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智旻會對老婆說工作要有職業道德,批上班偷懶當薪水小偷是喪屍人性的臭禽獸,他這樣能對老婆負責的成熟男人不當豬狗不如的禽獸。田柾國點點頭認真的想要好好聽懂的。

 

  現在是天亮的,有點睏的。

  田柾國圓滾滾大眼能見大片落地窗外有高景藍色天空,像是奢侈過度的反射。AC區管理協會送他們很多袋熊寶寶柔軟精。田柾國覺得身上溫度有一直熱熱的傾向。斂眼是偎在胸前的軟軟黑髮頭頂跟緊攬著他腰際的雙手。智旻說要早起去上班可是卻一直抱我的。我哪有抱著你。朴智旻嘴裡吐出地曖昧灼熱散在田柾國乖巧白襯衫,有熊寶寶柔軟精的襯衫。朴智旻說他最不會撒嬌了,才不撒嬌。

 

  明明就是抱著我的。田柾國又說。是誰昨天晚上那麼粗魯強暴我,要不是我喜歡是不可以這樣強暴的。朴智旻回。我沒有強暴智旻的,是智旻一直要一起洗澡的。朴智旻當失聰人士。

 

  「誰叫你剪了頭髮這麼好看,臉也長的好看。⋯⋯」

 

  「只是修整齊的。」

 

  「那就是剪頭髮了。」

 

  田柾國問智旻要抱多久的。「這樣會不能上班的。」 

 

  「欸?會嗎⋯⋯」

 

  圓圓大眼睛眨了眨。田柾國改捧著朴智旻清瘦臉頰擠了點頰肉,乖巧說:「因為會想要親親的,現在要跟智旻親親。」

 

 

*

 

   

 

 

  延後的週會議上Candy宣佈補習班要拓展國外新業務,接下來幾週要出國考察不在首爾。

  朴智旻聲音溫和地好心提醒週末是母親節武林大會,Candy老師不出席嗎。說的是跟百萬考試小暴發戶們的金主們交際。衝漢老師諷刺朴智旻。喲,遲到早退的小小交際花朴助教記得自己是職員呢,呀我們現在的朴助教有收不完的表白。用吃酸葡萄的口氣。他們認識朴助教超過兩年,目睹朴助教從社會邊緣人魯宅變人氣吉祥物,最後居然娶到討喜可愛純真善良的男孩紙。桃花運一路開,連著嚴肅的學校老師都改在補習班外慢跑跟健身,結婚前都是單身的道理。所以朴助教必須經常亮亮手上草戒。

 

  「沒有收不完的表白!⋯⋯」他是已婚者。

 

  「有了小可愛國國還想劈腿就只有朴助教你這種人!」

 

  孬漢老師說他們最喜歡的是小可愛國國。有國國才有生命T恤。只要下班時間一到,小可愛國國會背著玉子燒背包一臉開心開心主動到補習班等朴助教。呀看著浪漫啊,外面天氣多冷怎麼讓個孩子在外頭受凍。被喊進補習班的小可愛國國會得到很多吃的。老師對小可愛國國說他們老了,舌頭不知道多久沒有舌吻。小可愛國國邊拆開夾心餅乾包裝邊回答,早上才跟智旻親親的,用舌頭的。一樣的話從個孩子口裡說出來是純真的天籟。接著追問很常約會吧。假日會約會的,看電影玩小花吃好吃的都會去的。呀年輕人的戀愛終究只有年輕人辦得到。

 

  Candy嘲弄瞧不起你們這些不要臉沒內涵的教育者,你們以為補習班只要發大財就好嗎?我們是有內涵的教育業者。

 

  內鬥的嘴臉最噁心了,跟看到臭男生滿身大汗吃雞排差不多。Candy老師欣賞手指上新作的凝膠指甲。呀總之找了合作的教科書書店的店長,他會來督察你們這些人,小心了你們這些小香腸。Candy老師說跟店長認識很多年,強調補習班不是愛錢愛發大財的無良教育機構,基於愛的教育理念特地找來書店業者。

