咖啡麵包嗎?」朴智旻突然問。是有點傷心,但傷心會痊癒,等國兒恢復單身就好了。

 

  「咖啡麵包?」

 

  「嗯!我想如果我離開公司後可以去菜市場賣咖啡麵包,之後帶一個給你。⋯⋯只是普通朋友送你麵包,你不要想太多,不是因為我喜歡你對你有企圖。」朴智旻緊緊抱著田柾國,憋的很不好受,如果把話說明了喜歡好像有點負擔。「你真的很棒,雖然你年紀比我小但我是真的把你當老闆看待,你一定可以做的更好,我們要保持聯絡。你單身的話要跟我說⋯⋯」

 

  最後一句有點傷心。

  不知道國兒會不會嫌賣咖啡麵包沒前途。這也是一個煩惱。金社長有明文規定不可以談辦公室戀愛。但他快要離職了,兩年後有望跟國兒談戀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