 

  會議結束朴智旻獨自到倉庫整理張張一百分的考卷。Candy老師提議想養隻招財犬,可以叫幾霸昏罵掌。他有時候想著現在考試神童們壓力太大了,不就是些孩子嗎,怎麼個個都非得要考一百分。他在百萬考試神童的年紀下課就是回家吃飽飯然後出門打工,每天認真地過生活。倉庫裡靜謐地只有他和不著人生邊際的教科考卷,紙張做不到飛揚被遵照規律捲成相同模樣疊放,印在模子裡的日子。耳畔邊傳來「喂」地一聲。

 

  朴智旻反射性地下意識縮緊肩膀,轉頭看到閔店長。

 

  「——咦?店長?」

 

  「嗨,同性戀。」閔玧其看起來不想打招呼。

 

  「⋯⋯」

 

  「你們老闆娘要出差啊,這陣子是我來這裡支援。母親節武林大會我會代替你們老闆娘出席。」

 

  朴智旻聽懂了。卻沒想像中地在乎原因,走了幾步靠近門邊探頭探腦。呀你找誰啊,你小男朋友今天要顧店。閔玧其涼涼說路邊八卦。朴智旻靦腆笑了笑被發現目的。閔玧其接著提醒雖然是督導但他沒時間常來,有很多賺錢業務要處理。一點都不在乎別人的生死,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閔玧其簡單扼要說一提到小男朋友朴智旻看起來就像色鬼,然後擺擺手,記得祝你媽媽母親節快樂啊。

 

  咕咚。擲入水池的話。智賢說媽媽回到了職場二次就業,再不收他那些所謂的高額孝親費,正在家裡附近新開的便利店工作輪班制。

 

  按照慣例小可愛國國同樣在下班時間到補習班等朴智旻下班。說了已經知道店長到補習班支援的事,他也想到補習班的,可以跟智旻當同事的。可是店長說不可以,上班不可以隨便打炮。

 

  「呀要好好聽店長的話,好不容易找到工作,我們要一起存錢。」

 

  田柾國點點頭。眼睛盯著手裡的一袋零食,補習班老師給的。很喜歡的。老師跟店長都說他很討喜的。「店長說要再開店的。」

 

  「開店?書店嗎?」

 

  「要開串燒店的,我喜歡吃羊肉串的。店長說之後可以去他店裡吃晚餐的,會給我打折的。」

 

  朴智旻吃味地翹高肉呼呼的嘴。都不知道太太交了朋友後要好起來是這樣子。問了跟店長很要好啊。店長對我很好的,午餐會帶我去吃好吃的,下午會給點心的,可是也很壞的,說要看我變成肥豬的。我、我對你更好。朴智旻的話。

 

  田柾國抬頭視線轉回朴智旻的清秀臉蛋跟翹高高的嘴,他眨眨眼睛然後笑的彎彎。愛討好地主動牽緊朴智旻。

  「智旻是最好的,是我最喜歡的。我已經跟智旻結婚的,不可以花心的。」

  

  「每天跟你一起睡覺的人是我,要是我被丟到無人島睡覺也會帶著你去!」

 

  田柾國還是笑得甜滋滋,脣紅齒白的甜滋滋。

  「智旻去哪我就去哪的。」

 

  「我、我這週要回老家,你也一起去。」

 

 

  他傳訊息給在老家的媽媽說母親節快樂。補習班待遇不錯幾乎每月有獎金,錢成了衡量基礎感情聯繫的籌碼。多給一點罪惡感會減輕一點,背著罪惡感談戀愛。他曾抽了空請半天假獨自回老家,好久不見的鄰居跟鄰居在實驗室上班的女兒說差點認不出來了。

 

  哇啊,變得好帥啊,智旻。這樣說著。卻沒見到父母,夾著擠不出來的勇氣回首爾。

 

  明明該終歸家庭當著孝順兒子,反而在只有他跟田柾國兩個人的床上跟晃蕩蕩房子裡他才像終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西瓜田 的頭像
西瓜田

放置櫃。

西瓜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